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音色 »  » 张家辉:一个特别的演员

张家辉:一个特别的演员

去评论


     梁朝伟曾有个著名的论段,他说,好演员分两种:一种是天才,老天爷赏饭吃;一种是凡人,得靠自己慢慢磨出来。但两者殊途同归,相差的不过一点点时间而已。


    “一点点时间”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捱过去。比如张家辉,21岁入行,41岁夺影帝,20年,对于他来说,蹉跎已足够。


    说实话,从前对他的印象很类型化,要不就是赌侠赌圣中的马仔甲乙,要不就是《金牌四大才子》、《新醉打金枝》中的不合常理的古代人,永远面孔模糊,插科打诨,难怪人家叫他“廉价小生”。


    去年他拍了三四部戏,无论是《保持通话》中的居家警察,还是《证人》中的残疾杀手,亦或《红河》里和痴女发生畸恋的路摊小贩,他好象突然华丽转身,对角色的把握开始张弛有度,无论是内敛的表情还是张扬的气场,庄或谐他都可以做到纯粹,香港金像奖的影帝头衔,落在他头上,我一点也不惊异。


    任何事情都有因果。


    当年他不是演警察,就是演烂仔,和出身气质有很大关系。他本来就是从草根出身。


    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好,学习也不好,就想早早工作,又能赚钱贴补家用,警察便成了最好的选择。


    17岁,他如愿考入警队。工作4年后,他申请做一名便衣,因为只有便衣才能办案,才有开枪的权利,他认为那才是真正的警察。但上司没有通过他的申请。年轻气盛的张家辉一怒辞职,当起无业游民。


    一切都是机缘。在他无所事事的日子里,一个老同学给他介绍工作,那个同学恰好在李修贤的电影公司做副导演,张家辉就跟着学做幕后,没想到不到两个月,公司要拍一部关于警察的片子《壮志雄心》,因为张家辉有当警察的经历,就让他出镜,懵懵懂懂闯入行。


    那个年代做演员真的很苦,没有电脑特技,很多时候简直是在做体力活,“那时拍一部戏,每个晚上都打我一顿,真打,很大力地打。夜宵的时候,我拿着个便当躲在发电车后面,一边吃一边哭。还没吃完,就听见喊:‘好!开工!’我只好擦掉眼泪钻出来,又开始被打。”


    1991年,张家辉在李修贤的介绍下加入亚视,拍摄了《朋党》、《赤子雄风》等多部影视作品。虽然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可是他内心却突然变得很空虚。


    那段时间,他和已贵为花旦的女友关咏荷感情出现了危机,情绪非常低落,在与无线签约两个月后,请假去南非,一待就是8个月。真是典型的人马座,感性而崇尚自由,如果不是阿姐病危,他还会在南非,乐不思蜀的做他的餐馆服务生。


    回来后,他好象恢复了能量,突然对表演开了窍,之后,他拍摄了代表作之一的《天地豪情》。


    张家辉演技的分水岭,是从与杜琪峰的一系列合作开始。《黑社会》里面的飞机,《放·逐》里的荷仔,都是个性大胆而单纯的人物,终于和他的个性贴在了一起,也让他完成了表演上的蜕变。


    任达华曾说,杜琪峰有种能让过气的演员“起死回生”的本事。张家辉则这样评价这位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名导,“他会把你最突出的性格无限放大,把你的能量发挥并且提升到一个高的层面。”


    有了女儿后,这些年他减产了很多,从2000年2004年,是个空档期,2004年《大事件》,2005年《黑社会》,2006年《以和为贵》,还是警察或黑社会的体裁,他的表现却不再是插科打诨。


    年初揭晓的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上,在演艺界打拼20年的张家辉终于凭《证人》中的劫匪一角拿到表演生涯上的首个影帝。这个奖对张家辉的重要性是别人无法感受的。他这样致辞:“坦白讲我能有今天一直都是靠我的坚持。我不否认我可能是属于‘被忽略的一群’,但是我有一颗爱电影的心。我凭借的是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幸运。”


    他从来不是明星,而是一个特别的演员。


   

   

 



4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