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怀念驴

怀念驴

去评论

100年前的北京城里是能看到骆驼的。

20年前的合肥是能看到驴的。

驴字从马,显然驴是马的亲戚。马是在公园里给人家合照的,驴是给人使唤来拉车的,什么都拉:拉稻草、拉煤球……就是让它拉一堆砖它也没法说:我不干。马路中间驶过一辆神气活现的小汽车,路旁一头驴在主人的鞭策之下垂头丧气地前进,现在是再也见不到这种场景了吧。20年前是前现代、现代、后现代打成一片的时代,人们对种种怪现状倒是见怪不怪的。进了城的驴子们腹下一律绑着一块布。遮羞布?非也,动物有什么好害羞的。那块布的作用其实是兜着驴粪蛋子的。当我对小伙伴说出这个事实的时候,我很是得意并且欣欣然地接受着他们羡慕而钦佩的眼神。

想看驴子也不比非要跑到大马路上,我们大楼顶西边的围墙下有一个棚子,棚子里就有一只真正的驴。它有着跟世界上所有的驴子一样灰色的皮毛、细瘦的腿以及长得像刷子一样的眼睫毛。它每天就那么站着,吃也站着,睡也站着,半闭着眼睛总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重大的问题。它的主人是一个红脸膛、老当益壮的老头儿,深秋初冬了只穿一件劳动布的外套,还敞着领口。有时候驴爷爷牵着驴子到楼前面的草丛里去吃草,驴子的背脊浮现在草尖上,像一带寒山。驴爷爷抽着烟,黑红的脸膛在烟雾背后若隐若现。这一人一驴简直像一首唐诗,或者一幅中国画。有时候驴爷爷指挥着驴子出去拉货,驴子走起路来是一步一顿头的,就像唱戏的人那种颤巍巍的步子。

我一直很想斗胆去摸一摸这只驴子,每次走到跟前却又退了回来。大人说,谁敢摸它,它就撅蹄子踢谁。这个面容温良的动物真的会给我一蹄子吗?我跟驴子常常静静地对望着,各怀心事地对望着。时间久了,它也就跟我自来熟起来,甚至于在我面前毫无顾忌地上演起驴打滚来。先是四蹄一软,然后咕咚一声倒在地上,浑身抖动着就地滚起来,激起一地尘土飞扬。我捂着鼻子赶紧跑开,远远地看到它的脸上带着少有的陶醉和满足的表情。以后我在书上读到用驴打滚比喻高利贷的句子,想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没完没了、越滚越起劲。再后来知道了世界上居然还有以驴打滚命名的糕点,虽没有吃过,也晓得那必是沾了一身碎屑的样子。

这驴子的腿上有一块黑色的疤。老人家说,这说明这头驴子是有灵性的。灵性是什么?老人家又只是讳莫如深地笑着不回答我了。每到夜里,这驴子突然 “吭嗬……吭嗬……吭嗬”地叫起来的时候,我就想:它显灵了!脑袋里冒出许多诸如腾云驾雾、幻化成人形之类的画面。好奇着想要溜出去一探究竟,又害怕着拿被子把头蒙住了。

这头会打滚、有灵性的驴子似乎是突然凭空消失的,有人说被杀了,有人说被卖了,总之最后便不见了,成了我童年记忆中的一个不解之谜。



11 条评论

  1. 热烈欢迎吴同学。 很高兴,与我有同好。喜欢驴。
  2. 看名字我还以为是老于的书评.
  3. 大字版来啦!呃……还要详细介绍自己啊?我的天。小人家住城中金寨路旁,家中有屋没有田,男,未婚,职业:文化工作者,业余爱好:散步,这样可以吗?李老师。
  4. 字是太小,更正一下吧,否则阅读太吃力! 如果是处女作或者是初写的几篇,就恭贺一下,加油啊,比我强!只会读不会写。
  5. 《怀念驴》是我们敬爱的于老师的成名作之一。呵呵,这样的沙龙入场,赞!照例,放挂鞭炮,祝贺开张。
  6. 介绍得不够,还要详细点 打哪来?到哪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田?田里几头牛?
  7. 字太小,一个也看不见。 欢迎新人,呵呵
  8. 哈哈,终于轮到我来欢迎新人啦~~~~ 放鞭炮~~~~
  9. 谢谢李老师,大家好,我叫吴谦,请多多关照!
  10. 欢迎吴谦,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