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有爱,有改变①]谢谢你,痞子刘

[有爱,有改变①]谢谢你,痞子刘

去评论

[有爱,有改变]开篇语:   有爱就有温暖,有爱就有希望,有爱就有改变。从即日起,我将不定期推出“有爱,爱改变-----爱心助学故事”,以记录与安徽商报和安徽省爱心助学协会有关的普普通通的人和事。希望更多的爱心人士与我们携手同行,奉献爱,得到爱,分享爱。

痞子刘:生日有礼

2008年11月29日,是痞子刘虚21岁,周19岁的生日,今天,应该会有很多的赞友为他庆生。
早上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1129,这是一个好日子,要爱更要久一点。我们因为爱而相识,相信,我们的爱心会让我们走得更加久一点。

这个19岁的年轻人,有着属于这个年纪的不安份和躁动,却还有着同龄人少有的安静与沉着的笑容。
当躁动和安静突然地邂逅擦出火花后,也许从此改变了这个少年的不同。

我一直记得,他给我打来的第一个电话。颇有经商头脑的他在“528”合肥圣火传递前,进了一批有“奥运中国心”的白T恤,本想赚点学费的。可是“512”发生了。人们的视线都转移到了大地震,他的衣服发生滞销是理所当然的。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400多件积压的T恤应该不是件容易的事。

当时,我们在报上已开始启动宣传,即将开展“爱心募捐”行动,可是地震来得太仓促,而依照我们的惯例,任何合作均需要提前的沟通谋划,还要层层报审。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消逝,而人们渴盼奉献的爱心却无法在等。

正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来了。
他说,我是一个大学生,我有奉献爱心,我有一批奥运T恤,想捐给你们做义卖。

正在我心底高兴得像盛开的花一样,这个声音怯怯地说,我想问一下,你们义卖后,能否把成本退给我?
其实,我一直知道做爱心活动是需要成本的。

只是四年来,在我们报社所开展的爱心面对面的各项活动,成本都是由我们报社承担了,所以当一个大学生突然提出这个问题时,我明显懵了。

虽然有点懵,但仅仅顿了一下,我就毫不迟疑地说,不行。当时我说的理由我记不得了,但我心里很清楚,我真正的拒绝理由是:四年来,没有一个奉献爱心的普通市民,向我们索取成本回报的问题。

这个听起来有点柔柔的声音说,其实我个人是无所谓的,只是有一半是我朋友投资的的,我作不了主,我需要问他一下才行。第二天他给我的回话说,他朋友答应了。

像每一个希望明明白白捐赠,清清楚楚帐目的爱心市民一样,他提出,他本人是否能参加义卖?参加监督?

从此,在我们的义工队伍中,有了这样一个清秀的大学生,他的声音从不高亢,也不动听,像他本人所谦逊地“唱起歌来跟玻璃裂了一样”,可是他从不吝惜、或自卑、或委琐地亮出他细细的未成年的嗓音:积极劝募、上台合唱、配合朗诵。

就像小葱蒸蛋所说,正是他为好赞希望小学铲下了第一笸土!

在他19岁生日来临之际,好赞希望小学也将正式开工。冥冥中,大概也是一种天意和回报吧。

在这个年轻人19岁生日之际,我还想通过网络这个平台,向他表达我一直以来说不出口的歉意:“对不起,其实我应该同意你收回成本。”

无私的爱心,需要我们尊重,但同样,献爱心的成本,也需要我们尊重。
正是得益于这个年轻人大胆地提出的“成本”概念,才让我们在后面的一系列和商家合作的操作中,把“成本”这个问题摆在首当其冲的尊重位置。

谢谢你,“痞子刘”。

\"\"

图为2008年5月17日,在爱心大传递首次募捐现场,痞子刘(左)和安徽商报新闻中心主任周太山(右)合影



11 条评论

  1. 好孩子。一辈子干过几件这样的事,就挺好了
  2. 赞一个。

    QUOTE:
    以下为孟元的回复: 谢一个。
  3. 天使的翅膀,呵呵!

    QUOTE:
    以下为孟元的回复: 呵呵,朱兄真是明察秋毫~~
  4. 团聚爱的力量,分享幸福生活! 好好的活着,有爱的活着,比什么都好!

    QUOTE:
    以下为孟元的回复: 有幸一起灾区同行,让我们一起好好活着,努力活好。
  5. 爱心成本说,让我们看到背后的真实。因为真实,所以就动人。

    QUOTE:
    以下为孟元的回复: 描述背后的真实,李老师给我指明了方向,谢谢。我会努力。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