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告诉你们生病的人有多可怕

告诉你们生病的人有多可怕

去评论

 

 

 

请让列宁同志先走——以小说的名义。

 

1

我拐出爱尔眼科医院的时候,迷迷糊糊正赶上一场车祸。一辆自东而西的摩托和一辆自西而东的轿车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呢就在望江路中间撞上了。这一下可不得了,整条望江路的人们先是条件反射似地向后向周围猛退,在意识到自己胳膊腿儿一点儿没少时,立马撒着欢儿围到交通事故出事点去看热闹了。

年纪小点儿的大喊我操,怎么这么正,怎么就这么正?车祸都被我赶上了。年纪老点儿的就张开缺牙的嘴唠叨这地方犯邪,溜平的大道怎么就撞上了呢?前一个月也是这么一回,简直是一模一样,唉!唉!还有一个老太太在满人群乱钻,边钻还边喊谁看见我假牙了,谁看见我假牙掉哪儿了?我告诉你们,哪个龟孙子要是踩了我的假牙,我跟他没完。

几乎满马路的人都围到了车附近,我在路一角孤零零地站着,好象专门儿是给他们做对比的。他们在那儿说呀叫呀,热情地打闹呀,仿佛是正月十五的闹花灯开始了。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会那些渗到他们脚底下的血,没有一个人去管一管两辆车上的人的死活。操,这倒霉社会。

我停了不久就离开那片喧嚣走了。我自己已经够倒霉的了,也懒得去管别人的倒霉事儿。要是在今天上午,我一定会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来,怎么说我也是一名都市报记者,我有义务为这个社会承担点什么。而且不管怎么说,人命关天哪。可是现在是下午,现在我一点儿情绪都没有了,现在我只是想着自己的事儿,想写一份遗嘱,想大哭一场,想这辈子我还能看几场车祸了。人生多奇妙,仅仅隔了一个中午,我就彻头彻尾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2   

打车回家,敲了几下门,老婆把门打开,第一眼就看到她正抱着孩子喂奶。我一下子火就上来了,我说这幸亏是我敲门,要是别人敲门,还不他妈全让别人开眼了?老婆把拖鞋往我脚底一摔,一边转身往里走一边喊你穷叫什么?也不看看你儿子嘴多大,还让别人看?他一口咬上来,看也就能看到他一嘴大牙,能看见个屁。

      

老婆边说话边把孩子嘴给拽下来,把孩子放到床上,盖上层薄被。我儿子不情愿地两手乱抓两脚乱蹬几下,看见他妈一点儿同情之心也没有,只好作罢。鼓着嘴,“吧嗒”放小鞭一样地也不知给我还是给他妈来了一个屁。

      

老婆右手象征性地在鼻子底下挥了几下,说饭都摆到桌上了,你快去吃吧。然后她走到洗手间扭开水龙头。我随手就把采访包往地板上那么一扔,自己坐到了饭桌前。听到从洗手间传来的“哗哗”的水声和被手腕打断时发出来的声音,继而是打香皂所产生的腻滑声,最后“吱”地一下扭水龙头声,就万籁俱寂了。

      

老婆走过来时还弹了一下右手的水珠,等瞅到我坐着一动不动就开口了,喂我说,不能那么小气吧?多大点事儿就拿出这样吓我?告诉你我什么都害怕,就是不怕吓。你看看能不能把我吓死?

      

我瞅了她一眼,说谁他妈爱跟你生气?把自己还当宝了?我是为自己的事发愁。

她愣了一下,走到我旁边坐下了。到底怎么回事?她说,又喝多了?

还记得我前两天眼疼么,又发麻又发酸的?我今儿中午去医院了,你猜怎么了?

怎么了?白内障还是近视眼?

三号眼疾!我完了。我这辈子就这样完了。

      

老婆听完了,“啪”地一声,右手狠狠地砸在桌子上,左手指着我鼻子就叫马前进我告诉你,你以后少跟我搞这一套!你他妈装什么?小样儿你,上回回来告诉我你得了肺癌,把我耍成什么似地。弄完了你告诉我是故意考验我,还试试我对你忠诚不忠城?我告诉你,上回我都想拿刀把你劈了,为了孩子我算把这口气吞了。这回你又来了,怎么还没完了你?

不是,这回不一样,这回是真的。

你给我滚。老婆两手把饭桌上的碟子碗筷什么的使劲一抹,全抹了下去,等转回来时头发也已变了样,盘好的发髻不知什么时候给扯了下来。“马前进你马上给老子滚!告诉你我这一辈子还有下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

这回我是跟你说真的。

你快点滚,我数数儿啦。一……二……二个半……

老婆回身冲入厨房,抽出一把菜刀,往旁边虚砍一下,然后瞅着我,你走不走?你走不走?我没辙,只好举起双手面对着她慢慢往门口退。退到门口时,我刚抽出锁头,她就一脚把门踢开了,紧接着我就像一个被丢至垃圾桶的苹果一样被推出了门。在“咣”地一声门紧紧关上时,我肚子底部忽地涌出一股怒气,我嘴对着门缝往里喊了声:王小丫我*操*你*妈。我儿子清脆的哭声这时旱地拔葱一样地响开了,这小子打小就只向着他妈,从不帮我。

      

