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峰回路转,是逃离,也是回归(3)

峰回路转,是逃离,也是回归(3)

去评论

超生果然是个衰神!

我在电话里将这厮骂了个狗血喷头。他不停地赔着笑:下回,下回你来,我看到你也不会叫你……

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于事无补!

HZ,这个两年前我就垂涎已久的城市,难道再次与我失之交臂吗?不!这一次是擦肩而过!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多的人,为什么偏偏要擦我的肩膀呢?直接撞上我就是了!

我懊恼,甚至有些恼羞成怒。我极力地平息着心里的波涛汹涌,表面上看起来却像大学门前的那一汪镜湖。女人不敢招惹我,也不在我面前提这个话题。我冷眼看阿连做着各项准备,有些嫉妒却无可奈何。女人终于鼓起勇气,宽慰我说:其实,你比阿连强多了……

我当然知道,我也一直这么自负地认为,可是事实是,我跌下来了,从云端深处,头没破,血却在流,都TM是内伤啊T_T

女人又说:还有机会呢。可是,可是,金三银十。我咕囔着,三月已经过去了。十月还太远。

这个时候,AH电视台招聘。女人怂恿我,回家吧,家里多好啊,房子便宜,工资还不错,你那个大学同学谁谁不是一个月拿一万多吗?你要是去的话,肯定比他强。

得了吧,我志向不在做电视。尽管,师兄胡大师当年在我在AH电视台实习时给予了职业引导,我一向认为引导的是一种思想,是一种信念,而不是兴趣。胡大师如今在上海混得不错,我更自惭不去做电视了。

但就这么苦闷着也不是个事啊!就在这个时候,HZ的JRZB要人,给了我一线希望。赶紧地投了简历。想想,转头也递了份给AH电视台。

心里谋划着,可千万别在同一天考试啊,撞车的话,1000里地,纵使我三头六臂也分身乏术。但是,很不幸,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句话貌似很多新闻稿件中都用过,果然是一句很好用的烂句子,一不留神,就顺手溜出来了。

心里在做着权衡。放弃HZ,实在心有不甘。得,再搏这最后一次。我对自己说。

却接到了AH电视台人事处的电话,接连好几个,催促我去考试。其中一次对方还说:你的条件很不错的,希望过来试试。

艰难地制止了心中的那一丝悸动,到了时间,还是扭头去了HZ。

600余人报名,只通知了85人考试。可见是挑了又挑。

其中,有40个名额进入面试,我沾沾自喜,自己前40总还是能进的。监考官说,把手机都开着啊,我们通知的时候要是打不通,就依次递补啊。我当时想,得,这种事情总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吧?

事实上,还真的发生了。

当天晚上,就是他们通知的之前一小时,由于长时间的漫游上网,我的手机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停机了。操,这概率幸运地我真该去买彩票!中个500万老子自己办个报纸做老总也熊!

HF和HZ两个机会,转眼都浪费殆尽。

到了4月下旬。阿连已经辞职离去。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机会。

心情灰暗了几天之后,觉得这样太丢脸。振作做稿子,等待更好的机会。我是个心理调节很强的人,努力着这么做,于是,就做到了。

还是那句话,2008,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4月底,山东,火车出轨相撞了,死伤惨重。

很快五一来临。人们似乎又忘记了伤痛,包括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假期。

回到NJ上班没几天。节后的第一个周末,接到一个HZ区号的电话。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我们这边缺人,我反复看了一叠简历,觉得你是不错的。如果你还愿意过来的话,可以到这边来。你考虑一下。

还用考虑什么呢?我立即就告诉这个现在成为我直接头目的中年男人,我当然愿意。是的,我用了“当然”这个词语,我记得很清楚。我不怕掉价。

简直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这个中年男人告诉我说,他对我很有印象,又反复看了我的简历,决定要我,不过要编委会讨论之后方可成为现实。当然,他说,这并不太难,因为我本人就是编委之一。

