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峰回路转,是逃离,也是回归(4)

峰回路转,是逃离,也是回归(4)

去评论

[本来,奥运期间,打算休博的,专心看比赛,享受这场体育盛事,很久没有如此放松了。想当年06世界杯,我还屁颠屁颠写球评,貌似很球迷,貌似很专业。其实,如果是真的喜爱,就会去真的享受,所有文字和语言都是乏力的。所以,我不想写关于奥运的的文字,哪怕一丁点。今夜失眠,想到还未完成的这段自说自话的唠叨,有些如鲠在咽,还是写完了事,算是个了结吧!]

 

5月23日,向部门主任老戴递交辞职报告。

通过稿件系统传给了他。然后发了一个短信:传了一个报告给你,你看一下。

老戴貌似有些被搞得措手不及。一个月前阿连的离去,让他有些恼火,现在我再一走,似乎让他觉得很没面子:自己带的部门,老是走人。

在找我谈了一个多小时后,他有些无奈。已决的主意,往往是很难改变的。

几天后,所有的手续基本上都办齐全了,繁琐的过程就不交代了。跳槽是件麻烦事,就跟离婚似的,什么东西都要交割好,真TM伤脑筋啊。

那天就要走,碰到副总老刘。老刘是我在CB打心眼里尊敬的不多的人之一。老刘很有才,名字中就很体现,从山东的QLWB到了牛逼的南方DSB,最后到了NJCB做副总。我觉得他是报社中最懂得下层记者的领导,我很尊敬他,在强调重复一下,打心眼里尊敬。

老刘是个话唠,话匣子一打开,没个半小时一小时什么的甭想停,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记得每周一全报社开晨会,每当他说“我只讲三点”发表长篇大论的时候,很多同事都有些不耐烦地忍耐,而我总是很认真地听,因为,那说的全是理论,全是业务,是值得你去为进步而学习的。

这一次,老刘找我谈话,在小会议室里,足足唠了2个钟头,我的一包玉溪,他的一包中华都抽完了。

开门见山,老刘对我的走表示了惋惜:“我很心痛啊!报社没有用好你。”我对这个直白的表扬似的开场有些受宠若惊:“刘总,对不起……”话没说完,老刘大手一挥将我打断:“别说对不起! 不是你对不起CB,是CB对不起你!”在我惊愕的眼神中,老刘滔滔不绝:“一个报社,如果不能给它的员工以一个优质的生活空间,一个良好的发展空间,这个报社的领导是无能的!是失职的!”接着,他肯定了我在CB一年半以来的成绩,说:“XX,你的文笔,是公认的,写新闻的理念也是不错的。但是,你知道,CB报社太复杂,于我个人来说,我没有给你们这批年轻人更多的关心,你们闯到这个程度,很不容易。报社有些事情太不合章法,但这不是我个人所能改变的。作为一个报社领导,我是不希望你走的。但是,作为一个同行,一个妄称是你长者的弟兄,我认为,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老刘的一番话让我有些目瞪口呆。他的话更让我坚定了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他的态度,他的气度,确实,他值得我尊敬。

接着和老刘又杂七杂八地胡吹海扯了些他当年在南都的陈年旧事,还煞有介事地探讨了一下未来媒体的发展趋势。临了,老刘又提醒我:“一路好走啊,不过,临走前,跟楼下编辑中心的老陶和编辑们打个招呼吧。他们对你的评价很高,尤其是老陶,知道你走了,差点骂娘,骂报社太无用,留不住该留的人,留下的净是一些败类,唉,不说了不说了,CB太复杂……”

我有些黯然。其实,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尽管我也瞧不上报社某些人的做法,但得到编辑们如此高的评价,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那一霎那,我竟然有些愧疚,是真的愧疚。报社里的还是有很多我舍不得的人啊!

