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洗澡行家

洗澡行家

去评论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写道:现代人分为三个等级:“劳动者、思想者、有闲者”,对应的生存状态分别是“劳碌生活、艺术家生活、风雅生活”。我小心翼翼地掂量了一下,像我这样每天在无数俗事杂事纷扰之下劳碌生活的人,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劳动者,偶尔有些附庸风雅的精神活动,从未达到有闲的地步。有闲对我来说就像挂在高枝上的果子,看得见,够不着。

周末晚上,饭后,我提议去唱歌,小刘摆了摆手表示拒绝:“老是唱歌也没什么意思,我们去浴场洗个澡吧。”我脑海里立即浮现出金碧辉煌的大厅,如瀑的灯光从璀璨的吊灯上倾泻下来,制服笔挺的门童朝进门的客人深深鞠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得近乎失真的笑脸。趁此机会到那个纸醉金迷的世俗梦里走一趟也是好的。

进入浴室,突然有眼睛不够用的局促感,除了占据了浴室大半空间的浴池是我熟悉的装置,环绕周围的密室、向日葵般的淋浴喷头对我这个初入浴场的新手来说都是陌生而异样的。好吧,那就凭直觉行事,先淋浴再浸浴,总没什么大问题吧,难不成洗澡还能洗出什么花头精来?于是走到喷头下淋湿全身,抹上洗头膏沐浴液,正要摆开架势准备大洗一场的时候,小刘走过来说:随便冲一下身上的灰尘就可以了,现在下池子好好泡一泡吧。我赶紧冲掉泡沫,拔腿迈向碧波荡漾的池子,先在温水池里泡了一会儿,转入热水池,池壁有汩汩的水流,状如泉涌,小刘示意我躺下。在他地盘这儿,我就得听他的,所以我索性把他的话当成说明书,按着步骤来,也省得自己动脑子。为什么说浴场是他的地盘呢?因为他是扬州人。扬州最出名的就是“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我拿这典故问小刘,他带着自豪的神色说:那当然,我可是从小在水里泡到大的。我根据他的指点,在出水的点躺下,肩、腰、腿被水流冲击着,顿时有飘飘欲仙感腾云驾雾感,日日伏案导致僵硬如钢钎的脊椎慢慢地软化下来,像一条随波逐流的海带一样。

这么泡了一会儿,我问小刘:哪个项目可以排毒?他指了指右手边一处房间。我兴高采烈地推门进去,只见里面烟雾缭绕,如同毒气室。呼吸困难起来,但还是坚持着,浑身所有能冒汗的地方都在冒汗,快要虚脱了才赶紧爬出来,重新回到池子里全身补水。待了一会儿,又去桑拿室,如同进入炼狱般接受炙烤。挨个体验完了那些房间,我坐下来用清水冲洗身体,问小刘:咱们差不多了吧?他笑眯眯地看着我,说:我才刚刚开始啊,等会儿好吗?我没有听错,他说的正是:刚刚开始……接着他就指着我的耳后、肩膀、肋下,说:你确定这些地方都洗干净了吗?那正是我平时从来顾及不到的卫生死角,赶紧从头再来,一点一点地冲洗起来,一面感慨地对他说道:原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不会洗澡的。

更衣后走出浴场,看看钟,已经过去了三个钟头。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来洗一个澡,在我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于有闲者来说,或许时间就是要花在这些风雅的事情上才有意义,这么说来小刘不但是洗澡行家,还是个真正的有闲者。


4 条评论

  1. 嗯,学洗澡,学休闲,呵呵. 不能把洗澡只看成洗澡,还是一种休闲. 如同人们在外面吃饭,不光只是吃饭,还是一种交际. 洗澡本身很中性的词,由于某些洗浴场所暴露出一些光怪陆离的事情,于是洗浴休闲被多数人套上了色情的光环.遭许多人嗤之以鼻。前阵子网上爆出马鞍山市政府要做"水文化"的新闻,随后被多数网民一顿好打,挨打理由大致是网民认为这是该市政府要发展洗浴色情业,来促进地方经济发展. 呵呵,我觉得马市政府好不冤枉。因为,去年12月中旬我到马市出差,马市的同学就请我去一家大型洗浴中心洗澡的.说实话,没去之前,我很犹豫,两个女孩子晚上到洗浴中心洗澡?因为之前我个人对洗浴业的印象和多数人一样,并不好.自己从来没敢进过洗浴中心.但同学一番好意,也不好推辞.于是就跟着去了.到的好象是一家叫翠林的大型洗浴中心.去了才知道,许多事情并不象我们想象的那样鬼魅。里面男女老少都有,洗澡、按摩、自助餐、看电影、喝茶、打牌、上网、休息等等都可以,大冬天外面好冷,三四十元一个人可以在里面暖暖和和连吃带玩地呆八个小时,也很划算。 可见,许多事情不能人云亦云,要亲自体验才好。 当然,与事情不能的棒子打死一样,事情也不能全看成是光亮的。要全面、辩证地看问题。呵呵。有点拽。敢紧戴个钢筋锅在头上,免得被拍受伤.[emot]8[/emot]
  2. 洗澡是最近五六年来最流行的休闲方式了。
  3. 最让我不理解的新兴行业,其中之一便是形形色色的大浴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