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缠绵家乡

缠绵家乡

去评论
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到底是哪一片土地才算得上我的家乡?别人都奇怪,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简单的问题,而我也在思索,浓缩成一小片地方,何处才能算得上我的家乡。这个问题成了一种困惑,我渴望的是一种最简约的生活,我的家乡一定会是一种令我想起来立即感觉温暖平静的宝地,可以安抚我慌乱燥动的心境。然而生我的养我的地方,哪里才是呢?
  带有我本家祖宗祠堂的地方,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小乡村,常言道,山水钟灵秀,仙心也陶醉。在那片土地上,有一条饮马塘,传说是曹操曾带兵在那里放马饮过塘里的水,这是我父亲成长的地方,而我却在离村庄十公里以外的外婆家出生。在外婆家的村口下面,还有一条还算不上溪的流水, “淅淅沥沥”,在日日夜夜地简单的流淌着,我的母亲就是在这片土地上成长的,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外婆和母亲总是拿着她们的篮子在这里弯腰,挥舞着洗衣棒,一天天洗涤着我淡淡的记忆。
  其实在这个地方生活,满打满算,也就是占据了我生命的两年,就是一岁的那年和十四岁的那年。一岁那年,母亲带上我和哥离开了外婆家,去了黑龙江,以随军的身份开始了我们的另一种生活。这一切在我的脑海中基本上是一片空白,只是在母亲的只言片语中寻找那些确实存在着的属于我的记忆;而十四岁那年,我在当地一个学校学习,可也就是这一年,我失去了生活中很多的“重要”,宠爱我的父亲在这一年骑鹤西去,母亲开始承受着命运的打击,把她的目光全部聚焦在我们兄妹身上,尤其是我,一个处在成长关键时期的女孩,进行严加管教,空气开始令人感觉到窒息,阳光也不知道斜射到了哪家的庭院里去了。。。。
   东北——那个嫩江的一个叫前达拉滨的小地方,就是我生活的第二个地方,一个满目绿色军装的地方。而这片土地,确实如同它的天气一般,带给了我们很多的“寒冷”,我们去的第二年,父亲就因病住院,一直在隔离状态中,好在部队的医院在那个年代医疗算是先进的,半年后,总算是让我们全家团圆了。在回忆东北的生活时,我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努力”,因为那时候确实是太小了,除了寒冷、和哑巴小孩玩耍、家里的土炕、可以从窗子里爬出去的后院菜园、摔破了邻家的玻璃茶杯的依稀零碎回忆以外,一切记忆都是在父母和哥哥的谈话中获取的,问我其它的,都是一片模糊了。
   五岁那年,父亲复员,我们全家回到了地方上,就在这个到目前为止我生活得最久的小镇上,过上了平常详和的日子。刚回来的时候,我还是夹带着东北人的口音和习惯,在一小段时间里还延续着吃生菜的毛病,这是让当地人觉得很稀奇古怪的,我总是傻傻地吃着生葱,说着北方侉佬的话,感觉着当地怪异的天气(那时候,在我眼里,北方的寒冷才是最正常的),是这样的,这个小镇虽有与江南想似的天气,但是那个年代,冬天彻骨地寒冷、夏天酷热,刚回来时真是不太习惯。这个小镇的一切都如同天气一般,一切都是走极端的,又仿佛有点象是世外桃源,我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每个居民都是安居乐业,不讨论什么国家国际的大事;同时,这里又与城市生活似乎很接近,那年代,电影院还是很前卫的单位,一切管理都很严格,定期地都能看到宣传报纸,我家就住在电影院对面,父母经常去那看电影,对于他们从小吃过很多苦的人来说,过上这样的日子已经是相当的满足了。
   平静的十年过去了,我已然由一个小黄毛丫头长成了一个中学生,由于父亲的撒手人寰,原本幸福的生活沉入谷底,母亲的性格也变了,对我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哥哥也变得不太好沟通了;而原本还含有一丝丝北方性格的我也在这一年脱胎换骨成一个沉默寡言的女孩,尽一切可能地包裹住自己的内心,带着这样的变革去了省城的一个学校读书。
   人生就是这样,你越是想放弃的东西,它越是你一生摆脱不掉的梦魇,几次努力后,我依然是回到了家乡,尽管心比天高地努力过,最终我还是无奈地回来了。但这个地方带给我是什么呢,深深的创伤还是甜美的回忆?我深深地叹了口气,这实实在在是我想躲避的地方,虽然在人的一生中,感情的丢失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痛,但亲情的丢失和对命运的妥协却能如同缠绕在树上的青藤一样,我无法成长但是信念坚实,不知道是宿命还是另一种上天赐予的历练,反正,深深的感受了,经历了。
   下个月,真的要离开了,去另一个没有生活过的地方,不知道多少年以后,再回忆起来,那个在我记忆深处一想起来就是静谧的土地是哪一片呢!唉,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快乐还是忧伤,只要有可以回忆的家乡都应该是幸福的,因为这一切都在证明着我的存在,我的成长。
  感谢家乡!!!!



1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