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从杭州地铁坍塌事件看报纸的全媒体趋势

从杭州地铁坍塌事件看报纸的全媒体趋势

去评论

从杭州地铁坍塌事件看报纸的全媒体趋势

这个貌似业务论文的狗屁标题,是我随便起的,我承认是个标题党。

因为我实在没力气写什么理论文章。累死了。

报社成立滚动新闻中心大约半年了,这次结结实实地干了一票大的。

其实,滚动新闻这玩意,最早还是广州日报搞的,据说,我们是第二家。这点颇让几个大头头小头头们有些得意。

严格地说,我不是滚动新闻中心的。但我们城市新闻中心和滚动是同一个头儿,又在同一个大办公室,所以很多时候,两个中心的人互相调用。滚动和我们城市中心的热线有时也不分家的一起干活。

11月15日下午3点20分左右,杭州地铁1号线萧山湘湖站工地发生大面积塌陷。

我接到线索后赶到报社,得知已经刚好有同事在那附近参加一市政府的什么典礼,先赶过去了,于是我就没过去,也没想到这事能这么大。

因为是周六,办公室没什么人,我被滚动中心的首席王浩童鞋喊去:来得正好,我们缺少后方编辑,你顶一下。

前方的记者电话一段段地发回最新消息,广播也出动了。我就一条条地负责整理这些消息,再更新上网。

到了晚上10点多,领导要加派人手。我背着一台摄像机、一台佳能40D相机,带着N块电池、照明灯,直奔现场。

其实,摄像机这玩意,我也就大学时学摄像时玩过小DV,大四时在安徽电视台实习的时候,那是大机器,我没摸过几次,这个虽然是小机子,我想也差不多吧,就滥竽充数一次。事实证明,我的胳膊不够有力,举着举着就酸了,所以事后再看我拍的画面,那个抖啊,汗。。。

现场果然很震撼,毫不夸张地说,跟汶川地震的局部景象差不多。

8车道的公路路面全部塌陷,深约10几米,宽约七八十米,长约100多米,现场十几辆汽车“从天而降”陷了进去,包括一辆公交车。

幸运的是,这些从路面掉下去的车辆里面的人只有个别受伤,没有死亡。

但是在现场施工的工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几十人被困地下。

更加可怕的是,塌陷后,附近的湖水、地下水倒灌,自来水管破裂,大坑内立即灌满了水。最深处达十几米。

一夜没睡。生怕突然有什么消息出现。尽管我们知道,就算能有所发现,也不可能有活人了,这的确很让人的心感到撕裂。感到救援无济于事,但又不能不救援。很悲哀。

第二天一早,王浩童鞋赶过来。赶紧找他要了根烟。我自己带的一包阳光利群在晚上时就被一帮同行瓜分完了。王浩这家伙出来得也急,什么设备都带了,就差了一个重要设备:烟草。

小叶童鞋打电话问王浩:我还需要带什么过来?答曰:烟。再问:带多少?再答曰:好多好多。

半个多小时后,小叶赶到。从包里抽出一条红双喜。分给我们一人几包,其他媒体的同行那个眼红啊,我心里狂喜,但嘴上还是说道:你也不整点好点的烟。小叶瞪了我一眼:拉倒吧,这时候有得抽就不错了。王浩童鞋美美地吧唧了几口,说:我们只重数量,不重质量。

不过,这几包红双喜,还是不错的,干活时全靠它了。

到了下午3点,有同事赶来替我。我回去把带子交给视频编辑,扛不住了,想睡觉。但又帮着后方的编辑忙了一阵,人一干活就不困了,稍微一歇,那个困实在受不了。

有人可能会说,不就一晚上没睡觉嘛。其实不然,因为是周末,周五晚上我就已经没睡了,在办公室里打游戏听歌几乎通宵,周六上午洗洗衣服,下午想睡觉,结果就出事情了。连着两晚上没睡,还背着那么重的设备跑来跑去,又是摄影又是摄像,没法及时发回图片,还得用手机拍个图片彩信传回去,真是忙得要死,腰酸背痛的厉害,就差没腿抽筋了,不然我替那个啥盖中盖做形象代言人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晚上10点多,刚睡5分钟,几个电话打进来。最后一个是副头儿:“睡觉没?没睡的话……”我大叫:“不要说‘要是还没睡的话就再过去一趟’啊~~~”副头咯咯咯地一笑(交代一下,是一个刚上任不久的年轻妈妈,有一漂亮可爱至极的5岁女儿):“不是,你明天上午再过去顶一下吧,我知道这样说貌似很残忍……”

“哦,知道了。”我困意袭来,脑袋有些发木。

“那你睡觉吧。”

“请示一下,我可以关机吗?”我实在怕再有电话进来将可怜的我吵醒。

再次咯咯咯地笑:“批准。”

倒头就睡。当然没有洗脸刷牙洗澡脱衣服。

今天早上8点不到,又被一阵电话吵醒。

妈的,我不是关机了嘛。拿起电话的时候,才发现我犯了一个错误:两个手机我只关了一个,看来那时真是困急了。

电话是个同事MM的:“你什么时候过来?”

