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猪的下午(附创作谈)

猪的下午(附创作谈)

去评论
小镇的下午很静,整个小镇一下午竟然没发出一个声音,小镇的人似乎都被蒸腾升空了。我托着腮帮,搬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院子的角落里有个猪圈,一头母猪刚被爹放进猪圈,公猪就开始咬着母猪的尾巴。我看得入神,忘记了爹什么时候离开了院子。包括那个女人。女人进了我的家,看着我,说:“你爹呢?”我看到公猪用嘴舔着母猪的屁股,我咯咯地笑。女人又说了句:你爹呢?公猪开始向母猪进攻时,女人就拍着我的头说:“咋了,你爹呢?你不认识我,我是你三婶

我把眼睛的一点余光扫向了女人,甩出一句话:你真不要脸!这句话像巴掌甩在女人的脸上。女人要揍我,在我面前像条疯狗一样来回甩着两只手,那两只手怎么看都像狗的尾巴。公猪趴在了地上,朝着我的方向。半晌,女人张了张嘴,但又合上了。我看到女人的舌头伸得又大又红,像夏天里的狗伸舌头一个德行。女人说:“我是你娘,我是你亲娘。”

我托着腮帮,看到了公猪尿了泡黄黄的尿,之后尿从猪圈里流向了粪池,母猪就用嘴去舔。“好啊,你竟然到我家里来了,还敢到我儿子面前乱说!”一个女人又进了我的家,大老远就大呼小叫的,也像一条疯狗。那女人一进家就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要我拿板凳打三婶,我说:“娘,我知道了,你怎么出去那么长时间。公猪都尿尿了。”之后,我又托起腮帮,换了个位置把板凳放下,看着公猪母猪。我背对着两个女人,从我的背后传来厮打声,娘老是叫着我的名字,要我帮她打三婶。我有些烦,就用手塞起了两只耳朵。我什么也听不见。公猪换了个位置又尿了泡尿,母猪也换了个位置又用嘴去舔。我咯咯地笑,我的手有些麻了,于是松开手转了下身。这时,我看到小镇的人都围到我的家,小镇的人似乎一下子从天上飞来从地底下钻到我家。我家院子里的声音简直要沸腾了,大家有说有笑地看着我娘和三婶打起来,大家都说,我爹在没和我娘结婚前就干了三婶,然后生下了我。这样的话,此时传得一浪高过一浪。终于,娘冲出人浪,到我面前拽起我,让我去拿菜刀砍死乱说话的人,还要把三婶也给砍了。我挣脱了娘拿着板凳又换了个角落,静静地坐下。我把头朝着猪圈的方向,托着腮帮。娘在我面前把两只手甩来甩去,我用手塞起两只耳朵。这时,娘就在我面前消失了。据后来我听说,娘这是去拿菜刀了。但娘没砍死一个人,也没有砍到三婶,反而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指头给碰破了我坐在板凳上看着公猪母猪,终于我的视觉疲劳了,我就仰望天空,那天空啊,就有一架飞机刚刚飞过,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云彩也跟着划出一朵朵的白圈,像公猪的尿一样,所划之处便留下一片清晰的痕迹。娘又跑到我的面前,把菜刀硬硬地塞在我的手里,说,去砍死三婶我说:“嗯!”说完,我接过娘的菜刀放在地上。我把板凳又挪动个地方,托起腮帮,继续看着公猪母猪娘哗啦一下哭开了冲向三婶,我家院子里也一下子达到了空前高涨,我甚至听到了雷鸣般的掌声。娘和三婶在院子里互相撕对方的头发,娘一激灵就把三婶的裤子给撕破了,三婶又大又红的裤头便映现在了我家的院子里。我又听到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还有口哨声。三婶提着裤子跑到我的面前,提起我的衣领说:“我才是你娘,我是被你爹强奸后才生下你的,你去给我砍死那个婊子。”说完,三婶又把地上的菜刀塞在我的手里我说:“嗯!”之后,我把板凳又挪动了个地方,把菜刀扔了很远很远。我托着腮帮,看到公猪早已呼噜大睡了我家的院子里也似乎一下子就静了起来,跟放闷屁似的,只能闻到臭却听不到声音。还好,我爹这时回来了。我爹来了,院子里又开始热闹起来。紧接着是一声紧似一声的雷鸣般的掌声我转下了身,拿起板凳抱在怀里静静地看着爹。少顷,娘和三婶同时扑向了爹。两个女人张开了大嘴,在爹的身上到处乱咬。我咯咯地笑,我看到两个女人撕破了爹的裤子,要把爹的家伙给咬下来。院子的人也跟着我一起笑起来爹最终跑到我的面前,爹说:“你是我的种,你拿菜刀砍死这两个娘们,快点,快点……”爹的话一说完,我拿上板凳坐到了最远最远的角落里,托起腮帮,我看到公猪母猪欢畅了起来爹骂着我,我转身看了他一下,然后又漫不经心地托起了腮帮半晌,爹拿起菜刀冲进猪圈将公猪母猪都砍死了。公猪被一砍两半,但一滴血也没流,地上流淌着很多又黄又骚的尿我大哭起来,一阵又一阵杀猪的声音从我家的院子里传出去,传到小镇上,然后就蒸腾升空了.

掂量掂量(创作谈)

没事的时候我喜欢掂量掂量,天南海北的掂量。例如,我常常把同是后的写作者一起掂量,像韩寒李傻傻他们是整了一部又一部长篇小说,而我的小说却一天比一天“老”起来,一天比一天“慢”起来。于是,心态失衡,恨不得一天之内就得写出好几部长篇小说大学里我第一次到报社打工时是干实习记者,那时我常在心里掂量,要是自己也能做名记者该是多么好的事。掂量来掂量去,实习结束我的记者生涯也结束了。大学毕业时就喜欢上了掂量毕业证。在大学三年里,学的是物流管理专业,却从来没有认真学过一门课程。所以,毕业时我只拿到了半个毕业证那时我常常掂量着,我能做什么,我该到什么地方去打工?掂量来掂量去,自己又无奈地贱卖于一家广告公司做广告策划。那时仍然没放弃写小说,卡夫卡他们都能忍受住孤独,毕生创作,我呢?无法给自己好的定位时我就瞎掂量,只要写作一段时间之后我总会不断否定和怀疑自己,然后一切创作就停下了。这个时候,我很恍惚,精神迷离,我有种感觉就是自己快要完蛋了,什么也写不出来我还瞎掂量,觉得巴别尔等大家们的书之所以禁而不绝,是因为那些小说的确是精品——那些大家们总能在怀疑否定自己之后立刻悟出凡人所不能悟的想法和道理现在我也常掂量,时间久了,心态就平稳了许多。也不去想后的那些天才们了,浮躁自然少了些许。但我可以掂量出来,小说是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在小说的每个阶段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曲折、心理挣扎、哭泣,也可能产生轻生的念头但我知道,只要你给他一个出生的权利,那么他就会成长为一个人。活着的力量比什么都顽强。(请勿转载,刚接某杂志主编电话,让写的创作谈,说一起发表。我想,发表了还有银子吧)



6 条评论

  1. 想问一下是哪个杂志的主编?呵呵。
  2. 让故事隐在叙述语言的背后,喜欢这种风格。那种不动声色的冷酷感,让人着迷。
  3. 我就喜欢看农村题材的小说.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