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磬苑谈美

磬苑谈美

去评论

磬,古代玉质乐器,状如曲尺。取质于玉,故容颜极尽天姿;用之以乐,则气质更见清雅。安大新区地形貌似一弯钟磬,而安大80载的历史更是以清婉温润的文苑气息见浓。故此,“磬苑”一词冠名新区,可谓形神相契、情貌一致。顾名思义之际,不禁让人默想:是何等机缘让天时地利之份在此神合!磬苑,听其声,宛若天赐,有如玉珠落盘之清琅;观其形,鬼斧神工,颇具匠心独运之高妙。

造型上看,“月亮弯如磬”。新区规划就势造形,紧紧围绕磬的那一道弧弯引申开来,将“玉磬”独有的弧线美发挥得淋漓尽致。最为显著的是标志性建筑“适之楼”,那曼妙非凡的弧线伸展,仿如母亲般张开双臂,敞开胸怀,拥抱莘莘学子,接纳四方来宾,体势雍容闲雅,端庄得体;那光洁莹润、比例调和的廊柱,更像是亭亭玉立、典雅万方的少女。而这与安大浓郁的人文气息很是吻合,可以说正是这幢楼奠定了磬苑的建筑格调,体现出“明朗与愉快的情绪,如灿烂的阳光照耀如昼”。确实,可以想象一下:在黎明到来的时候,晨曦穿透云雾,斜射进来,投影在西门立柱之间,和煦可爱;每当月轮高悬,皎皎夜空之下,便有适之楼与之长空瞻望,脉脉相遥,两厢眷顾到天明,营造出一种“磬苑一片月”的安溢意境。稽首之余,不得不让人赞叹其构思之精妙。与之呼应的是,鸣磬广场台阶的渐次演进,则将弧线的节奏与韵律演绎到一个高潮。最好是在某个清凉的夏夜,文艺晚会在此上演,灯光打照,曲调飞扬,“鸣磬”之音,萦绕于耳,极尽幽妙。其次,磬苑的弧还延伸在路上。正像磬石上的纹脉一样,新区的道路弧度稍展,舒徐和缓,别有情趣。放学归来,每每走到路弯处恰好送走夕阳,此番景象,让人驻足流连。在用光上,现代框架玻璃构架结合传统的徽派墙阙风格,得以让光线投影在墙壁地面上,形成丰富的影调;明与暗交替变奏,使得“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举首之间,让人恍然察觉到光阴流转如白驹过隙。若是到了月圆之夜,则另有一番“可怜楼上月徘徊”的美幻境界。

从色彩上看,安大是一个淡妆的姑娘,清丽淡雅,“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只清清的一色”,就像夏日里的凉风,凉爽怡人。可是美中不足的是色彩搭配太过于单一,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色彩的层次差别浑然若失,未免陷入了“偏弦孤唱、独帛单彩”的流弊。色调上过于清冷,色阶上过于贫瘠,色泽上偏于干枯,“玉磬”原本晶莹剔透的光质黯淡全无。特别是在阴雨如晦的天气,整个安大像是变成一个眉头紧蹙、满怀心绪的姑娘,无端地消退了应有的热情与活力,不免给人一种消极的环境暗示。其实,只要适当给以润色,磬苑就能丰赡起来,就像给一个面庞清癯的女孩略施粉黛,顷刻就能让她看似更为圆润一些。在色彩的调配上,只要遵循“大色调,小对比”的原则,就可以收到五色相宜、谐然成悦的效果。当然,这并非要求磬苑提倡绮丽之美,安大的色调确实应该与徽文化的格调保持一致,以清白两色见清雅,然而在此基调之上,科学搭配一些暖色调也是情理之中。我的建议是,适当种植一些树叶色彩纷繁、呈四季变换的,特别是一到深秋便璀璨夺目的树种,如丹枫、梧桐等,还原一个缤纷的校园。还有,鲜花的点缀也必不可少。若至花荣景明、枝叶扶疏之时,整个磬苑必然会增色不少,从而倍添一股热情。

整体布局上,新区规划遵循均衡法则,整一中富有变化。依照磬形南北互折、两相互应的特点,巧妙地让至诚至坚两条大道相交成轴、回转蜿绕,从而灵活地将整个校园划为若干个功能相对独立而又有规律可循的单元。于不规则中寻求统一,于灵变中渐于对称,精心构造了以图书馆为中心,以休憩广场为中轴的现代园林体系。南区与北区,生活区与教学区俨然成局、清晰有方,有着古典式的宁静与和谐;空间分布上,井井有条、疏朗有序,富有层次感,避免了密集建设产生的重叠与围堵。然而在这楼宇四起,渐成规摸的情况下,要是局法过于工整,绳墨过于浓密,反而会扼杀磬苑的神情意趣。此时我们不妨在局部运用一下“随机布局”的妙笔,即在主体之外作些闲适随性、参差错落、甚至体现“零乱之美”的布景。只要配置得当,“以乱易整”反而容易激活磬苑的灵性。比如建筑风格上,一味的廊院式,势必给人一种庞然一体、太过方正的无趣感,并且两楼之间“深闺紧闭、无人问津”,摆脱不了大宅院般的幽闭之嫌。相反,“独门独户”的“小家碧玉”更容易体现古朴端雅、精巧典重的学院风致。

大学的性情全表达在路上。林荫道、斜坡路、水滨长椅、林中空地等,这些意味隽永、情忆深长的景致,就像春的柳条一样,悠扬和缓,处处散发着芳郁的人文情愫,不时勾起人们对象牙塔生活的由衷怀恋或想像;校园道路的绵长魅力,在于学子们上学途中之陆陆续续,有如那赏心悦目的顾盼,有如那欢身笑语的停留。于此,图书馆、教学楼、公寓及食堂之间,不妨多些灵动的布置,多些景致的变换。比如,最佳路径的选择,要体现优雅雍容之度,展现舒缓徐徐之势。这里不禁要指出,煤屑铺路不仅造成行走不便,雨天影响卫生,而且有伤大雅、妨碍和谐,实不可取。尤值一提的是,磬苑的抒情之笔,构思非常巧妙。那个位于流水广场末端、靠近东门一侧的圆形池泊,像一块清玉似的碧茵茵。若是待到昏晚,霞光渐隐,月出佳境,远处导渠里水花轻轻排来,一浪一浪,但看水泊,波纹未动,似有余音,嘤嘤作响,“万籁此俱寂,惟余钟磬音”,真有一番禅意在其中。

另外,拙野之趣也应在磬苑里有所保留。事实上,许多著名学府都保留有一块原始的处女地,作为其永恒精神的象征,比如北大的未名湖。在地产允许的条件下,我们不妨引翡翠湖之水入磬苑,使之与原生的湿地沼泽、灌木丛林一同形成天然的芦苇淀,任白鹭在此隐逸,留诗意在此栖居,与原生环境维持一种亲和友好的关系,从中拾起我们赤脚的童年。或许若干年后,再一次踏上母校这片热土时,我们会惊异于记忆中的那片丛林、那弯水沼、那丘皋土……

后记:磬苑(安大新校区)在那里我度过四年的大学生活,有失也有得,关键是经历吧。各位老师有雅兴的话可以联系我,免费带您参观嘿嘿

 



2 条评论

  1. 我还记得有一次,沙龙成员夜游安大,转眼近两年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