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凤台四渔民冒坐牢危险告倒作假贪官(上)

凤台四渔民冒坐牢危险告倒作假贪官(上)

去评论



 

李茂清(右)、金克刚在凤台县委门前

 


 

金克刚(左)和金克义在一起

 

 


 

李茂清、夏茂林被逮捕

 


   

渔业站领导余平因低保金问题受处分

 

 

凤台县给本刊的《反馈说明》

 

 

《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是国务院为保障城市居民基本生活而制定的。正因为低保金是维持他们基本衣、食、住的救命钱,国家明文规定款额必须当月发放到群众手中。

  然而,安徽省淮南凤台县专项审计发现,该县渔业劳动管理站不但连续多年挪用渔民的救命钱,而且在申报、发放低保金过程中,弄虚作假,暗箱操作。更令人称奇的是,渔业管理站站长和主管会计居然是父女俩。

站长被免职后,4名上访渔民代表因为举报站长贪污挪用,两人“涉嫌诬告陷害”被逮捕,两人被刑事拘留。

927日从凤台县检察院传来消息,渔民们举报的凤台县渔业管理站原站长余平和现站长冯某、副站长王某等人都存在严重的经济问题。2005年,余平等人不顾几千口生活无依的渔民的生存,瞒着全体渔民,在既没有经过职工大会讨论,也不向社会公示的情况下,擅自向行政主管部门申请改制,将价值五六百万的水上运输队,以超低价142万的,秘密折股“改制”给了余平等20名股东,致使国有和集体财产流入个人腰包。余平也摇身一变,成了 “改制”后的“私营”企业老板。

目前,余平因为涉嫌经济犯罪已经被批准逮捕,冯某等人被刑事拘留。

法律专家指出,凤台县当初对渔业站领导和举报渔民实行的是双重标准:对余平是有罪不咎,对李茂清等人是无中生有、有罪推定。现在真相大白了,理应宣告4个渔民无罪。

 

本刊《凤台四渔民追问救命钱被追捕》连续报道有后文——

 

凤台四渔民冒坐牢危险告倒作假贪官

 

《文摘周刊》记者 李可 本刊记者 宾语

 

                      ■起因:偶然得知救命钱被克扣

 

    凤台县渔业管理站共有渔民2800多人,一直以来靠打渔为生。上世纪80年代后期,由于淮河水域严重污染,绝大多数渔民失去了谋生手段,无固定收入,生活没保障,不少人家只能靠举债度日。

19999月,国务院发布《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凤台县渔业站向淮南市民政局申请了救济拨款,但特困渔民户始终没有见到这笔救命钱发下来。

20019月,凤台县渔业管理站渔民王正兰、王正前、王正贤三人到淮南市民政局及凤台县民政局咨询“救济拨款”(即低保金)一事,市、县两级民政局均肯定答复,截至20019月,他们已向渔民们下拨了三批低保金20多万元,而渔民无一人知晓此事。

    渔民们到渔业站询问,站领导不承认。很多人在得知政府拨给自己的救命钱被克扣后,伤心地哭了,他们开始推举代表,为讨回救命钱上访。

见纸里包不住火了,2001103,渔业站匆匆忙忙找了六七十个渔民,象征性地按每人每月60元,发放了9个月的低保金,发放的“最大值”不足民政部门已拨付金额总数的六分之一,扣发期间长达二年之久。然后向县政府汇报说:事情已圆满在本单位得到解决。

2002487860岁以上的老人联名向上级举报低保金被截留、克扣的问题,为了“捂”住这件事,余平指使所有办公室人员,连夜加班制作“低保金发放花名册”,并私刻了两洗脸盆应享受低保人员的私人印章,让办公室行管人员假冒低保户,用左手在领款人签名处签字盖章,以应付查账。由于作假心虚,甚至把两个已经死亡的五保户也造进了名单里。

群众对假账目、假名单、假印章提出质疑后,20026月中旬,渔业管理站又提供了第二本假账,凤台县检察院经过调查,于628答复:1999年到2001年,通过凤台县民政局拨给渔业站低保金31.76万元,发放27.2738万元。然而,县检察院在随后给相关部门的答复中,发放数额却成了25.3092万元。

