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江城子新解

江城子新解

去评论

苏东坡四十岁那年仕途受阻,心情烦闷,心说老子大学本科毕业,高考全四川省前几名,后来还上了在职研究生,拿了结业证。本是杭州市长,正局级干部,给杭州老百姓办了六十件实事。不提拔俺倒也罢了,干吗非提拔王安石那孙子,丫有什么牛的,借三讲有群众反映我为名,把我下放湖北黄州当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副处级。人家欧阳修和我齐名,人称“苏修”,可人家那官多大呀。
                        
回到家里,媳妇王朝云炒了两个小菜,叫儿子过来一起吃饭。老苏去冰箱里拿了一听燕京啤酒,自顾自的喝。老婆问:“死老头有啥高兴事儿?怎么喝上酒了?”老苏也没吱声。这朝云是他的第三任老婆,原本是小保姆,老苏第二任老婆死后,就地取材,续了她。要说人也不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时候不好,赶上老苏这些年心气不顺,所以也只是表面上相敬如宾,知心话实际都窝在心里。
        
那时正是大宋朝的好光景,人民安居乐业,一亩地能产八百斤粮食,喂猪都是白面馒头。常言道,保暖思淫欲,宋朝人当然不例外。就不说首都开封市的歌舞升平,就连黄州这破地方也欣欣向荣,桑拿浴、娱乐中心开了80多家。老苏本来就风流倜傥,加上官场不得意,又不愿意回家说,心里憋屈的难受。所以常常借开会加班为名,找俩能唠叨心里话的哥们,黄庭坚、秦观他们,到歌厅喝酒唱歌。好在老苏虽然没有实权,但公鸡头上一块肉——大小也是个官,打的费和饭费一般都给报销,因此也乐得享受。

这黄州城里最火爆的一家娱乐中心叫“赏红楼”,是宋神宗他小舅子的背景,当地公安不管。每天一到傍晚,各种豪华进口轿车就呼啸而来,连小姐都开着富康来上班。这里的客人都是有势力的,不是大地主,就是当地的豪绅,最不济的也是个刑名师爷什么的,连武汉的地主都往这儿扎。因为老苏思想保守,代表地主阶级的利益,和他们观点相近,都反对王安石的新法,一来二去,和他们打得火热。这赏红楼就成了老苏他们的据点。
        
老苏每次到这里,倒不是来找小姐,他找的是赏红楼的常务副总经理,是个年轻姑娘,年方二十八,名叫“黄轩窗”,因为比较拗口,大家就叫她小黄。老苏他们来这,总是先喝黄州大曲(据说这酒后来成了剑南春),喝的五迷三道,送那帮醉熏熏的酒色之徒到贵宾房。自己沏一杯毛峰,和小黄谈诗论词,针砭时弊。
        
黄轩窗是黄州市师范学校毕业,见识广,有商业头脑,还会唱几首丑奴儿、钗头凤什么的,人长的比那李师师、柳如是也差不到哪去。苏东坡本就豪放不羁,加上落毛凤凰不如鸡,在这穷乡僻壌,有小黄这样的红颜知己更显珍贵。于是沉溺温柔乡里,忘却了官场的争斗,忘却了人生的坎坷,时而痛哭流涕,时而逍遥自在,倍感温馨。        
  
却说王安石,自知推行新政阻力很大,在地方布了不少眼线,知道现在各地官吏公款吃喝,土豪列绅,营私结党,企图反对改革开放的政策。尤其是苏东坡等人,还不断在《黄州周末》等刊物上发表文章诗词,影射王安石的废除保守主义的新政。王安石哪能容他放肆,想找辙修理修理他,可是苏东坡倒底也是文播四海,不敢拿他怎么着,于是就想了一计,推出了严打政策,亲自带了800名御林军,分乘五十辆武警京O牌子的车,连夜从开封出发,一路上不开警灯,不拉警笛,摸黑直扑赏红楼。

赶上老苏书读多了迂腐,不顾大宋王朝关于领导干部廉政的三令五申,还敢顶风到赏红楼喝酒,当然被王安石当场拍住。各色人等一网打尽,整个黄州市党政军工青妇六大班子全端。其他人都给了行政记大过处分,罚款白银1000两。苏东坡因为在宋朝作家协会挂职名誉副主席,罚款白银三百两草草了事。可苦了这黄小姐,好歹也是一个才女,居然也被当做容留小姐卖淫、扰乱计划经济为名被送到短松冈农场筛沙子去了。

事后老苏到处托人,也没能捞出来。捞人失败后,老苏大怒,股票被套,三讲被告,现如今小蜜又被抓,心情激荡得不得了,含泪写出这首江城子:(后人为维护老苏的高大全形象,假说是给原配妻子写的)十年(据说是当时宋朝一支股票的名字)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9 条评论

  1. 宋朝其实也很富。

    QUOTE:
    以下为恭小兵的回复: 我小时侯看的连环画以宋朝的题材为最
  2. 和日照香炉生紫烟有的一拼

    QUOTE:
    以下为恭小兵的回复: 还有锄禾日当午
  3. 写的很海皮

    QUOTE:
    以下为恭小兵的回复: 赶紧赞钱请我吃饭啊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