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音色 »  » 向死而生《入殓师》

向死而生《入殓师》

去评论
看完《入殓师》,感动不已。
  
  小林大悟是个大提琴手,可是他学艺并不精湛,乃至于供职的乐团解散了,竟然找不到下家,只好带着贤淑的妻子,从东京这个大都市来到山形县的乡下。因为一个偶然的机遇,当上了一名入殓师。
  
  入殓师是殡葬业的一员,职责是,在人逝世之后,为死者入殓而做准备。包括给死者清洁、更衣、美容等等。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日本,都是一个“不洁”的职业。虽然收入高,但会被人认为“肮脏”。好比是西藏的历代天葬师,纵然已修炼成医学圣手,也只好居于社会的边缘。很自然的,当他的职业被大家知晓之后,小林大悟被朋友嫌弃,被妻子疏远。
  
  从一个穿着西装拉大提琴的乐手,到陪伴人最后一程的入殓师。为什么小林大悟对这份职业从抗拒到坚持?除了一份信任和托付,我想,是更因为他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体会到了对于生命的尊重。一个人,无论他/她的生命中曾经有过怎样的精彩、悲伤、幸福、苦恼,当死神来临的时候,他/她所有的一切都将放下,最终,如初生婴儿一样,两手空空地离开。而死者的家属,无论是怨念还是不舍,是祝福还是悲恸,都将无可避免地面对别离。
  
  死亡在每一个民族来说,都是一种文化仪式,怎样看待“死”,就是怎样看待“生”。内心存有对生命的敬畏,才会迸发对于死亡的尊重。生是不能控制的,死却可以改变。而让死者离开得有尊严,才是对他们最好的致敬。而只有让死者有尊严地,光彩地,安详地离去,生者才有慰藉,才可以更好地,坦然地活下去。
  
  所以,入殓师做的工作,竟然要直面人生的最终命题。
  
  小林刚开始同普通人一样,难以接受“死”,也不能接受入殓师的工作。可是,当他真正地做下去的时候,他开始慢慢体会到珍惜——对于生命的珍惜。珍惜生命,在这个片子里用“吃”的意象来表示。刚开始,小林和社长在刚刚安顿完死者之后,坐在车子里吃死者家属奉上的食物。社长毫不在乎地大口咀嚼,而小林犹犹豫豫地小口品尝。当小林的妻子美香回娘家的时候,小林和社长在绿色葱茏的漂亮阁楼里大吃河豚鱼白。那时候他刚刚听了社长的故事,怀有对于死者的爱,生者在尽情地享受河豚那“好吃得让人为难”的滋味,两者混杂在一起,那大概是他初次明白这份工作的真谛。而当圣诞夜来临的时候,殡葬社的三个人聚在一起,大吃炸鸡腿,那份酣畅淋漓该是怎样的“蓦然回首”之后的顿悟——这是体会到了“死”才明白的“生”,是放下了“死”才了解的“生”。
  
  而相对于死的,是生。活着的人总是有各种痴望:爱别离,愿憎会,求不得……一个个家庭在小林面前演出单本剧,看得人五味杂陈。就连小林自己。也纠缠于父亲早年对于自己母子的抛弃。虽然幼小时的他在母亲面前未曾落过一次泪,可成年之后的他,对妻子恨恨地说,将来如果见到父亲,要狠狠地打他一顿。可是,当多年之后,小林终于和父亲相对的时候,面对的是他的遗体。父亲的手中紧紧攥着不放的,不是半路上迷乱人眼的烟花欢畅,而是儿子六岁时给他的小石头,是对儿子的深深歉意和思念,是对自己犯过错误无法回头的痛悔。早年抛妻弃子的父亲,最终在孤独贫困中守着深藏的妻儿地址走完了一生。
  
  小林终于原谅了父亲。
  
  从澡堂老板娘到父亲,影片说了几个从生到死的故事。生命是一个怎样的历程呢?影片刚开始的时候,是一片雪野。雪花纷飞,让人看不清天也看不清路。久石让的音乐低回忧伤,配上茫茫雪地和皎皎天鹅,更让人油然而起静思:只有以死亡作为参照系,人们才能获得更为深远的视界。
  
  我的一个朋友,才华横溢却英年早逝。他病重时候言及死亡时这样说:“如果有一天,我的肉体离你而去了,你应该了解,我还活在你心里,在你冲我微微笑的时候,我也会对着你微微笑。在你不开心的时候,你可以对我诉说。我会在天上永远用温柔的目光看着你,鼓励你。多年以后你也死去了,那时候我们就会在天上相聚,那时候我们就会永永远远地在一起。”
  
  正如火葬师说的那样,死是一道门,生命走到尽头,不是终结,而是超越,走向下一程。所以,当死亡来临的时候,平静地送别他们吧,因为很久以后,我们还会再见。而当活着的时候,好好地活着,享受生命的礼物。正如小林在送别父亲的时候,还在期待着妻子腹中的婴儿,这就是新的希望,新的循环。
  
  逝去的那个朋友,给朋友们最后的留言是:“谢谢关心、支持我的各位朋友,大家要好好活着,活得开心,活得好。谢谢大家。”
  
  当我为生活中的种种事情烦恼的时候,想起这段话,我总是不由问自己:你感到将逝者对于生命的留恋了吗?


1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