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读书这件事情(1)

读书这件事情(1)

去评论

 

 

说说读书这件事吧。继勇、周强,以及沙龙其他的同学多次这样对我说。

其实很惭愧,我读的书算不上多,读的效果也不算好,之所以浪得虚名,也许就是因为在沙龙的淘书记读书记系列文章吧。

这两组的产生,本来是偶然的。因为藏了一点书,多次想把书整理整理,把书目、作者、出版社等信息输入电脑,以备查询。但每次总是想想而已,这件事的麻烦和难度让我知难而退,如此这般,随着书的增加,做这件事的难度自然越来越大,忽然就想起一个偷懒的办法:暂时把历史旧账搁置起来,新购买的书则及时输入电脑。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还是觉得把书名、作者、出版社、定价等输入电脑,依然是一个单调的令人生厌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在输入电脑时随手记下一些买书、翻书的信息呢?这样就有了淘书记这个系列。而读书记这个系列,实在是因为自己惰性不小,干什么事往往都是三天鱼两天网,于是想起借鉴政务公开、常务公开的经验,自觉把自己的行为置于他人的监督之下,庶几可以增加一些外在的压力,形成一种所谓的长效机制读书记的目的就是这么简单,是想让大家来监督我的,使我技能满足一点虚荣之心,又能从监督中得到一些实在的好处——我已经感受到这仿佛天上掉馅饼般的好处,尽管我一直没给大家发过什么义务监督的活动经费。所以,现在让我说说读书这件事,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呢?不揣简陋,权当向各位义务监督员报告工作体会吧。

言归正传。说起读书这件事,还真是千头万绪,滔滔难绝。读书的意义何在?用不着说了,经典的名人名言里多了去了。读书的技巧何在?这个咱也不敢说,萤火之明尚且没有,岂敢奢想去照亮别人?还是说说自己读书的做法和体会吧,这样,及时浅陋庸俗,面对非议,总还可以拿一句敝帚自珍来搪塞吧。说起这个词来,想起高中的一个老师,教我们敝帚自珍这个词时,自豪地举例说:我家老太婆很丑,但是我很敝帚自珍。这个例子,让我一辈子也忘不掉敝帚自珍这个词了——即使忘记了那个师母到底长相如何。

罗嗦了半天,锣鼓敲完,总该上场了。

既然是亮相,就先挑大家最关注的话题说起:读书速度如何?一天读多久?

先看看高手。据说,台湾作家张大春每周读书12公斤,这个说法在圈子里很是流行,想来不应该过于夸张。12公斤是一个什么概念?傅月庵做了一个秤重实验以湖南文艺出版社所出周作人文类编之《夜读的境界》为标本,25开精装888页,恰好是半公斤。实验之后,先生又想打打假,或者说是想讨价还价一番。他把12公斤七折八扣三分二,缩水到8公斤。按照上述一本一斤的算法,8公斤就是16本。如果按照一般300页的平装本计算,则是48本。这样的读书速度,确实令人乍舌了。

张大春是中文系讲师,其阅读多少带有一种职业阅读的味道,我们再看一些名人的非职业阅读。据历史记载,拿破仑每分钟能看2000个单词,巴尔扎克半小时能读完一本小说,前美国总统约翰逊每分钟可看1200个字,美国著名人物富兰克林在读书时,并不是一字一字地读,也不是一行一行地读,而是一页一页地翻着看,并且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他仍然能凭着记忆整段、整句地引用。

不由你不叫上一声:卖糕的!

高手和名人,咱是虽向往而不能至也。还是看看普通人吧。比较公认的说法是:按照正常的阅读速度,一分钟大约可以阅读400字。我曾多次计算过自己的阅读速度,结果是我还算得上正常人,我也只是个正常人。

当然,影响阅读速度的因素还是不少的。比如书的内容、个人习惯、专注程度、阅读环境、背景知识的掌握等等;比如视距的大小、是否回视、是否能准确扫视、能否快速抓住关键语句和主要信息等;再比如扫读、默读、唇读、朗读,方式不同,速度也就各异。作家苏珊·桑塔格说,以何种速度读,这件事不应该由读书人自行决定,因为它已由书本身的性质天然地决定了。日本社会学家清水几太郎则认为读书就是要顺着观念的急流而下,读书有点像吃荞麦面。荞麦面这玩意儿,就是要不辨其味地呼哧呼哧吞下去。如果不一气吃下去,那可就太傻了

阅读速度因人而异,你可以临渊羡鱼,但千万别邯郸学步。毕竟,享受乐趣,才是阅读最终的目的。

至于一天读多久,只好且听下回分解了。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