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09读书记4:浪漫主义的根源

09读书记4:浪漫主义的根源

去评论

 

 

自由主义思想家眼中的浪漫主义

 

以赛亚·伯林(19091997),英国哲学家和政治思想史家,二十世纪最著名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之一,主要著作有《卡尔·马克思》、《自由论》、《维柯与赫尔德》、《俄罗斯思想家》、《概念与范畴》、《反潮流》、《个人印象》、《扭曲的人性之材》、《现实感》等。

1999年以来,译林出版社秉承“激活思想,垒造文明”之精神,着眼于当代学术思想发展的最新趋势特别是经典和新锐的学术观念和学术方法,精心遴选半个多世纪以来国外有影响、有创见的学术著作,陆续出版“人文与社会译丛”,作者多为人文与社科领域公认权威的国际学术精英。迄今为止,该丛书已出版70册,其中伯林的著作8册,超过十分之一,可见伯林的影响力之大。论者认为,伯林“有一种罕见的天赋,能将他在阅读他所赞赏的哲学家、诗人、音乐家和政治家的作品时所感受到的兴奋来激发别人”。

1965年,以赛亚?伯林在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做了一系列关于浪漫主义的脱稿演讲,据说,1975年卸任牛津大学沃尔夫森学院院长一职之后,伯林积累了一堆笔记,计划完成一本浪漫主义的专著,但计划屡屡搁浅,直到1997年去世。后来,伯林文稿的主要信托人和编辑亨利?哈代将他当初的演讲进行了整理,并尽量不作改动,仅仅作适当的句法上的润饰,就形成这本被《星期日独立报》称为“伯林的颠峰之作”的《浪漫主义的根源》。这本书保持了伯林特有的雄浑酣畅的即兴风格,口语化的特色,比较通顺的翻译,使得这本书并不象一般的学术专著那样晦涩难读。也许,伯林的魅力,并不在于思想的深刻,而在于诗人般的激情,用他自己的描述就是,倾泻出巨大的语言洪流:六个多小时的狂热的、不时短路的、焦灼的、气喘吁吁的——在我听来,有时是歇斯底里的 ——讲话

全书共六章,自浪漫主义定义问题始,中经浪漫主义之滥觞、成长和壮大的过程,至浪漫主义的巨大影响终。

在第一章“寻找一个定义”中,伯林开宗明义指出:“浪漫主义的重要性在于它是近代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运动,改变了西方世界的生活和理想”,他甚至认为,“这次革命是西方生活中最深刻、最持久的变化,比起影响力不曾受到质疑的那三次大革命—英国的工业革命、法国的政治革命、俄国的社会和经济革命—一点都不逊色”。接着,他以气势磅礴的排比句式,引经据典,谈到历史上各个时期不同学者对浪漫主义的定义。他并没有给出自己的定义,因为他认为那是不明智的。但他很明确地提出:“研究浪漫主义明确的方法,就是耐心的历史方法;通过回顾十八世纪初期,逐一思考当时的情形,逐一思考哪些因素颠覆了十八世纪,哪些因素的结合和融合导致了十八世纪后期的变化,引起了西方意识的最伟大的变革。”这是他研究浪漫主义的方法论。

第二章“对启蒙运动的首轮进攻”,一开始就给浪漫主义这场革命找到了它的对立面,即启蒙运动乃至西方理性主义的传统。在他看来,浪漫主义对启蒙运动的反攻倒算实际上是对西方整个理性传统的颠覆,启蒙运动只不过是这个传统的新进代表。浪漫主义所攻击的这个大传统,无论基督教的还是异教的,尽管面貌各异,一直坚守着三个基本命题:第一个命题是所有的真问题都能得到解答,如果一个问题无法解答,它必定不是一个问题;第二个命题是所有答案都是可知的,可以通过学习和传授的方式获知这些答案;第三个命题是所有答案必须是兼容性的。简单地说,这个西方理性主义的大传统,就是伯林倾毕生之功要拆解的哲学靶子:一元论(Monism)。伯林便启蒙运动代表的理性传统如何受到攻击开始讲,依次讨论了开始挖理性传统墙角的三个人:法国的孟德斯鸠、英国的休谟和德国的哈曼,并且提出自己的论点:浪漫主义起源于德国的虔敬运动,是“受伤的民族情感和可怕的民族屈辱的产物”,并认为哈蔓是“第一个以最公开、最激烈、最全面的方式向启蒙主义宣战的人”。

