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迷失合肥

迷失合肥

去评论

    和往常一样,我早晨起的不是很早。这是有一定好处的,避开了上班高峰喧嚣的人群,还有各色汽车穿行扬起的灰尘;省了一顿无所谓有的早餐,还可以继续维持青年时期的清瘦身材。

    但今天早晨这一切似乎都有些奇怪,这个奇怪像很多朋友都曾有过的感觉一样。总觉得隐藏在生活这个庞杂复杂的机器里,某些小零件出了点小故障。那些出故障的零件你似乎可以肯定的感觉到,却又不知道它们具体是什么,仿佛神谕一般穿越了时空给你的大脑带来了一些信息,然后你就偏执地觉得今天一定有什么事要发生——可这,谁知道呢!

    其实,我有这种感觉还是有一点缘由的,那就是早上醒来接到一个意料之外的电话——一个在上学时认识的人文系的女孩C君。C君是我在大学时结识的,虽然我是个理科生,但那时候大家兴趣爱好确实非常地相投,所以她也算是个知己吧。在那个一起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的纯真年代,天似乎比现在更蓝,花似乎比现在更美。可这一晃五六年过去了,如梭的光阴虽然没有在天地花草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却让人变的面目全非,可谁又能做到还是五年前的自己呢?除了回忆像发酵中的酒一样,越回味越香,现实就像那泡菜坛子里的烂叶子,越过越是酸溜溜的。

    我把思绪从酒坛子里痛苦地拽回到菜坛子里。电话的内容大致是她今天从外地出差到合肥来,想见见我这个老朋友,看看这五年后的我和她当时所认识的我有多大的区别,我幽默地回答:保准让你觉得时光倒流!由于她白天公事繁忙,于是约好晚上在老地方——黄山路步瑞奇楼下马路中间的那片绿地上吃烧烤。合肥的老土著可能都很熟悉那地方吧,一到晚上9点来钟,中间的绿地上就会聚集很多烂漫的学生围坐在一起聚会,运气好还能碰到个帅小伙抱着掉色的木吉他在轻声弹唱。而旁边的烧烤摊正如火如荼地制造着人间美味,食客们红光满面,酒肉相陪——真是好一派谈笑风声往来客,炊烟袅袅靡佳音的都市仙境啊。

    一天的行程重心确定后,我便精神抖擞的计划着剩余时间的安排了。中午简单地吃个便饭,下午重点是去寿春路的一家小书店扫荡一套爱伦·坡的全集——是全集啊!这么个我非常喜欢的作家,惭愧的是我只有他的几本精选集子,甚至连他的一本专著都没有,这是对他的何等之不敬啊。幸好前几天路过寿春路,看到路边一家很不起眼的小书店,里面一套爱伦·坡全集被束之高阁。我当时的那骨子激动劲被我用坚强的意志极力地压制在平静的外表下,为的是一会和老板就价格上的问题磋商一下。很顺利,我的皮厚和虔诚让我的谈判非常成功,但窘迫的我还是没有足够的钱,于是千叮呤万嘱咐老板一定要帮我留着这套。老板无奈又鄙夷地说,只留三天!我当然知道,就书上一层厚厚的浮灰,三天后这套书也很难买出去。但怕好容易谈下来的价格就此黄了,于是信誓旦旦地承诺三天后来取书!好吧,今天是第四天。

    随便把午餐糊弄掉,我便踩着单车来到了寿春路。由于四天前才来过,所以我很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那家小书店本该在的地方——是的,“本该在的地方”。可这地方现在却没有任何一家书店,原本书店在这片门面房的最后一家,旁边是个卖烟酒的。如今那家卖烟酒的还是卖烟酒的,可卖书的地方却消失了,卖烟酒了成了最后一家门面。我很惊愕地呆在路旁,完完全全被震呆了。卖烟酒的旁边就是绿化带了,完全不像是三天内有人将这家书店拆掉的样子。我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表情怪异地走进了烟酒店:老板,你可知道你旁边这家书店怎么不在了?老板迟疑地看着我,那表情可能比我还要怪异: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我知道我再问下去,他会把四院的医生叫过来,于是我赶紧退了出来。可能在前面不远处还有家类似卖烟酒的店,书店就在那,我一定是把地方搞混了。我仿佛抓到个根救命稻草般坚定地认为自己找错了地方,书店就在不远处。然后自我欺骗并没有成功,我再也没找到任何一家类似的烟酒店,更别提那家小书店了。好吧,我依然坚决否认我是个路痴,但我在寿春路上来来回回跑了五趟,完全没有那家小书店的影子,仿佛它突然被蒸发了,或者压根就没存在过,只是我对四天前回忆的一次臆想吧。书架上精美的爱伦·坡全集历历在目,和老板羞愧的还价声依稀清楚,三天,四天,书店老板无奈又鄙夷的眼神……这一切线索像快镜头一样在我的脑海里飞梭着,我精神上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只好对自己安慰地说:幸好今天是骑车来的……

