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三次与《知堂书话》失之交臂

三次与《知堂书话》失之交臂

去评论

三次与《知堂书话》失之交臂

  大嘴蚊子

 

对周作人其人,以前只从课本上知道是个文化大汉奸、鲁迅的弟弟,其余则不甚明了,后来,看到岳麓书社出了一系列周的作品集,信手读读里面的文章,觉得不错,但囿于知识和阅历的差距,并不能深刻体会其妙处。慢慢地读的东西多了,再去回味知堂的文章,愈觉其文像陈年老酒,久而弥香,最早买到知堂的书是《知堂序跋》,岳麓书社80年代初版,软精装,素净的封面,配上知堂的手书,百看不厌。与之同时出版的,还有《知堂书话》上下两册,版式基本一致,有硬精装和软精装两种,内容主要为谈书、读书、书评等,古今中外,十分驳杂,只是等我醒悟其价值之时,知堂的书已经洛阳纸贵,一书难求了,无论在旧书店还是网络书店,《知堂书话》都是抢手货,一经露面立马被买走,虽然最近出了新版本,但终觉老版本更亲切更有味,便下定决心,要收罗到手。5年来,穿梭于各大旧书店,三次惊鸿一瞥、三次失之交臂,扼腕叹息之时,不禁感叹其书之罕、其书之珍,淘书,很多时候与运气有关,与勤奋无关。

5年前,在窑岭旧书店,当时每天要去等待老板收书回来,一起在那等待的还有另外一个同姓藏书爱好者,那天老板用自行车拖了一麻袋书回来,一同开袋找书,从我手中拿出的书很普通,他却拿出了一套白色略带浅灰的书,正是《知堂书话》,我的心一下就砰砰跳起来,祈望其不要,看着他翻看半天,还是要了,心中的失落不言而喻,心想,以后还有机会。与《知堂书话》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就这样惊鸿一瞥。

以后的日子,再也没有发现其踪迹,两年后的一个凌晨,在清水塘古旧市场旧书摊上,第二套《知堂书话》出现了,出现在和我关系很好的旧书老板麻袋里。此前,我依靠与之良好的私人关系,经常提前到其门店找书,一般刚收回的书都被我挑了一次,而那次,竟没有在其住处碰到此书,因对其书自认了如指掌,也就不以为意,不像别的书摊老板一样,见其一来,马上去抢着开袋,等另外一个书友打开其放书的篓子,挑出一套《知堂书话》,又让我大吃一惊,继而五味杂陈,为什么平素最要好、最稳妥的挑书渠道上的好书被自己错过,太不应该!

时光荏苒,到了2009年,虽买书爱好尤存,因工作地点关系,远离窑岭与清水塘,淘书日渐稀少,命运造化,竟然又回到维一星城工作,这样,与窑岭旧书店仅一墙之隔,淘书的便利无以复加,于是重操旧业,每日数次往返于旧书店,与众位同好一起守候、一齐开袋,乐此不疲,不曾一日错过。上周末,自己公司老板出差,难得休了个双休,在家睡了两天懒觉,心中依然惦记着旧书店,琢磨着最近书店老板也收不到什么好书,忐忑的心又平复下来,周一上班后,中午首先来到旧书店,店里又多了很多新收的书,看上面的藏书印章,知是某个中医研究所出来的藏书,又听隔壁书店老板说这店里近两天收了好书,问我买了没,听到此言,心中又怅然若失,就两天!偏偏就收了好书!然后又看到平时天天来的书友买了一袋书,翻开一看,都是心仪的好书,里面赫然有一套《知堂书话》!事不过三,难道我命中注定得不到此书,为何一而再、再而三与之檫肩而过?

知堂啊,知堂,泉下的你是否会想到数十年后,有一个嗜书者对你的书魂牵梦绕,数载而不得,三遇而错失?不知下一次遇见又会是何时?何地?何景?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