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天啊,5年前我还干过教授呢

天啊,5年前我还干过教授呢

去评论
利己可以,损人不对   文 / 恭小兵
 

    据考:十九世纪末,皖籍名人李鸿章担任直隶总督时,京畿突发瘟疫,死人无数。但他很快就封锁住了这个消息,一直没向当时的万岁爷禀报这个事情,也没告诉其他地方的官员和平民百姓。其后,有俄国首相维特伯爵出面责问李大人,说你为什么不向你们国家的首脑汇报此事呢?为什么不向全国人民宣布一下疫情和其他的预防措施呢?可李大人却非常机智地反问对方,说:我为什么要拿这样的坏消息去烦恼皇上啊?为什么要用这个不好的消息去吓唬各地老百姓啊?言下之意就是耻笑长毛们不识时务。一时之间,倒把那个吹毛求疵的俄国宰相问得白眼乱翻,无话可说。是啊,为什么要拿不好的消息去刺激皇上和各地百姓呢?不过,据说后来的那个俄国宰相,还是极其骄傲地在他的回忆录里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毕竟,我们已经走在大清帝国前面了。


    本文之所以在开篇就提起李中堂的这个事,是因为最近以来,天涯舞文里,有不少同学对资深写手小李肥刀的一个红脸帖子产生了看法。然后在民运明星日捣一乱的亲自率领下,纷纷披上马甲,戴好头盔,举行了一场声势不小的群众示威游行活动。一致要求舞文斑竹出面澄清一个事实:小李肥刀的那个帖子,红脸到底是谁加的?


    好在我们舞文的斑竹毕竟不是当年的直隶总督李鸿章。先是常务斑竹笑看云起出面,向各位游行群众说:同学们少安毋躁,此事有待进一步调查。然后由颇具文学鉴赏能力的特邀斑竹麦小麦出面,摘掉了小李肥刀那个帖子的红脸。按理说,事态进展到这里,结果应该是令人欣喜的。这里所谓的‘欣喜’,不是说肥刀的帖子已经丧失了欣赏价值,也没影射那位神秘的红脸操作者不具备舞文斑竹资格。而是说明了面对媒体和观众,我们舞文弄墨的两位美女斑竹的水平已经超越了当年公忠体国的李中堂。这种进步是非常难得且‘令人欣喜’的。


    天涯红脸,一直是各位写手砖匠们的标志性装饰。从给予到取消,作为当事人小李肥刀,他似乎已经受到了一种看不见的伤害。关于这一点,即使他本人不愿意承认,那我也想代他承认一下。而且我觉得吧,这种伤害还是由内向外逐渐扩展的。一如本次民运活动的领导者日捣一乱所言:‘俺就是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到别人的痛苦之上去,匝地?’面对这样的情况,当事人小李肥刀发出的那个《孔子vs红脸vs红眼以及高跟鞋》,完全可以被我们理解成为是一个不甘受伤者的惯性抵抗。这里我不想替任何人的行为去辩护和开脱,就整个事件的产生以及目前的结局来看,红脸的给予,群众的游行示威,红脸的取消以及小李肥刀的口水,都不过分。问题在于:一旦这种事物成为常态,成为所有舞文写手习惯性的反应,那就一定是个不小的悲哀。


    所以,我们有必要就此问题进行一次比较深入的分析。这不仅是因为天涯舞文在网络中文原创领域内享有盛名,而是牵涉到这个论坛与另外一些论坛之间的较量。综观近期以来,舞文弄墨版面里屡屡出现的一些砖头,口水,互相猜疑,相互诋毁,这些现象出现的简直有些莫名其妙。很大程度上,这也是由一种平常心到急功近利而引发出来的。