据此,检察院在自己的两件司法文件中,其关键的发放数和余额数,不仅自身存在不相同一和自相矛盾的地方,并且与后来凤台县审计局出具的专业审计报告数和县民政局、县农委的《公示》数不相吻合。

检察院承办人认为“没有发现渔业管理站任何个人贪污、挪用低保金,单位有临时挪用低保金,但不构成犯罪,由主管部门给予处理。”

    群众对这一结果很不满意,因为发出去的这些钱究竟到谁手里了,怎么发放的,应该查明并公布。他们继续向安徽省民政厅等单位反映,民政厅救灾处领导责成凤台县尽快调查处理。

    在此过程中,渔业站领导告诉渔民们,由于他们一直到处举报,从20028月起,上面停发了渔业站的低保金,让渔民们不要再告了。

 

                    审计:渔业站长父女联袂作假

 

    2005421日,夏茂林、李茂清、金克义、金克刚四人被群众推选为新一轮信访代表人。时值200551日,新修改的《信访条例》实施,他们接受群众的委托,做为群众代表再次向县委、县政府上访。

2005523日,当时的县委书记牛向阳接访,鉴于大家所反映的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李茂清、金克刚等向县委书记牛向阳递交了控告渔业站领导贪污、挪用低保金的相关材料,要求政府派审计部门彻查渔业站的家庭式“父女账目”,公平、公正、公开地发还老百姓的“保命钱”……牛书记责成有关部门在60天内做出真实、合法、满意的结论。

按照《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规定,应当由民政部门具体负责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管理和监督工作,也就是说,这件事应该由民政部门出面答复。让人不解的是,应当出面的民政部门没有出面答复,不该出面的凤台县农委却站了出来。2005610,县农委在《关于对李茂清等同志反映渔业站低保金发放问题的答复意见》中明确了“低保金发放是否重新查账、公示由民政部门答复。农委不是低保金审批的管理机关,也不是依法监督机关”,但凤台县农委在书面答复中认为县人民检察院作为司法机关,对渔业站低保金初核意见具有法律效力,没有理由否认,多此一举地劝李茂清等人“尊重和相信检察院的调查结果”。农委责成渔业站及时发放好余下的低保金。

    渔民们认为,上述答复有些敷衍了事,应该查清几十万百姓救命钱的去向,并归还给真正的低保家庭。在此过程中,李茂清的家中多次被人砸砖头,夏茂林家的房子在夜里被人纵火,多名反映问题的群众受到恐吓。

    2005620,根据县政府领导安排,凤台县审计局派出审计组,对渔业劳动管理站1999年至2001年度低保金管理发放情况进行了专业审计。经查,1999年到2001年,县民政局共拨付渔业站低保金31.56万元,合计支出28.9317万元,2002年至2004年特困户救济及补助支出2.416万元,低保金专用账户余额为4.2242万元。

    审计报告认为,渔业站存在5个方面的问题:

    一、从200082420011126,先后8次累计挪用低保金17.5818万元,给下属单位船队用于启航费(商业经营);

    二、违反国务院低保条例规定,用低保金支付差旅费、汽油费、招待费等6989.74元;

    三、虚列支出花名册严重失真。发放低保金花名册上列支数额大,实际发放的金额小,同时存在有非低保户签字、盖章的情况;

    四、渔业站在低保金的申报、管理及发放过程中透明度不高,没有公开;

    五、余平在担任渔业站长、法人代表期间,任用自己的女儿担任渔业站主管会计,违反了财政部发布的《会计基础工作规范》之规定。

审计部门建议:滞留和被挤占的低保金收缴县民政局重新安排发放;根据国务院《财政违法行为处罚处分条例》规定,对渔业站挤占挪用低保金的行为给予2万元经济处罚。

至此,余平玩忽职守,徇私舞弊,伪造、虚列支出帐目、挪用、扣压、拖欠低保金等属法律、法规所禁止的行为终于浮出水面,足以证明渔民针对余平所反映的问题是客观存在的。

但县信访局在2005821日给夏茂林等人的《县渔业站1999年—2001年低保金发放审计情况见面材料》中,却把审计报告中指出的上述问题全部隐瞒了。

群众代表认真仔细地阅读了审计报告和县信访局的见面材料,比对后发现:审计报告和县信访局的见面材料中认定的,渔业站1999年至2001年每年都发放过低保金的说法与事实不符;对挪用低保金,把群众的保命钱用在私船营运上进行商业谋利、伪造会计账薄、虚报冒领低保金、虚列支出低保金的数额巨大且已造成饿死3个“五保老人”的严重后果,没有一个明确说法。

