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夜班与早饭

夜班与早饭

去评论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还挺喜欢上夜班的。能追古抚今之类的原因暂且不表,最实际的原因:上夜班改变了我不吃早饭的恶习。

其实我是个从善如流的人,当然知道不吃早饭的种种弊端,但是,由于自身某种难以克服的弱点,说白了,就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一定嗜睡,我总是和早饭失之交臂。而上夜班就不同,下班的点儿,就是早饭的点儿,饿了一夜,想不吃都不成。

自从看了陆文夫的小说《美食家》,我就对其中“吃面要吃头汤面”的理论推崇备至,一直想去试试,想了很多年。可以前,这“头汤面”对我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上夜班的第一天,我就干了件大事,了却了这桩长久以来的夙愿。

那时候节目刚开始,录播结束的时间比较晚,下班已经快六点了,我和另外两个女孩立马直奔007牛肉面,头汤面,一人一碗。真是千真万确货真价实的头汤面啊,我们去的时候,人家还刚生火呢。果然跟平时吃的不一样,牛肉够新鲜,面条够筋道,汤嘛,当然够清爽,把我们仨吃得那叫一个心满意足,而从此,“头汤面”在我们之间也成了个典故。

这还只是个开始,接下来,我们上夜班的全体人员就群策群力,开始满大街地寻找在夜半时分能吃到热汤热水的地方。当时是冬天,不象夏天,有这么多选择。最初,永和豆浆、全家福这样的24小时快餐店是我们的首选,可没过多久反正我就到了一想起蛋饼的甜酱就想吐的地步。

不成,还是要回归国粹,我们又打起了蜀王的主意。蜀王也太不与时俱进了,完全不照顾我们这些“新鲜都市夜归人”对火锅的热爱,只有火车站的店是通宵营业,虽然远了点,但距离不是问题,可店里的火锅只营业到三点,就让我们难以接受了。于是,每次我们都要派个能说会道的小姑娘,在提前打的订餐电话里,好一通软硬兼施,诚恳地教育他们顾客的要求应该就是他们的追求等等等等,还好,每次我们都能如愿以偿。所以那段日子,在凌晨的蜀王长春店,经常能看到十几个人,围着长条桌,准确地说,是围着几个小火锅(为了省钱,哪能一人点一个啊,又不报销),在服务员哀怨的眼神中,大吃大喝。好在后来,长春店的人也认命了,再没跟我们说过火锅营业到几点的话,有一年春节,我们栏目的年夜饭,不,应该是“年早饭”,还是在那里吃的呢。

还有六安路的早点摊,省政府后门的小吃店,古井的24小时面馆,也是我们为数不多的可去的地方。

和另一组上夜班的同事,我们还常交流,找到了什么好吃的地方。据说,他们那一组曾有集体在商之都旁边的清真饭店等人家一开门就冲进去,每人吃了若干个牛肉包子的壮举。

还在那一组蹭过一顿早饭呢。是前年的圣诞节。百盛做促销,通宵营业,简直就是专门为我考虑的,虽然我那周休息,可时差没倒过来啊,12点以后精神着呢,就抱着闲着也是闲着的心态去逛了一圈。

收获颇丰还是意犹未尽,打电话一联系,那组同事在蜀王过圣诞节呢,没等他们说第二遍你来吧,就兴冲冲地赶过去,一边分享着他们的早饭,一边很不善解人意地对这帮刚结束艰苦工作的人描述了一番我在商场的所见所思所感,而导致的直接后果,是他们在第二天下班后,也抓紧促销的最后时间去百盛血拼了一把。:)

上夜班的日子,早饭也成了我与人交往的重要窗口。经常接到电话,很久没见啦,什么时候见个面啊,我通常都自然地接上一句,没办法,上夜班,要不我请你吃早饭吧。而能接受这样的建议并付诸实施的朋友,那才叫“铁”啊。

现在,下班的时间比以前早了些,四点左右就能到家,是牺牲睡眠时间还是吃早饭就成了一个必须考虑的问题,象以前那么壮观的集体“寻食”的机会少多了,一个人在回家路上吃份牛肉沙锅或者饺子什么的时候多了。还挺怀念那时候的热闹呢。

说得轻松,其实吃东西对上夜班的人来说,是件大事。因为饮食不规律,同事有很多胃不好,加上到半夜,真的会很饿,所以,就算不一起吃早饭,大家也会带点饼干、蛋糕之类的东西到办公室。

前段时间,中心出台规定,在机房、非编室不能吃东西,违者要巨额罚款,这是为了保护机器,可在栏目开会讨论要严格执行这条规定的时候,一位很有原则性的老师说,干脆,就规定上班期间不能吃东西,办公室也不允许。当时,我立马忘记了要“温良恭俭让”的美德,冷冷地说了句:“某老师,你是没上过夜班吧?”同时,还配合着扔去了凌厉的眼神。还好,在其他同样上夜班的领导的圆场下,事态没有进一步扩散,同时有了令广大群众非常满意的结果。:)

民以食为天啊,我一直认为这句话是真理,我也一直认为,爱吃的人,是热爱生活的人。所以啊,上夜班,更要好好吃早饭。论证似乎不是特别合乎逻辑,就这样吧。



8 条评论

  1. 熬通宵吃早饭,我记忆最深的是

    1、大学通宵看球赛,好像是冠军杯;或者通宵打游戏,然后一早飘飘的回到学校北门的早点摊,天麻糊亮,老板刚生火,等着吃第一锅锅贴和稀饭。

    2、毕业没多久,经常和同学KTV一夜,然后在清晨十分满大街找早点摊,记得那个时候只有“日月明”等为数不多的KTV场所,自然早点摊多光顾的是六安路附近的~

  2. 貌似你去的地方,消费都很贵的,我平时就在面点王解决了。芜湖路的兰州拉面有一段时间没去了,关键是两个饭搭子不太喜欢面……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老大,面店王很早就关门了啊,那时是栏目刚开播,大家凑热闹,现在已经很少了

    那家兰州拉面味道不错:)

     

  3. 007牛肉面,我好想吃呀!

    北京的面条除了榨酱面,就是扁豆焖面,要不就是马兰拉面好无趣呀

    我下个礼拜我就回合肥,我要吃一碗007牛肉面!

  4. 爱它,就是把它吃完。这是我听一个台湾人说的。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