    了解天涯舞文,就必须了解它的本质。可以说(就我所知),有段时间内的天涯舞文是非常浩瀚的。那应该是慕容雪村的2002以及他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把慕容雪村和他的《成都》联系到一起来,然后你才能够了解到目前天涯舞文的众多写手们为什么总是要打架。你会知道,当半声叹息开始攻击慕容雪村的时候,他本人又得到了哪些实际性质的好处?对当年半声叹息那样的革命左派,以及现在日捣一乱这样的民运活跃分子,天涯的管理们基本上都采取了一种“全部打倒,一个都不饶恕的”的战略措施。另外,慕容雪村的再次离开,也是舞文的一大损失,这会让一些先前还稍有压力感紧迫感自惭形秽的家伙们无所顾忌,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慕容雪村最终还是走了,这对新舞文内阁的一些施政纲领的重新构建工作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其实,从天涯舞文几千年前遗留下来的各种隐患比比皆是,人们对功成名就的依托和对社区强权的依托是一体的。对作品的依托和对斑竹的依托也是一体的,无须否认。特别是,小李肥刀那个帖子红脸的出现到取消,这个过程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当这种事情在舞文也能形成一种风格并随时能够产生效果乃至效益时,我们就必须承认舞文已经在走一种下坡路。一些人,先是在海南珍珠米和小李肥刀之间的作品问题上产生了一些很有见解的争论,这是好现象。可是由于双方各执一词,且完全忽略了一些问题的本质和负面影响。导致出后来的争论升级,成为了一场纯粹的掐脖子运动,可以说,肥米双方,多多少少的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如果舞文当初对海南珍珠米以及对西安谭易的批判是正确的话,那我们完全可以把问题升华到一个“网络文学到底需要作品还是人气”的这个档次上去。因为人们一旦面对大问题,或者面对这些大问题的本质时,基本上都会退避三舍。这样的话,我们既可以包容他们的人气,又可以成就他们的作品。更可以高高在上地俯视网络其他中文原创论坛。成就(或者说是造就)一位网络明星,这是极能反映出一个社区的综合素质的。


    首先,比如前段时间里,大家在批判海南珍珠米作品以及人品的大会上,很多人只是有些不满意珍珠米那种四处吆喝的做法,这种“有些不满”的心态必然会导致出人们的抗拒乃至反感心理。但假如在这个时候,社区的高层管理们能够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说一声‘每个人混得都不那么容易,大家互相体谅一些’那么后来的小李肥刀就不会那么早地就拍他。就如同很多年以前,当中国文化处于‘中国本位’和‘纯粹洋化’这两种思想的夹缝里,五四悍将周树人先生说的那句话一样,他说‘外之既不后于世界之思潮,内之弗失固有之血脉’。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文化强制性,而是一种正确的引导。


    其次,当学术纷争转化为感情纷争甚至个人性质的利益纷争时,一些很不干净的词语往往会从争论双方脱口而出的。在我看来,问题不在于个性温和的笑看云起也会骂人,实际上任何人逼急了都会骂人。不仅仅是高产高效的海南作家珍珠米会骂,刚刚拿到教授执照的伪学者新潮鲁迅会骂,风韵尤存的伪女权主义者夏蓝馨会骂,从‘韩国整容刚回来的名伶’阿瞳会骂,连平时不苟言笑的新美女作家朱映晓她也会骂了。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当然,偶尔骂骂娘,肯定会有益于骂娘者的身心健康。但是一个总在骂来骂去的批判者,就会显得无能而招人讨厌。作为一名写手,如果无法指着自己的某部作品告诉大家说:这是一部足以让我感到心安的作品,因为它,我今后即使不再出版或者发表任何作品,也没关系。


    当庄羽在网上谴责饥不择食的郭敬明时,我非常赞同春风文艺社代言人时祥选说的那句话。他说一个作家,谁都有长处,谁也都会有短处。因为每位读者的欣赏取向都不相同,哪怕是像我的当事人这样构成了抄袭嫌疑的青春主义美少男作家,他也应该在当今的文坛里霸有一席之地。面对时老师的敦敦教诲,我觉得我们确实没权利对每个人说“你必须这样干”。但我们应该有权利对任何一个人说:“你不可以这样干”。


    第三,由于天涯舞文的各种改革还处于一种尚未完成状,或者即使已经构筑好了一个完全可行的模式,但它终究还只是一纸空文,更不可能是现实意义上的人气与作品的两极分化。这就使得很多批判专家们的批剿文章里,含有了太多个人性质的杂念,党同伐异成为家常便饭,让所有的读者和跟贴者们失去了应该保持的严肃,从而显得十分天真,十分搞笑。


    这种状况出现在香港励志教育片《武状元苏乞儿》里,就是周星驰自持武艺超群,常常欺负其他武术爱好者,后来在一次大规模的文武双项比赛里,因为不识字只好作弊,却被计高一筹的仇人子弟当场揭发,导致万贯家财惨遭朝廷没收,苏家父子流落街头以讨饭维生。所以,众多舞文写手们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确实应该多一些互相理解和相互支持,搞出来一些几万几十万的文字作品谁都不容易,学术以外的任何争吵都是可耻的。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利己可以,但损人就是不对。否则难免不会遇到苏乞儿那样的下场。

至于《武状元》大结局里的苏乞儿如何如何手刃仇敌,抱得美人归,三妻四妾的御赐了金饭碗要起了霸王饭,那都是经过了导演的艺术加工,而真正的现实生活里,像武状元苏乞儿那样反败为胜的成功概率几乎是零。



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