2005924,凤台县农委再次“挺身而出”,给出一份《关于对李茂清等同志反映县渔业站低保金发放问题的答复意见》:给予渔业站长余平行政记过处分;免去余平的县渔业站长职务。  

            

■雷人:几家单位的调查数字“十三不靠”

 

    由于账目公开这一要求一直没有得到回应,20051231,渔业站职工推举李茂清、夏茂林、金克刚、金克义为代表,联名向淮南市中级法院递交了行政诉状,因属信访范畴,法院未能受理。2006115,他们又向县政府提出《请求责成县民政局依法公布199910-2001年底县渔业站低保名单的再申请》。

在众渔民的再三要求下,凤台县政府指派县农委、县民政局组成调查组,从2006228开始,代表县政府对渔业站的低保金发放情况进行调查。

    200647联合调查组公示了《三年低保发放名单》。该名单显示,1999年到2001年,渔业站发放的低保金总额为26.7549万元,这个数字本应与凤台县检察院和审计局公布的数字相一致,但同一事实,同一账目,不同的部门公布出来的数据却是十三不靠。渔民们更怀疑了,这些数字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他们到底该相信谁的?

夏茂林等人注意到,公布的名单里,单位工作人员及不该享受低保的严重超标,而真正的老弱病残户及“三无”人员反而吃不到低保金。

如渔业站工作人员潘志安,按规定不享受低保待遇,但他家却有二位直属亲属吃高额低保金。其妻陈丽1999年至2001年期间系农业人口,既不是城市居民,也不是渔业站居民区的居民,但《公示》名单上却有她的名字,合计“领取”低保金3160元,仅1999年三个月就吃低保金1600元,平均每月533.33元,严重超标;潘玉全系潘志安父亲,两年三个月共“领取”3720元,其中1999年三个月“领取”600元,平均每月200元,也明显超标。   

45岁的渔民刘某共有两子一女,其中次子残疾,全家没有固定收入,全靠他一人在船上给人帮工维持生活。在县民政局公布名单前,县政府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时,2006318,渔业站领导通知他赶紧赶到站办公室,说是有事找他。刘某到后,船队队长李金山塞给他100元钱,告诉他:“若调查组调查你的低保金时,你就告诉他们,领过1000元钱,你一定要这么说!”两天后,渔业站工作人员潘志安把刘某领到调查组办公室,在李金山和潘志安的监督下,违心地按“要求”向调查组“如实”地说了假话。刘某只领到过215元,公布的数字却是1000元。

像刘某这样被渔业站糊弄后在调查组面前说假话的还有顾某、杨某等多人,他们领到的钱和公布的数字相差甚远。

许多“上榜”的渔民发现,他们受骗了,公布名单上的列支数额与实际发放的金额相差太大。

 

■狂汗:县政府联合调查组交出一笔糊涂账

 

