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09读书记30:6月中旬读书记录

09读书记30:6月中旬读书记录

去评论

6月中旬读书记录

 

1、《郎骑竹马来从贞妇到剩女时代》,周重林著,新星出版社20094月出版。

一见钟情、举案齐眉、秦晋之好、才子佳人、破镜重圆……这些经典的爱情成语,曾经那么美好,那么让人心旌摇荡,周重林却冷静地拎出一把手术刀,毫不客气地把这些成语一一解剖。原来,所谓的完美爱情,只不过情欲掩饰下的自欺欺人,才子佳人的传说,也不过是下半身冲动的副产品。难怪,那个西方著名的浪子兼书痴卡萨诺瓦公开宣称:在我的快乐之中,五分之四是通过取悦女人而实现的。而现代女性则发出如下的呐喊:听到德国男人马克的声音,我下面就湿了。

作者认为,中国的情感走的是总结的路线,为我们留下了那么多的典故和成语,使得情感故事称为现代人的一面镜子,你可以从中看到你自己,也许你还能看到你的情感上家。同样,别人也可以看到你,你又成为了别人爱情故事的上家了。”“我始终觉得,情感没有必要进行逻辑追问,它只须在时空中找个切入点。说归说,作者却依然从爱情典故和成语入手,追问故事背后的真实,还原出一个具有弗洛伊德意味的普遍性结论:性欲得不到满足。原来,青丝三千丈,并不是用来上吊的;爱情传说无穷尽,也不是我们当下生活的情镜

2、《亲历共和国60历史进程中的重大事件与决策》,陈一然编著,人民出版社20095月出版。

新中国六十大庆的日子越来越近了。60年的历史风雷激荡,有奋进的凯歌,有低迷的彷徨,有愚昧的疯狂,有涅槃的壮举,更有重整河山待后生的期盼。正如本书编者在后记中所说:六十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就像一条河流。它时而激越,时而平静;时而百折千转,时而一泻千里。

本书所选21篇文章,是共和国60年岁月之河中的21朵浪花,却曾经在历史上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作者都是曾身居要位的领导和专家,他们对新中国历史上重大事件和重要决策的来龙去脉,以亲身参与着、见证者的身份,详细作了回忆和介绍,从《共同纲领》的制定,到大跃进、文革发动的内情,从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到与苏联关系的反反复复,从安徽农村改革,到经济特区的设立,从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到入世、申奥、建设青藏铁路等历史过程,都有详细的记叙和第一手的资料,具有较高的可信度和史料价值。虽然字数多达32万多字,读起来却有一气终卷方肯休之感。

一个缺憾是,书中过半文章选自济南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红色记忆中国共//党历史口述实录》。这么大篇幅选用同一本书中的文章,总让人觉得不很合适。

3、《国故新知》,钱文忠著,上海书店出版社20079月。

六七十年前,身处东西文化急流漩涡中的那代中国读书人,曾标举出昌明国故,融会新知这八个字的文化立场与取向。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之一,就是西方讲究技术性,对学者的最高评价是专家,中国则讲究贯通包融性,顶尖的学者被称为大师通儒,如万卷罗胸未肯忘的陈寅恪。特别是近年来,随着国学热的兴起,被现当代中国历史堙没已久的不少著名学者,纷纷从人们的记忆深处泛起,重新引起学术界、出版界和传媒界的注意。作者认为:国故虽然古老和沉重,却也应该可以为我们后人带来新知新知尽管稚嫩和轻扬,却也未始不可以调兑国故的陈酿。即便如此,作者对眼下风行的普及国学、培养国学大师之风,依然认为是其心可佩,其志可嘉;想法可笑,效果可疑。

这本书的后半部分是一组有关对联故事的短文,读起来饶有兴趣,轻松休闲。

4、《最后的晚餐》,沈昌文著,上海书店出版社20078月出版。

沈公在《题记》中风趣地写到:当我以文化为职业的时候,常蒙前辈教诲。现在视之,这些言传身教,无异是耶稣在最后的晚餐时对门徒的训词。而当我以后能独立工作之际,能实行的常常只有一条:请客吃晚餐。所以,本书前半部分24篇文章所怀念的皆为前辈,如费孝通、汪道涵、李慎之、柯灵、荒芜、吕叔湘、金克木、许国璋、陈翰伯、陈原、冯亦代等,其中尤以写陈原先生文字居多,前后有8篇,正可见出作者情深所系,感慨唏嘘都为多年相戚与共。后半部分14篇谈饮食,篇篇有趣,如《酒中的糟糠之妻》写到:你不妨信步走到街头,找个小酒店,喝它一二瓶普京,或者小二。纵然没有朋友在一起,听听周边的人的言论,也许有某几个老人正在讲齐化门的往事,一些年轻朋友在议论娘儿们的新潮,原来,所谓普京,不过是普通装燕京啤酒;所谓小二,乃小瓶二锅头之谓。这样的文字颇有味道。

本书与前所看过的作者的《书商的旧梦》一书意旨相近,趣味相同,折射出一个生动多情的沈公。

5、《看电影》,李欧梵著,上海书店出版社20086月出版。

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的小32开硬皮精装本系列,我基本上是见到就买,目前只有两种搜而未得了。这套书既有学术上的价值,也有阅读上的轻松感。李欧梵的《看电影》就体现了这两个特色。作者李欧梵当年赴美求学时多有寂寞,便以看电影、听音乐打发时间,许多电影他都反复看了好几遍,由此竟也闯出一条新路,从而对电影工业特别是香港通俗电影有独树一帜的研究,退休后在香港中文大学人文学科担任讲座教授,今年已届70岁了,书中却有关于《断背山》、《色戒》等较新电影的评介。作者自称:电影陪伴着我成长,它是我的初恋;电影也是我的课外教本和新知的来源。”“我的青春在电影院所独有的失落气氛中茁壮,甚至开花结果,令我每天都在做白日梦,臆想到世界之大和异国文化之神奇,不知天高地厚。”20085月,上海三联书店也曾出版过作者的《我的观影自传》,与本书互有增删,书后附录了我心爱的十大欧洲和日本经典片我心爱的十大好莱坞经典名片老婆中意的老电影几则,可惜未曾读过。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