“大姐,我才刚睡啊~~”一看表,不对啊,快8点了,我怎么感觉没睡多长时间啊。。。

“靠,你怎么还再睡,赶紧过来!”难道我睡了很久么。。。。算了一下,最多8个小时。。

还是腰酸背痛的。好好洗了个澡。

到了单位,带上设备,再次奔到现场。

没吃饭,在去单位的路上就打个电话给小食堂,点了两份炒面一份炒粉干,准备带到现场看谁没吃就给谁。结果同去的两个同事都没吃饭,这三份饭让我们在车上就扒拉干净了。

水抽干了。断裂的钢管一根根吊上来了。遇难工人的尸体也一具具地吊了上来。我知道,他们都是民工。我也知道,其中有我的安徽老乡。

一个蒙城的“失踪”民工家属,花了3000块包车赶到杭州。连现场都进不去,哭得死去活来……

一个躺在医院被砸断腿的淳安千岛湖老伯,他的两个儿子都在下面……

当然,这些东西,我们都没能报道……

施工的单位是中铁集团的。具体点,是中铁四局。

家乡的企业。总部在合肥。

我也感到悲哀:为什么出事的总是安徽的?

晚上7点多,回到办公室。心里不好受。

远在武汉的査子在事发当天晚上找我要材料:我将我后方编辑的所有情况都告诉了他。这家伙做了一个版,后面写着“感谢杭州日报记者某某前方连线”,还说很羡慕我们的滚动新闻,怂恿我写个关于滚动新闻的论文,还神秘兮兮地说:想发论文吗,我有渠道。。。。

¥#@!……%&*#

论文。。。好久没写这玩意了。。。

査子还不死心,今天又一个电话追过来:等你空下来,咱俩探讨一下……

我臭他:你小子现在成了你们报社的学者型记者了啊,以后可以回咱学校教书了……

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其实我对理论巴巴的所谓论文是有恐惧感的,糊了这么个貌似专业实则扯淡的标题,就这么着了吧。要想看看啥叫滚动新闻,就自个儿去那个网址上看看吧。我去睡觉了。。。。我决定明天早上不来上班,我还决定,今晚把两个手机都关机……

 http://gundong.hangzhou.com.cn/html/21/n-821.html
从杭州地铁坍塌事件看报纸的全媒体趋势



12 条评论

  1. 杭州地铁事件要查清事实,杀一儆百,让昧着良心赚钱的人有个榜样,让高官们也有一面镜子常看看自己的脸!
  2. 工程承包必须谁承包谁完成,最大的工程为什么就不可要分割出来承包呢?大型工程要是没有太子党参与就不可能是一人承包了,没有高官的参与就会分工程量来承包,这样完全可以避免工程层层转包的问题,要是若大一个国家连这一点也无法管理的话,这个家也是烂得不可救药了,要是太子党承包某大型工程,而转包给某些省级官员,省级官员又要层层转包,你说到了乡级,或都到了工程队的手里还有多少利润呢?他们只得靠出卖良心来赚钱了,所以就会给某些工程埋下定时炸弹,北京的火车西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上百亿的火车站工程建造起来没几天竟然等车要戴雨伞?是不是笑林?
  3. 杭州的地铁安全事故说明了说什么?说明地方上的官僚主义太严重了,政绩观念一直未能走出阴影:而且工程承包的层层转包问题到了国家必须重点根治的问题了,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各种工程理论上走上正规的程序去走了,但是工程层层转包的问题的危害已经到了不根治就会给各个工程埋下严重隐患的重要根源,难道各级政府的高官们你们都不知道吗?据有关方面的调查某工程承包,经过层层转包到了再后的一个人手里已经被盘驳了十五次,最后的人你说到哪里去赚钱,没有办法只能在工程中以偷减料想办法赚一点钱,给工程的质量埋下了严重的祸根.工程的层层盘驳问题不是今天才开始的,而政府官员去当作视而不见,他们要的是政绩,而不是质量.难道杭州地铁的安全事故不就是如此吗?当作小百姓希望中央领导与地方上的高官们不要一味地创造政绩,而是用点心去重视一下工程的招投标后的转包问题,也许会给社会带来无型的效益,这不是很好的政绩吗?另外现在的监理部门也到了不得不改革的地步了,因为他们是中介机构,事实上没有多少责任的制约,哪些人无视法律,给了好处装瞎子,不给好处钻空子的事件彼彼皆是,工程监理机构决不能用中介机构来进行,必须用行政机构来执行,因为这样他们受到法律法规的制约不可能任意为所欲为的,我想这样才能有效监督工程的质量问题.
  4. 好在媒体没有麻木。为什么不能做个年底重大事故盘点呢。发他妈的五六个版,看看安监方面有没有反映。

    QUOTE:
    以下为陈浩的回复: 2008,不寻常的一年.这句话很土,但想想没错
  5. 看王佩的博客,大赞滚动新闻。 你们做的很牛

    QUOTE:
    以下为陈浩的回复: 老哥认识王佩?这世界真小。。
  6. 看了感觉心里很难受,为死难的民工,为那些你无法报道的事情~~~

    QUOTE:
    以下为陈浩的回复: 能做一点是一点吧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