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血力终须血来酬(下)

血力终须血来酬(下)

去评论

血力终须血来酬(下)

 

吴思先生的《血酬定律》一书,用数字来解读历史,援引的多是明清的史实,我的理解是时间离现在并不遥远,而且有不少史料和档案资料可以作为支撑,便于讲清楚他关于历史原理的一个独特的发现。

 

“打工雇工有工酬,卖命买命有血酬”,无论是官府的横征暴敛,还是山大王的拦路劫财;也无论是衙役的灰色收入,还是“白员”的发家之路,他都给出了利益流向的详细计算,得出的结论是:血酬来源于某个卖命群体对于广大买命者的合法伤害权。在中国的历史游戏中,你的力量越大,你的合法伤害能力就越强,你就可以获得越多的金钱,换句话说,你可以不付出体力劳动或脑力劳动就让别人放些“血”以求得一时的安稳。

 

所以通常的朝代更替的公式是这样的:开国皇帝在天下大乱时起自草莽,凭借他的英明神武先割据一方取得“血酬”,然后继续招兵买马,再强大以后则逐鹿中原,成为最大的地主之后,他推行赋税制度,“血酬”变成了“法酬”,于是子孙后代稳坐江山数十年到几百年。而他的后代由于养尊处优,往往不能通晓江山得来的艰辛以及其中的秘奥,于是率领整个封建官僚集团对百姓横征暴敛,完全摈弃了儒家为历代统治者制定的“什一而税”的宗旨,“法酬”愈取愈高,以至于超出了被统治群体可以忍受的极限,于是暴动起义者蜂起,天下再次大乱,新的竞争者开始了由“血酬”到“法酬”的新一轮争夺。

 

 前面所讲到的“刘备摔阿斗”的故事,纯粹是罗贯中在《三国演义》里的描写,《三国志》中赵云将军是将后主和甘后一起安全带离长坂坡的。刘备究竟有没有当着赵将军的面将阿斗摔在地上呢?历史上没有记载,但演义里是完全可以这样摔一下下的。由于刘备这一摔摔得很有水平,摔得很有帝王气象,所以民间把它当做是历史也就情有可原了。或许在罗贯中生活的年代,他也知道刘备没摔过阿斗,但当时争夺天下的张备,陈备或朱备们,完全有可能摔过阿石,阿升什么的以邀买人心。我们姑且就认为是刘备摔的吧!

 

刘备摔阿斗这件事到底是发生在什么时候呢?是在东汉建安十三年,即公元208年的秋天。这时候,皇叔刘备的处境很不好,当时曹操率五十万大军(号称八十三万)南征,刘备自新野沿沮水南下江陵,在当阳长坂坡一带为曹军包围。刘备在混战中脱逃,他的妻小被陷入曹军重围。相传刘备部将赵云赵子龙单枪匹马,七次杀进重围,救出刘备的甘夫人和幼主。从此,赵子龙单骑救主的故事成为千古美谈。可是这件事最精彩的部分还在后面,据罗贯中先生补充:赵子龙将襁褓包裹的刘禅递给刘备,“玄德接过,掷于地曰:‘为汝这孺子,几损我一员大将!’”

 

刘备为什么要摔阿斗?有四种可能,我倾向于第四种:A 他误以为阿斗已死,不摔白不摔;B 他认为阿斗八成救不活了,执行安乐死;C 他为了检查阿斗的健康状况,对他进行震荡实验;D 他已知阿斗死不了,于是采用先快后慢式摔法,摔了也白摔,捡一大便宜,让赵云从此以后更努力地为他卖命。

说到让一个人为自己卖命,那你总得付给人家报酬吧!刘备这时候拿什么给人家。低头看看人家赵将军,非亲非故,为救你以后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从曹操的军阵中杀了个七进七出,满面烟尘,浑身是血,分不清是谁的。人家见到你伏地而泣,先是陈说过错,喘息而言曰:“赵云之罪,万死犹轻!”然后是表示担心,“适来公子尚在怀中啼哭,此一会不见动静,多是不能保也。” 遂解视之,原来阿斗已经被摇晃得昏迷。云大喜曰:“幸得公子无恙!”双手递与玄德。刘备此时该怎么办?