    这一折腾,就是下午五点多了,脑子还在迷糊中,肚子开始抗议了。中午没怎么吃,下午消耗太多精气神,看来晚饭得稍微吃饱点了。想来想去还是去吃大龙虾吧,合肥人嘛!很多合肥人都觉得吃龙虾应该去吃宁国路,其实这是个误区,至少我去过宁国路几次,没哪次吃的爽过。扎堆的自然出不了精品,在这点上合肥人认识不还远远不够。我自然有我最心爱的一家龙虾店,也是个小店,没什么门脸装潢,卫生条件很差。但他的特色就是他家的作料非常非常地道,香醇不浓,回味无穷,能极大地勾起你的食欲。因为龙虾是过油炸过水煮的,只要虾肉不错味道都不会太差,各家都一样,但作料却各有千秋,好的作料能让虾肉增味无穷。因此,我收藏的这家龙虾店是我尝过的作料最好的一家,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说的,凡是我带过去的朋友,没有哪个不流连往返的。一般我们去都是每人2-3斤的量啊!当然,价格也非常的便宜啊,八元一斤,吃起来完全没有负担!

    当我骑车来到工大门前时,戏剧性的一幕再次发生了!本该就在工大大门正对面,屯溪路和宣城路交叉口的那家龙虾店,现在只剩下刷的粉白的艺校的围墙。我四天前从那家小书店出来,也是上这来吃龙虾的,这家店我吃了至少几十次,是不会记错的!可这里丝毫没有曾经是家龙虾店的任何蛛丝马迹。这里曾经是车水马龙,欢声笑语,多少人在这里爱上吃龙虾,可现在当我看着路边过往的行人对这一极不现实的现实竟毫无察觉,我突然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神经系统了,是不是我真的得了偏执臆想症了。为什么在我的脑海中那么深刻的记忆都如同虚幻般飘渺与现实之外?那家有我最喜欢的爱伦·坡全集的小书店,这家有我最爱吃的龙虾店,他们到底可曾存在过?

    究竟是我疯了,还是这个城市在发疯?

    这回,无论肚子如何抗议,大脑都已经不堪重负只好下命令不许胃再有胃口!于是我买了几个饼子裹腹充饥,准备在晚上最重要的一次约会上,好好的吃个饱。

    九点,我有些恍惚地准时到了步瑞奇。这一次,我脆弱的神经彻底崩溃了,我被深深地雷在黄山路的正中间,一动也动弹不得。我的大脑已经失去了对四肢和控制权。只剩下五官被动的接受着外界传递进来的信息。这里,马路中央,哪有什么宽阔的绿地,哪有成群的烂漫学生在围坐一团聚会,哪有帅小伙在拨弄着吉他哼唱着惆怅的校园民谣,哪有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豪爽汉子,哪有五年前的C君正站在绿地里等着我……只剩下我像中了邪一样木桩般站在宽大的八车道中间,还有身边穿行的小汽车不断冲着我骄傲地嘶叫着的喇叭声和司机伸出脑袋的咒骂声……

    啊!有烧烤!我看见了!在不远处黑漆漆的角落里,正冒出黑漆漆的烟!


 



64 条评论

  1. 不知道怎搞的,看到“哪有五年前的C君正站在绿地里等着我……”的时候,我突然哭了。

    QUOTE:
    以下为任子宜的回复: 乃敏感鸟~
  2. 这文一看就要被毙 “究竟是我疯了,还是这个城市在发疯?” 。。。 谁蹬谁挨批,没准还扯上咱人文系。嘎嘎

    QUOTE:
    以下为任子宜的回复: 嘿嘿,你应该知道是谁了吧~~
  3. 再过十几年,可能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了。
  4. 呵呵,今报约的稿 不过刚获悉被毙了。。
  5. 早饭不吃会得胆结石~

    QUOTE:
    以下为任子宜的回复: 胆结石是吃多了硬质物质造成的吧。。。。
  6. 早饭不是无所谓的,一定要吃。而且吃早饭不会长胖的。
  7. 你应该加强体育锻炼,这样才能挥发毒素。

    QUOTE:
    以下为任子宜的回复: 我对自己的体育还是很自信的啊~~
  8. 你们不觉得很爱伦·坡吗?
  9. 很难得看到任老来发这么长的博.

    QUOTE:
    以下为任子宜的回复: 被逼的。。。
  10. 8块钱一斤?你说是的几年钱的价格吧,你确认没搞错?
  11. 缺少了心爱的小店的、整齐划一的“大合肥”啊~~~~合肥也好,分肥也罢,大概都是一副面孔[emot]16[/emot]
  12. 沙发!合肥变的太快了,快的都有点不正常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