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两个好朋友

两个好朋友

去评论

一个是鸭子,一个是鹌鹑。

鸭子是先出现的。

夏末,我去城郊呼吸新鲜空气,在一片水塘边遇到浩浩荡荡的鸭群。小家伙们全身披着淡黄色的羽毛,当真是“乳臭未干,黄毛未退” ,红嘟嘟的小嘴发出滴溜溜的叫声,仿佛受一种秩序支配似的挤挨在一起。我见四下无人,心里产生了邪恶的念头,抓起一只塞进我肥大的裤袋里,那儿便鼓起一个卡其色的大包。然后人鸭一起逃离作案现场返回城中。

我拖出一个纸盒,把小鸭放进去,并摆了些菜叶,将这一套装置放在了厨房里。晚间,我上床后,黑暗中不时传来一阵奇怪的“笃笃”的声音,叫人半是惊恐半是烦躁。于是蹑手蹑脚地抄起长笤帚,四处寻找这奇怪声音的来源。走到厨房门口,那声音忽然消失了,待我要离开,它再次响了起来。就是这里!我打开锁,猫进去,静候了好一会儿,终于发现那声音来自放鸭子的纸盒。打开灯,那小鸭呆头呆脑地望了我一眼,又昂起头,一口气地向纸箱板发起新一轮的攻击。这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只好撤除了纸箱,让它直接打地铺。

白天,我把鸭子放出去,它毫不认生地扭着屁股在门口游荡,简直是卖俏一样。它走过草丛,走过水泥地,走过人家门口,走到小水沟那边,嘴巴伸进去,脖子养起来,咕嘟咕嘟地大口饮起水来。天地那么大,它是没空搭理我的。除非我把碎菜叶子放在它面前,它才向我追过来。

响晴的午后,我在塑料盆了放了一盆清水,然后拎起鸭子放进去。它于是把这一方水面幻想成缩小号的池塘,一边叫着,一边游了起来。城里的小孩子大多没见过真的鸭子,见了这奇特的小动物,纷纷围过来,怯生生地唤着:鸭子,鸭子。

而鹌鹑是秋天里我妈妈买菜途中在菜市场拣来的。

所有的鹌鹑长的都是一样,像麻雀的亲戚,又像迷你的芦花鸡。这只鹌鹑的翅膀被剪去一圈,因此失去飞禽身份,永世只得在地上行走。我把它跟鸭子一起养在院子里,同吃同住。时间久了,它们竟培养出一种朋友般的情谊来。

鹌鹑起初是有些高傲的,总是急匆匆地走在前面,对鸭子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已经变了声的鸭子好不容易有了个伙伴,是一心要巴结鹌鹑的,便总是连声地嘎嘎叫着,亦步亦趋而且甘心情愿地做着鹌鹑的跟屁虫。它的体形越来越肥胖,扭动起来是颇不易的,鹌鹑用它小小的眼睛目睹了这一幕,大约多少动了些恻隐之心,以后便渐渐地放慢了脚步。没多久,它们几乎是同进同出、形影不离了。找不到它们中的哪一个,没关系,只要抓住一个,另一个便会立即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钻出来,如临大敌似的大叫起来。然后我放下,它们便很有默契地沿着固定的路线自己走到院子里的小窝去,并排坐在一起。它们或许是有一番交谈的,可惜我听不懂罢了,我只看到,渐渐暗下来的天光里,它们呈现出一种相互温暖的依偎姿态。

那年的冬天提早来到,每天我都担心它们会受不了严寒,被活活冻死。然而每天早上打开院门,鸭子和鹌鹑都精神抖擞地出现在我面前,一起享用早饭,一起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接近立冬的一天早上,我照例打开院门,把装着剩饭的盆子摆在地上,两个小家伙一个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冲上来大吃特吃。怎么了?我向它们的小窝走去,看到鸭子睁着无神的眼睛呆呆地站在地上,旁边是死去了的鹌鹑。

鸭子从此便很少再发出那刺耳而欢乐的嘎嘎叫声,整日只是失魂落魄地蹒跚着,走几步便一屁股坐下来,像一个遭遇了心灵重创的人那样,奄奄一息。

妈妈原先预备用这只鸭子制成一只肥美的咸鸭过冬吃。然而到了鸭子死去的那一天,它已经瘦得只剩下一副皮包骨头了。



21 条评论

  1. 两个被限制了自由的生灵呵~~
  2. 小时候在农村,见到刚刚出壳的小鸡小鸭,先是肉红色的一小团,然后站立注,湿漉漉的,再是毛茸茸的嫩黄小球~~~30多年过去了,看到这篇文章,真又是如在眼前啦!
  3. 伴侣也如是啊!可是真正的伴侣也难寻啊! 哈哈,喜欢你的风格,多勤练、多精看!
  4. 还让不让人吃鸭子了?真过分啊!
  5. 看了这个文章,真觉得生活中的情趣真多啊,活着很有趣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