 

要说刘备真的就是将来要当皇帝的料,他在短短的一瞬间就计算完毕,比现在2G内存的笔记本电脑还快,他随后仅仅用了一个“刘氏摔法”就把赵云将军先前被拖欠的工资,此番冒险的辛苦费,以及以后数十年的卖命钱都给付清了,当然他给的是一张暂时不能从银行提取兑现的支票。

 

为什么刘备此时开出的支票不能兑现呢?因为他刚刚丢了地盘,正在携带着十来万养活他的老百姓逃命呢?没有地盘,没有能够耕种放牧来供养他的百姓,他现在哪来的现钱!

 

公元209年,赤壁战后,刘备占据了荆州四郡;公元211年,刘备借口帮助刘璋讨伐张鲁,以法正,张松为内应进入益州。这个时候,刘备的腰包开始鼓起来了,他开给赵将军的支票终于才慢慢地在西蜀银行兑现了,但是他和他的儿子后主刘禅,将永远是赵将军的生命和财产最终的拥有者。

 

 

     至于本文最开头说到的第四个悬疑,吴思先生在他的书里已经说得非常清楚明白,应该是他这个独创历史原理的精华所在。天色已晚,我就不在这里做狗尾续貂的叙述了。


35 条评论

  1. 舒老师您好,我回宿舍看了下书是戴骢先生,刚才写错了。上海译文出版社2007年3月版,相对比较便宜就15 块钱呵呵。好书常读常新刚字选错了。有空就此交流嘿嘿

    QUOTE:
    以下为舒晓峰的回复: 乍看回帖人的全拼,我还以为是我呢,下次你还是用汉字姓名来发帖,以示区分,呵呵
  2. 舒老师我大一时也是借了《金蔷薇》李时先生译的,本来打算不还的,现在图书馆罚钱比以前多了就被迫还了,幸好戴璁先生又出了新译本,好像是上海译文出版的。每次看过都感慨颇深。特别是《珍贵的尘土》与《也行的驿车》。好书百读长读长新。
  3. 很有可能,春秋战国以前标榜的一直就是仁义礼智信,只是后来才有理论总结,三国时期是这种道义的复苏,必定有人做过,不是空穴来风。不需要计算,大时代的惯性。

    QUOTE:
    以下为舒晓峰的回复: 25史中,儒家的思想体系,一到乱世来临便被无情抛弃,然后有人反思,待天下初定,统治阶层又取而用之,再度回归,顶礼膜拜。循环往复,无休无止。孔子一路被加官进爵,直至圣王,即是此理
  4. 《金蔷薇》是俄罗斯作家帕乌斯托夫斯基的吗?戴骢译的。当当上有2008年的版本,我一批订单买了,不好看就高价卖给你

    QUOTE:
    以下为舒晓峰的回复: 我看的是上海译文出版社李时翻译的老版本,同是上海译文出版社戴骢新译的版本据说比老版本还要“凄美”,“让人更加心碎”。
  5. 去年夏天买的刚粗翻一遍,就被同事顺去至今未见踪影,一直惦记去年冬天从当当上又买了一本,又被一个生病的人以病床寂寞需要一本有意思能思考的书为由掠去,看了你的博想起来了,刚才又买了一本,晕!

    QUOTE:
    以下为舒晓峰的回复: 大一时从图书馆借了一本《金蔷薇》,讲写作的,七几年的版本,标价才八毛多钱,毕业时没还,罚10倍价格归为己有,不久不见,96年花冲旧书摊购得同一版本,又不见,2002年买了本新的,仍是不见,于是得出结论:此书只该我看,不该我有。幸好每次拥有时都仔细看了一遍,每看一次都感动一次。
  6. 摔自己儿子这件事,我觉得太假了。

    QUOTE:
    以下为舒晓峰的回复: 据说同时代的曹操也做过,汉代以孝治天下,本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损伤,可曹操不管这一套,马踏青田,他来了个“割发代首”,想来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7. 《血酬定律》 很好看 算是《潜规则》的续集 《潜规则》已被禁 好书都要被禁,这也是潜规则

    QUOTE:
    以下为舒晓峰的回复: 原来你早读过,我是这两天才一气读完的。 我一直以来的感触是,几千年来,人这种物种本能的心思和行为从来都没有大的改变。其实正因如此,我们才有必要去读一读历史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