但,究竟,我还是没有听从老刘的话。直到从那幢号称中国报业第一高楼的大楼里出来,我都没有去44楼编辑部跟那些编辑打声招呼。感觉有些不敢面对,他们给了我如此高的评价,而我却执意离开了他们。

当晚,我就坐上了东进的火车,踏上了那片我一年半以前曾经离开过的土地,当然,这是另一个城市,不过它和我曾经离开的那个城市,是同一片土地,这片土地的名字叫——浙江。

上了火车,哐当哐当的铁轨撞击声,让我实在心神不安。我掏出手机,群发了一条长达200余字的消息:“各位编辑老师,刘总转达了你们对我的评价,我很惊讶,也很惭愧……”

短信一个个发了出去,手机立即响了起来,是编辑中心主任老陶的声音:“我没想到你会走,你的文笔是报社公认的,写稿子也很踏实,为人处事也不错……”老陶顿了顿,叹了口气,“你们一个个都走了,看看报社里还剩下些什么人!胡编乱造的,东抄西串的,无耻之徒!”我沉默,我知道老陶骂的是哪些人,骂的是谁。不过,骂归骂,和老刘一样,老陶也是无奈的,他的无奈,我懂,比老刘的无奈还要懂。

挂了老陶的电话,手机陆续收到编辑们的回复短信,大意都是很看好我,让我好好干。看着这些文字,我的眼睛竟有些湿润了。

多么好的人啊!如果不是某些人,不是某些事,不是某些环境,不是等等等等的这些因素,我是不愿意离开这座城市的。但是,是的,和老刘老陶一样,我也有我自己的无奈……

清晨6点,火车停靠在HZ站台。我拎着简单的行李,随着人流出了月台。HZ,这座城市,我是不陌生的。

4年前,我独自一人,背负大学中第一次感情的痛苦,来到这里,在西湖边抚慰自己的心灵。3天的旅行结束之后,在寝室里码出了近万酸字,在校园论坛上红火了一阵,最后这篇帖子居然成为了某权威文学杂志组织的文学比赛三等奖;

2年前,我和同寝室的老蟹来到这里,没能考上一个不算很好的报社,逛完雨中的西湖,郁闷的老蟹咬着牙发誓:为了这座城市漂亮的MM,他要考到这里工作。2个月后,他成功了。2年后的今天,他实现了这个誓言的另一半,一位漂亮的本地MM“残害”于他的魔爪。

1年零8个月以前,我和査子羡慕老蟹和超生在这座城市的幸福生活,开始了第一次的寻找“外遇”的经历。当然,这个“外遇”还是没有找成。站在超生的18楼办公室窗前,望着楼下的立交,我和査子心潮澎湃。

1年半以前,安师大02级新闻系分布在这个省份的近十名弟兄,从全省各地汇聚到这个城市,参加统一的新闻业务培训。前后一个星期。那个星期,是我毕业后为数不多的一段快乐时光。我恍惚回到了大学校园,继续着睡觉、逃课的醉生梦死生涯,这可以看作是毕业后对大学一个短暂的回归,然后,转身,彻底地与大学做了一个了断。

之后,我就踏上了“叛逃”之路,从JH到了NJ,当然,HZ是火车的必经之地。

而这一年半以后的今天,我居然又回到了这个省份,回到了这片土地。终于到了这个曾经让我魂牵梦萦的城市,这个以湖为目的城市,尽管,这,似乎有些迟了。

当我,踏出站台,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清晨,我回头看了看火车站顶端那个超级无敌大的HZ两字,我在心里默念了好几次,这个城市,我终究是不陌生的。

这,算是回归么?两年的时间,两个省份,三个城市,辗转,流连,终究还是在此落脚了。唏嘘么?有点。曾经,是几乎一无所有而走,如今,又几乎是一无所有而来。峰回路转,逃离了一个痛恨不已的激烈低俗,又回归到一个不温不火的平静乏味,孰优孰劣,也许,各有长短,唠唠叨叨,总之,一个新的开始,已经迫不及待。



4 条评论

  1. 02级新闻系的,你太年轻了!你太有才了!

    QUOTE:
    以下为陈浩的回复: 惭愧,惭愧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