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09读书记31:感恩与清欠

09读书记31:感恩与清欠

去评论

 

 

父亲节前一天,《新京报·书评周刊》以“父爱深沉、事关感恩”为题,推荐了10本关于父亲的书,阎连科的《我与父辈》名列榜首。在10本推荐书目中,《傅雷家书》不用说了,周国平的《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张大春的《聆听父亲》都曾经深深感动过我,对于位居榜首的《我与父辈》,自然要认真读一读。

于是,在父亲节当日,我捧起《我与父辈》读了起来。几乎是一口气读完全书,我在桌前静静地坐着,阎连科的父辈与我的父辈逐渐在眼前清晰而重叠起来,我一边沉浸于父爱亲情的感动,一边感受着撕心裂肺的疼痛;一边体会着书中对人生的感悟,一边忆起关于自己父辈的往事陈影。

《我与父辈》与其说是一本小说,不如说是作者阎连科的家族自传。作者从回忆入手,描写了父亲、大伯、四叔等父辈在黄土地上平凡而艰辛的生活。他们勤勉、隐忍、克己、无私,在他们的一生中,“所有的辛劳和努力,所有的不幸和温暖,原来都是为了活着和活着中的柴米与油盐、生老与病死”他们“最大、最庄严的职责”,就是“要给儿子盖几间房子,要给女儿准备一套陪嫁,要目睹着儿女婚配成家。”“盖几间瓦房,变成了父亲人生的目的,也变成他生命中的希翼”。这些平淡的描述,朴实的语言、散乱的回忆,以及书中充满的沉痛人生感悟、发自内心的愧疚和忏悔之情,每每让读者鼻子发酸。真应该感谢阎连科,因为他写出了我们这些中国农民儿子的共同经历和心声。

阎连科在“想念父亲”一章中专门写了一节“清欠”,用来“清欠一下我所欠父亲的债务”,“对自己实行一次良心上的清洗和清理”。他为自己明明口袋里装着钱却没有花10元钱让父亲看一场他想看的电影而愧疚,为自己执拗地逃离土地导致父亲因劳累愈疾复发而终身懊悔,为曾经有过“只要父亲活着,我们家就不会有好日子过”的念头而产生罪恶感。这些真诚的忏悔也给读者的心灵带来震撼:我们又何尝不曾欠下父辈许多的债务?我们又岂不应该清算清算对亲情、对父辈的欠债?四叔对作者说:“忘了恩,人生在世也就白活了。”这个最朴实的道理,我们又何曾深切体会?又何曾去躬身力行?

阎连科沉痛地写到:“我们这些做晚辈儿女的,总是要把父母对我们少年的疼爱无休止地拉长到青年和中年,只要父母健在,就永远把老人当做当年三四十岁的壮年去对待;永远把自己当成少不更事的孩童去享受父母给我们的心怀和疼爱,哪怕自己已经是壮年,而父母长辈们已经步入老年的行列里。因为这种疼爱河流样源远而流长,我们便以为那疼爱是可以取之不竭的;因为取之不竭、用之不尽,所以我们也并不把那爱放到心上去。许多时候,甚或把那疼爱当做累赘和包袱、当做烦琐和厌恶,想把长辈的疼爱扔掉就像扔掉长在我们背上的瘤。直到有一天,长辈老了、父母病倒了,我们才明白父母和长辈,都早已为了生活和儿女、日子和碎琐,精疲力竭、元气耗尽;而我们,也已经早就不是了少年和青年、不是了青年和壮年。”

我之所以大段抄录书中的原话,是因为我觉得除此之外,我说不出任何比阎连科更深情更真挚更精当的话来。阅读《我与父辈》,不仅是与作者和作者的父辈,也是与自己的父辈、与自己的心灵在对视、在对话。父爱深沉,我们能够感受却不善于表达,阎连科却给了我们准确的表达。读完本书,我们都应该发自内心地拷问一下自己:感恩与清欠,我做好准备了么?



1 条评论

  1. 感恩与清欠,你做好准备了么?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