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备份重发】农民

【备份重发】农民

去评论

从骨子里,我就是个农民。当我走在西递的巷子里,我就是这么想的。

 

从屯溪到西递,一个小时。坐在小巴上,我明明很困,手里也拿着小说,耳朵里也塞着耳机,却没办法安睡,没办法看书,没办法听音乐。我总是被窗外的景色牵引,无非是满眼的绿色,却总让我无法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前排坐着的是自助游的上海人,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听语气应该是感慨一路的景色好看吧。他们和司机聊天,问当地人的收入,仍是不禁要和“我们上海”做个比较。那个胖胖的阿姨说:“那以后我们可以到这买个房子呀,住在这里蛮好的哎,空气老好的哦。”售票员有些哑然,“这里没有超市,你们想买个东西都不方便,看病也不如你们大上海条件好哦,住不了几天你就吵着要回上海了。”胖阿姨讪讪点头,转过脸又去看窗外的风景。

 

麦田吧,我说不准,只觉得田里的一整块一整块绿色像是修整得很好的草坪。有翠绿的,直想扑过去打个滚;有冒着青黄的浅绿色的,不是青黄不接的萧条,是一种略带羞赧的青涩;田边偶尔挺着几个细细的树,叶子在阳光下反射出淡淡的金边,让人想到了金镶玉;稍远一点的山上是浓密的绿色,满满的,浓的让你没有喘息的机会;离西递更近的时候,就开始间歇出现茶树,一团一簇地点缀着山林,煞是喜人。曾经说过,在这种天然绿色面前,我是失语的。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用怎样的言语才能说的明白,只能用眼睛把它们往心里塞,塞的满满当当。

 

带路的黄队长走的很快,我跟在他身后一路小跑,生怕自己在弯弯曲曲的青石板中迷了路。却总是被一个个木门木窗吸引,甚至是一堵灰白色的墙也让人驻足。进了那个老村委会主任的家门,大大的木桌子,高高的木椅,竹凉床,竹躺椅,墙上挂着的老照片,我差点就以为又回到了生活了很久的外婆家。

 

不是小楼房,不是水泥地,仰头看得见横着的木梁,低头踢得到悠然散步的小母鸡,窗外听得到知了叫青蛙叫夹杂着猪哼哼。无聊的时候用几粒米饭勾引蚂蚁出来排队,顶着烈日去小水沟边用竹棍栓跟绳子系个蚯蚓钓龙虾,手拿着荷花头戴着荷叶哼着小曲在田埂边瞎晃荡也不觉得热。我的童年越来越清晰地在脑海中闪出,像蒙太奇。

 

采访结束,黄队长带我去他家拿资料看他的老房子。我被对门老太太的烧饼摊吸引过去,这分明就是小时候冬天坐过的那种火桶啊!我举起相机的时候,老太太害羞地转过脸,镜头里只看到银白色的头发。告别黄队长,我一个人走在青石板巷里,有熟悉的感觉,却又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情。我是个缺乏词汇和文采的人。

 

也许,我老了以后,会搬回那个村落,打理外公生前最钟爱的菜园子,养几只鸡,午后在家门口的躺椅上懒懒晒太阳。只是不知道,到那时候,后院里那棵大大的柿子树还会不会在?



8 条评论

  1. tXnK21 , [url=http://clgmsokcwqce.com/]clgmsokcwqce[/url], [link=http://rnkwjvctbinj.com/]rnkwjvctbinj[/link], http://kpadxkewpygv.com/
  2. You put the lime in the coocnut and drink the article up.
  3. 我也想做一个农民,安静的生活,在老的时候。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