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鲁燕』每周一书之《我家有个小学生》

0
《我家有个小学生》,蔡朝阳著。蔡朝阳自称是文艺中年、资深奶爸、书籍出版人,他其实是资深的中学语文教师,与推动学校语文教育改革的吕栋、郭初阳合称“浙江三教师”,好像现在这仨位都从体制之内走出来,用各种新的实验方式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他们都是勇敢的人! 知道蔡朝阳应该很久了,在博客时代的天涯社区,经常会去看他的博客,那时应该菜虫还没出生。我记得当时他出了一本书,《救救孩子:小学语文教材批判》,我 […]

 『于继勇』学拳

0
每个孩子都曾想着能飞檐走壁,做过行侠仗义的梦。 梦会在自己长胖到连一个引体向上都做不了的时候破碎。 然后,发现所谓的飞檐走壁,不过是电影里的特技,人间没有。 武术是中国的特产,流派众多,经久未衰,直到今天,如果BBC之类的国外摄制组拍过中国人的生活,他们必取的三个镜头,一定是武术、京剧和书法。 李小龙的电影在美国火爆之后,英文里又多了一个词语:Kungfu。 在评书和古典小说里,行侠仗义, […]

 『于继勇』2017年读书小结 (部分)

0
季宇《淮军四十年》 这是一本历史纪实文学作品,借助深厚的清史与淮军研究的功底,季宇老师完成了这本巨著。全书从1862年淮军初创开始,直到庚子事变,在近四十年的时间中,淮军经历了五次对内对外的重大战争,以李鸿章为主线,全面直观淮军在“千年未有之变局”的社会大动荡中浮沉跌宕。一支军队的兴衰沉浮,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苦难。对于热爱历史的读者来说,是不错的读物。   阎连科《炸裂志》 这部魔 […]

 『于继勇』露天电影

0
电视机没有普及之前,乡村的娱乐生活是单调而纯朴的,能让人兴奋起来的,除了娶亲就是露天电影了。 娶亲是整个村庄的节日,连续几天吃吃喝喝。手贱的单身狗,可以借着闹洞房的名义,对长相俊俏的新娘子趁机揩油。 村里的规矩,新婚三天无大小,不分辈份,谁都可以“乱”一下新娘子。乱的意思是,就是逗趣或者推推搡搡一下,一般并不过分。谁不喜欢长相漂亮的女人呢? 娶亲要定响班子,喜庆的唢呐呜啦呜啦的吹两 […]

 『于继勇』画里也藏人生况味

3
画画,和文字一样,更多时候关注的是作者的内心。每个画过老迈山川,画过凄风冷雨,画过小桥流水的人,其实,也在画他们自已。苍老或喜悦,都是人生况味。 […]

 『鲁燕』每周一书之《法兰西组曲》

0
《法兰西组曲》,伊莱娜.内米洛夫斯基著。这本书是伊莱娜的遗作,是她在德国攻占法国后的逃亡途中创作的,在短暂休息的时候,她拿着笔和稿纸,坐在树林中的一截木桩上,写下了如此古典而精美的作品。作品未完成,她就被宪兵带往奥斯维辛,然后被杀害。她的两个年幼的女儿,带着她的这部遗作东躲西藏,终于到盟军胜利。战争结束她们都没有勇气打开箱子,因为这份手稿承载了太多家族的痛苦记忆。直到2004年这部遗作才发表,并引起巨 […]

 『于继勇』在耳街散步与遐想

0
虽然巢湖到合肥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很惭愧,在2017年最后一天之前,我还没有认真的在这个小城里散步,没有寻访过她悠久的历史。 近二十年来,随着巢湖右岸含山凌家滩文化遗址的发掘,一段5000年前的文明,渐渐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出土文物证明凌家滩曾是古代的繁华城市,作为中华文明的发端地之一,它把中国历史又向前推进很远。 古巢国,像一个秘,隐藏在800多平公里的土地上。直到今天,陷巢湖涨庐州的传说, […]

 『鲁燕』每周一书之《处处有音乐》

2
《处处有音乐》,辛丰年著。好像随着年龄的渐长,对于音乐,越发的喜欢古典音乐。尤其是宏大的交响曲之类,配器、对位、和声、变奏,虽然不能说听懂,但就像是读精深的巨著,里面蕴含着丰富的思想和情感,愿意一遍又一遍去听。但是毕竟受出身和教育所限,对于古典音乐的知识实在是知之甚少,于是难免在听的时候会陷入茫然之中。这个时候读辛丰年的书,再接着去听,不是说一下子就能懂很多,但是起码会不那么茫然了。辛丰年算是顶 […]

 『于继勇』枭雄出乡关

0
  公元1862年,安庆。 天刚亮,6500名淮军将士已列队完毕,整装待发。 39岁的李鸿章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他将作为统帅,带领这支组建刚刚两个月的军队,去增援被太平军围困成孤岛的上海。 对于摩拳擦掌的将士来说,上海是一场前途未卜的赌局,他们能押上的赌注,只有自己的生命。 迎接他们的第一个挑战,是要秘密通过长江两岸由太平军重重把守的南京,如果事情败露,他们将沉尸江底。 这支以“淮”字 […]

 『于继勇』淮北乡村的雪天

0
快三十年了,我次吃羊肉面的时候,最难忘的还是四意家的那一碗。在衣食寒酸的年代,那碗面条,是我生命里的一座里程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