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美食 »  » 海妖的歌

海妖的歌

去评论

海妖的歌

大嘴客

 

前几天买了几本书,一本叫《海妖的歌》。一个叫Patrick  Voillot的老外写的,里面讲了西方关于海妖的种种故事。其中有传说,如荷马笔下的塞壬怎样惑人,以及俄尔浦斯怎样用金竖琴压倒了海妖的歌喉;也有貌似学术的考证,从社会学角度辨析这种让人伤脑筋的美丽“生物”的进化史。35块钱一本,不便宜,而俺觉得书里面那些精美的铜版插图颇有趣,反映了历代西方人对此的想象和创造。

 

抽象归抽象。形上归形上。也在这时,俺在官亭路上碰到了阿骏海鲜排挡。

 

非常大众的一间海鲜排挡。在小胡生煎的左首,歧山面馆的边上。平价海鲜,没有澳洲龙虾,没有鲍翅,就是临街用一排盆子展示出海瓜子、蛏子、花蛤、撒尿虾、扇贝、生蚝、海肠、海螺等各色不甚值钱的海鲜,而复用简单的烹饪工艺料理之。熙熙攘攘的街上,夕阳西下,到处是左瞧右顾的食客和摊点,这个小小的平价海鲜档前不经意就聚满了人气。俺掸了掸铜版的书,忽觉海妖的歌声纯属多余。

 

烤生蚝三元一个。便宜。应是合肥最低价了。先上一打,蒜蓉的香味和蚝肉之鲜嫩相得益彰。这种东西不必什么大厨,新鲜就好,便如玉色的槐花正盛绽在头上的绿荫里。俺胆大,又要了两只生的生蚝,就着老抽、芥末调的汁生吃。于是官亭路边仿佛塞纳河畔,挤满了活色生香。

 

花蛤瞬间炒得,蛏子瞬间炒得,韭菜炒海肠也上了桌。吃的乐趣在翻翻找找间呈现无遗。吃就是找,要找才好吃。在找那些微细的滋味和质感的间歇,金色的啤酒也展开了合唱。而还是那两个字,便宜。一二十块钱一盘,一盘稳稳的秤满一斤,不够,一招手再上。吃就要肆无忌惮。酒也一样,一瓶三块钱,先搬一箱。真是难得的爽气。

 

官亭路很好,有股市井气,有股青春的味道。比铜臭漾漾、暮气沉沉的宁国路好。

 

一边磕着葱蒜炒得的海瓜子,一边这样想。一盘海瓜子十块钱,翻翻找找,寻寻觅觅,又可消磨两瓶啤酒,半个小时。

 

恍惚间,夜就近了。春夜的槐花依然静静地悬在头上。要在海上,或就听见塞壬的歌了吧?可惜俺没有金竖琴,于是只有再点半打烤扇贝而已。



3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