第三章“浪漫主义的真正父执”,提出了浪漫主义的父执双亲:赫尔德和康德,这与传统的以卢梭为浪漫主义之父的说法大相径庭。伯林视赫尔德为浪漫主义双亲之一,理由有三。第一点是表白主义;第二点是对群体的归属感;第三点是各种理想之间的不可兼容和妥协。

第四章“拘谨的浪漫主义者”着眼于三位思想家:哲学家康德、费希特和剧作家、诗人、历史学家席勒。他首先继续论述了康德作为浪漫主义另一 “父执”的理由,即康德的道德哲学强调道德存在和意志自由,以对抗外在的自然。这一点得到他两个学生席勒和费希特的坚持和宏扬,费希特尤为突出,他强调了这样一个观念:人是一种不断活动的东西而不只是一个思索的存在。

第五章“奔放的浪漫主义”指出,浪漫主义从束手束脚到放浪形骸,正如弗里德里希·施莱格尔的权威性论述,源于三个重要的因素:费希特的知识论、法国大革命,以及歌德的著名小说《威廉·迈斯特》。伯林从论证这一说法出发,总结出浪漫主义运动中蕴含的两种深刻内涵:其一是自由无羁的意志及其否认世上存在事物的本性,其二是破除事物具有稳固结构这一观念的尝试。“某种意义上,这两种因素构成了这场价值非凡、意义重大的运动中最深刻也是最疯狂的一部分。”

在最后的第六章“持久的影响”中,伯林首先再次强调了浪漫主义所攻击的整个西方传统的根本点,正是同这一传统的决裂,浪漫主义才显现其革命意义。接着伯林说明了浪漫主义与传统主义的区别所在,并从艺术理论、政治学说、历史观、法学理论和音乐欣赏等领域来说明前章所申明的浪漫主义的两个内涵,并将之归结于浪漫主义的本质:“意志,以及作为行动的同义词、作为因其永远在创造而无法被描述的人;你甚至不能说它在创造自己,因为没有自我,只有行动。”这句话译得有点拗口,简单地说就是:不可言传而奔涌不息的意志以及永恒的创造活动。点明这一核心之后,伯林通过存在主义、施蒂纳和尼采、法西斯主义等说明浪漫主义的根本要旨如何在其后的思想中继续发挥作用。伯林其实并不太喜欢这些秉承浪漫主义本质的思想运动和思想家,用他在访问录中的语言来说,这些思想家的思想或许是“深刻的”,但不是他“喜欢的”正确道路。他自承心仪自由派的屠格涅夫,而与“太黑暗、太恐怖”的陀思妥耶夫斯基“没有共鸣”;在他看来,罗素、胡塞尔和维特根斯坦的哲学是正路,而尼采、萨特和海德格尔则“步入了哲学歧途”。在全书最后,伯林不动声色地说,浪漫主义给我们留下了很多,但它的结局“是自由主义,是宽容,是行为得体以及对于不完美生活的体谅;是理性的自我理解的一定程度的增强”。 “这些和浪漫主义的初衷相去甚远”,正如中国的俗语所说:“无心插柳柳成荫”,自由主义成了浪漫主义结出好果子。

这最终的结论,正是伯林暗自得意的地方,他借浪漫主义的研究回到了自由主义和多元论者的归宿。据此,可见思想家伯林如何透过思想史阐发自己的思想立场,如何透过自己的思想立场解说思想史,一切资料和研究为我所用。这,应该相当于鲁迅所说的“拿来主义”吧。

 

《浪漫主义的根源》,[英国]以赛林·伯林著,亨利·哈代编,吕梁等译,译林出版社20081月出版,定价18元。

书影:

http://ec4.images-amazon.com/images/I/410ffiXhKML._AA200_.jpg

 



6 条评论

  1. 很八卦的问一句,你买书需要征得夫人同意么?

    QUOTE:
    以下为段海的回复: 很认真地回答你:不需要。
  2. 卢梭的《忏悔录》《漫步遐想录》读过,再读雨果的《悲惨世界》和别的几部法国小说散文作品,外加10年的《读者文摘》,这是我关于西方浪漫主义文学的全部家当。

    QUOTE:
    以下为段海的回复: 呵呵,也不少了。
  3. 似乎看过他的一本传记,内容全然不记得了。似乎短篇不少,大部头的不多。

    QUOTE:
    以下为段海的回复: 伯林传是加拿大一个作家写的,还是很不错的。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