我气急败坏地转过了身,却被一张歪曲的大脸吓了一跳,等定下神来一瞅原来是邻居李大妈。李大妈一脸坏笑地说,怎么了,小两口子又吵架了?我知道李大妈的为人,我知道明天一早我的丑态就会赤裸裸地来往于附近所有人的嘴里,而那所有的内容都将由这张嘴来送出。 

小马啊,小夫妻吵一吵没什么事儿,当年我和你大爷……

我一把就把她给拨开了,刚跑下一层楼梯我就对着她喊,李大妈我也*操*你*妈。

    

2

我下了楼实在无处可去,就跑到马路上,打了个的,回报社去。车到望江路时,司机向我搭话,知道么哥们?今儿这儿刚刚出事,一辆摩托一辆轿车,俩司机全死了。这儿刚才热闹了老长时间了,看那儿,看到了吧?看那血流多少。要不怎么说宁等三分,不抢一秒,这开车就是危险啊。我要不是下岗了,可不干这险活儿。

 

死就死了呗,谁他妈早晚不都一死。

行啊哥们,司机咧开嘴嘿嘿地笑着,怎么整得这么潇洒?受什么打击了?

知道三号眼疾么?

知道啊。那不是最近不长时间才传出来的吗?听人说得那病后,眼先是疼那么两天,然后一个礼拜之后,眼珠“叭”地就一齐爆了,这眼珠一爆不知怎么能把血管给弄坏了,完后这个人就闭眼死了,要多惨有多惨啊。不过听说染这病的一千万人之中只能有一个,还不传染。肯定是上辈子做尽缺德事儿了,这辈子才能遭这种报应,这就叫老天长眼啊。怎么了哥们?你不是得这病了吧?

      

啊,我?哈哈,哪能!我尴尬地笑了笑,同时恶狠狠地诅咒他生儿子没屁眼,也遭上一顿报应。在前兰宫那儿给我停下吧。我对司机说。

    

3

一进报社大厅,老吕就走了过来,呦,马前进,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来来来,我把棋盘给翻出来,咱们再杀一盘儿,我就不信赢不了你。老吕是报社看大门儿的,爱好下象棋,就是手太臭,我中午上医院前在他那儿和他下了三盘,都是几分钟就搞定了。吕大爷,我今儿没心思跟您下了。我可没几天活头儿了,我得了三号眼疾。我跟他说。

什么什么?什么眼疾?

就是最近传出来的那种眼病,电视上报过,得了这病俩眼珠先爆开,然后整个人就没了。

什么什么,眼珠子还会爆?

是的,先爆眼,后死人。

我说小马啊,你这样就不地道了。大爷我岁数是大了点儿,但是我不傻。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玩意没听过?还就是没听过眼珠子还会爆。你不想跟我下棋就直说,编出这些东西来糊弄我,你当我这好几十年都白活了?

瞧你那蠢样还真是白活了。

     

我平时对谁都算是挺有礼貌的,对这看大门的老头也一样。可是一想自己反正没几天活头儿了,就什么话都敢说了。老吕气得嘴乱哆嗦,胖嘟嘟的脸憋得通红,右手半举在空中,作出又想打我又不敢打的样子,最后晃了两下又放了下去。

 

4

正好这时候部门主任王青山从外面走了进来,老吕一把拉住王主任,嘴嘟哝着老半天才说完这事儿,我在一边儿冷眼瞅着,心里感到憋气。本来得了病就够烦的了,家里老婆要砍我,没法儿呆才来报社来躲清净,谁知还没进门呢,遇上这老家伙给墨迹上了。

      

小马啊,主任开口了。在开口之前照例干笑两声,这家伙最近越长越反动,脏活累活老往我身上派,我早就瞅他不顺眼了。小马同志,我知道你最近工作很疲惫,可是你如果要休假可以提嘛,虽然不大可能给你假但领导毕竟会去考虑,何必装什么三号眼疾来吓唬人呢?哦,要博得大家的同情啊?

滚你妈的蛋吧!我一拳就把他那张话还没落音的嘴巴给打歪了。

你,你,你,我,我,我……他妈的你个小王八羔子!你敢打我?王主任大哭起来,保安保安,保安在哪——楼内的两个保安像两只大狼狗一样训练有素地跑了出来。在看到打人的是我后,他们愣了一下,可是王主任的哭声仿佛把我变成了一块肉骨头,他们恶狠狠地朝着我呲着牙扑了过来。还有老吕,这个死老头,也摆出一副要帮忙的架势,他们几个排成一个弧形包围圈,捧着肚子,笨拙地朝我涌过来。

      

我赶忙转身逃了出去。暮色来临的时候,我又满脸茫然地出现在报社楼下。从这里走出去会有三条岔路,我想都没想地就选择了右边。沿着它一直走,就是天鹅湖。我并不想到湖边去,可仍然还是朝着天鹅湖那边走了过去,带着悲伤与绝望,带着我一礼拜后就会爆炸的眼睛。我就这么干净彻底地消失,消失到谁也猜不着的地方,到死了也要和你们捉迷藏。去你妈的死医生,去你妈的王小丫,去你妈的李大妈,去你妈的吕老头,去你妈的王主任,去你妈的大狼狗,全都去你们妈的。

 



6 条评论

  1. 小兵的痞风……在追赶王朔啊
  2. The Silent Shard... This will likely possibly be fairly helpful for many of one's work I intend to do not only with my web site but...
  3. 写照!有意思 你的?社会的?有些爽
  4. 看到第一句我就想到那句:列宁同志已经不咳嗽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