这是一个来自那个让我从云端跌下的地方的电话。阿连已经在白云深处工作了半个多月了。我立即拨通了他的电话。阿连很惊讶也觉得很正常:我们这边走了一个人,可能是领导看了简历觉得你还不错,抑或根本就心怀愧疚,走了一个,刚好赶紧将原来的名单剔除的补上。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这或多或少与我的简历有关。这个简历模式,简单明了,清爽正规,已改以前的玩世不恭的嘻哈风格。以前的简历,确实很新颖,自荐书要么是封“道歉信”,要么就是一大段文言的自传,内容也十分搞怪。在大学还没毕业时,就受到几家广告策划公司的注意,只是我早早地被JH某报录取,没能进入广告界折腾。

而现在这个简历,是几个月前,上海的师兄胡大师让我按照他的简历模板改的。那时,他要推荐我去《财经》杂志,这是一个敢说真话的媒体,当初“非典”疫情就是在全国政府和媒体一片隐瞒的情况下被它一竿子最先捅出来的。当时这个高端的杂志需要一个“基础事实调查记者”,胡大师有意引荐。我有些自惭形秽。一个仅空怀理想,却一篇有影响力的深度调查稿件没写过的毛头小子,能适合这个在业界具有极佳口碑和令同行敬仰的媒体吗?胡大师看得上我,但胡舒立能看得上我吗?尽管她跟胡大师一样姓胡。胡大师是大师,虽是我们起的诨名,但确实有两把刷子,而我仅在小报混了两年,心虚得很哪。最终,尽管简历按照胡大师的要求改好了,我却没给他传去。此事不了了之。

没想到,这简历还真帮了我大忙。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紧接着,地震了。当时我正在报社楼下给阿连打电话探听虚实。5分钟前,我刚从位于45楼的报社办公室出来。顺便说一下,这幢大楼是52层,是集团的总部所在地,貌似很牛逼的集团老大哥XH日报和YZ晚报都位于此楼办公。

就听见阿连在电话那头高喊:啊,怎么了怎么了,我怎么头晕了?啊,你们也晕啊?怎么回事?我就在电话这头喊,什么怎么回事,我在地面好好的啊?阿连告诉我,地震了,大楼在晃。他在19楼,也是我现在工作的地方。

我扭头去看那幢新街口号称中国报业第一高楼的52层大厦,怎么看怎么觉得大楼左右摇摆摇摇欲坠。我赶紧挂掉电话,乱拨手机,却怎么也拨不通。大楼中涌出无数惊慌失措的人,楼下无数焦虑不安的人在打电话。事后,女人告诉我,他们是从45楼一步一步跑下来的。楼梯间里到处散落的是高跟鞋。我说,其实,要是真的地震的话,别跑了,45楼,死定了。

几分钟后,就是官方的权威信息。

之后,全国报社都在做地震的稿子。我满以为我会有机会去灾区,结果,老总脑子也许进水了。

在后方做了一段时间的地震报道。报社也采取了我的建议,将报头放低,放弃彩色,黑白印刷。到了5月下旬,我接到了HZ的确认通知。我知道我该向报社摊牌了。

(未完待续……)


8 条评论

  1. 已阅\`\` 真是一个伤心+惊喜的故事啊

    QUOTE:
    以下为陈浩的回复: 这段经历可不是故事那么简单
  2. hz,有3次,我分别和hb和zb擦肩而过,不过,我放弃是因为家人。 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感概万千。。。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

    QUOTE:
    以下为陈浩的回复: 是啊,人生。。。
  3. HZ到底是什么城市?咋有那么大的魔力 啊?

    QUOTE:
    以下为陈浩的回复: 我也不知道,反正一直蛮喜欢的
  4. 这么早就写回忆录了?

    QUOTE:
    以下为陈浩的回复: 呵呵,不敢不敢,阶段总结而已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