  按说,群众的救命钱被挪用、扣压、拖欠了这么多年,凤台县既然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就应该按照《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所规定的,客观、公正、全面地对1999年到2001年的低保金发放和使用情况进行详细核实,拿出一个明明白白、让人信服的调查结论。遗憾的是,调查组“实际调查”了两个月时间,在公布的220户领取低保金名单中,只有95户接受了调查。
    让人苦笑不得的是,调查结论称,这95户“应发放金额为10.6701万元,在实际调查过程中,低保户认可领取的金额比渔业站应发金额多3.6257万元。”
    另外未接受调查的125户低保户,“由于居住分散和住址不明,无法入户找到本人,不能调查核实”,只好按照渔业站提供的发放9.48616万元的数字公布。这个数字的水分究竟有多大,举一个例子就可以知道:调查组公布低保金发放名单后,曾有黄士诚等3户找到调查组,反映他们根本没有领取过低保金,调查组查看后,发现渔业站提供发放给这3户的金额是4030元。未接受调查的125户低保户中,仅这3户就虚列支出了这么多钱,其他122户(其中10户派出所已出具死亡证明)又有多少低保金是虚列的呢?   
    即便是按照这样的调查,也暴露出渔业站在低保金发放过程中存在虚报、隐瞒、伪造、挪用、扣压、拖欠等严重问题。
    然而,本该是县委、县政府刻不容缓整改、解决的问题,却被县里在2006年6月16日用一纸《复查意见书》给推委敷衍了,县信访办让李茂清等人向淮南市政府提出申请复核。

 

                          ■震惊:四名举报群众被抓

 

    200695,淮南市政府复核意见认为,凤台县的复查意见是在李茂清、夏茂林等群众没有提出复查申请的情况下作出的,应由凤台县政府按《信访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进行处理。无奈之下,李茂清等人按照淮南市政府复核意见向县政府递交了《信访材料》,20061031,凤台县信访局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理由居然是县农委已经在2005517(实际日期应为610)给出了答复意见,李茂清、夏茂林等在“收到书面答复之日起30日内没有向原办理机关的上一级行政机关提出复查申请,应视为自动放弃复查权利。现你们又因同一问题进行信访,不予受理。”

    看到冷冷的“不予受理”几个字,李茂清和夏茂林等人都哭了,他们不明白,为了追寻活命钱的下落,有关方面的表现为什么如此冷漠?200715日,他们来到了省城合肥,向安徽省信访局倾诉他们的遭遇,省信访局要求凤台县信访局按规定处理。但此事从此无人照面。

    在李茂清、夏茂林等人还在为活命钱奔波、申诉时,被免职的渔业站原站长余平成了“改制”后的“私营”企业老板。余平认为,李茂清、夏茂林、金克刚、金克义是捏造歪曲事实、诬告陷害自己。

见李茂清等人这样“不识相”,县里非常恼火。2007430日,凤台县公安局以涉嫌诬告陷害将李茂清、夏茂林刑事拘留(拘留通知书填写的时间居然是429),61经凤台县检察院批准,被执行逮捕。

730日下午,金克刚、金克义带着举报信和80多张白条收据来到合肥。这80多张既没有扣款用途、单位公章,也没有收款人签名的白条,都是凤台县渔业管理站违反国务院规定,从低困渔民的低保金中克扣的,克扣的8000来元钱到哪里去了,至今渔民们也不知道。

金克刚、金克义原本打算第二天向安徽省纪委和省人大投诉。当天晚上在一家小旅社住宿时,被警方拘留。他们并不知道,凤台县公安局已经把他们作为“逃犯”上网追讨。731日上午,金克刚、金克义被押回凤台。凤台县渔业管理站的许多渔民不解:上级给我们的活命钱不知去向,李茂清、金克刚等进行正常的上访活动,他们违反了什么?

97日,经凤台县公安局取保候审,金克刚、金克义走出了看守所。金克义被取保候审10多天后,他年迈的父亲就因为受到感情上的强烈刺激,离开了人世。老人临走时,艰难地劝说金克义“屈死别告状”。

李茂清是个孝子,由于父亲去世多年,母亲纪怀英一直跟着自己生活。李茂清被逮捕后,纪怀英天天以泪洗面。2008129日凌晨,思儿心切的



8 条评论

  1. 这样的狗柞水一定要严惩,还渔民一个说法;给社会一个公道。
  2. 余平等人不顾几千口生活无依的渔民的生存,瞒着全体渔民,在既没有经过职工大会讨论,也不向社会公示的情况下,擅自向行政主管部门申请改制,将价值五六百万的水上运输队,以超低价142万的,秘密折股“改制”给了余平等20名股东,致使国有和集体财产流入个人腰包。余平也摇身一变,成了 “改制”后的“私营”企业老板。 妈的!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