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不可驯服的灵魂】

【不可驯服的灵魂】

去评论

 

【不可驯服的灵魂】

 


入住拉朴楞寺的第一个晚上,迎接我们的是小喇嘛格拉,在藏人的体格里,格拉是属于瘦小文弱的,但笑容一样灿烂。旅馆和拉扑楞寺一路之隔,推开窗就看到寺院全貌,格拉指着窗外的黑夜用并不流利的汉话跟我们说。

旅馆房间意外地在角落里悬挂着好几幅某个戴眼镜的喇嘛的照片,我们知道那是谁!就象文革期间看到刘少奇的像一样意外~



格拉和另一个胖乎乎的大师每天都来好奇地打量我们的摄影器材,跟我们聊天,很热心地给我们做模特。我们每次出门都带不同的器材,其他器材都要放在旅馆房间,问格拉:安不安全?格拉平静地回答:没事~

真的!我们门都不用锁~一点没事!

格拉的旅馆属于阿坝州的一个喇嘛庙管理,格拉是拉扑楞寺的分店店长。一楼还有个餐厅,民族风味浓郁,每天最多来喝茶消遣的还不是我们这些背包客,而是当地的红衣喇嘛和本地藏民~



白天拍完照,晚上回旅馆。格拉和胖大师就过来找我们聊天,象俩只猫一样悄然偎到我们身边,好奇但不设防地看着我们~

我们问格拉有没有工资,他摇摇头:没有~问他能否结婚或还俗?他很吃惊地回答:不行!

问他生活开支,他说:都是寺院管,我们不需要钱。再问:你们开旅馆赚的钱到哪里去了?他说:都给寺庙了!寺庙有钱了就有更多喇嘛~



第二天,格拉带我们去一个俯瞰山谷的小山坡上。我们躺在草地上面对拉扑楞寺~



我们再问:你的家人跟你还联系吗?他说:一年探望一次~



‘你们可以吃肉吗?’

‘可以!’

‘喜欢女人吗?你喜欢我吗?’我们队伍里一位性感十足的辣妹开始贴身挑逗。

‘不喜欢~’格拉害羞了,夹带着抱歉的表情。



我们的结论是:喇嘛不等同内地的和尚,喇嘛是半人半神的结合体~



清晨,一伙人围着白塔猛拍转经的人~

突然从斜刺里冲出一位年轻高大英俊的红衣喇嘛对我的同行色友大声斥责:不许拍照!

我的同行愣住了,似乎没反应过来~这位威严的年轻喇嘛立刻改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大声断吓~我的同伴彻底瘫了!我乐了~帅哥立刻调转火力对准我:……&%%&)()——(×……&%¥%#%&……×(×(&&……&%&×()(——%8(%¥#@~~~~~~~~~当然,他用的是好莱坞原声大片一般纯正的英语!~

拉扑楞寺很大,几乎是座城市。从山坡看下去气势壮观,但早晨那些来转经的藏民比这气势还大,从各地赶来的藏民象海浪一样一波波涌来像是要去赶赴一场重要的约会~我们问格拉:是不是每天都要转经,他说是的,而且每个人都要转。要知道,拉扑楞寺的转经廊是世上最长的,近2公里。每天这个转经运动就是藏民最好的健身操~是什么支持着他们风雨无阻来赴这场约会?没人看管他们。这几乎是世界上最大的行为艺术,周而复始了千年之久。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打动我?信念和虔诚是现代社会最缺失的东西,这里不是。他们只是偶尔躲闪我们的镜头再继续自己的轨迹,你没法打破他们的阵脚!那些被紫外线烘烤过的脸庞象铁打铜铸般坚毅!只要他们高兴,所有的笑容都会比太阳还灿烂!他们的眼里可以倒映出蓝天和白云的色彩~他们的生活清贫、简单~他们没有财产,但却拥有整个世界:明媚的蓝天、白云、太阳和草原。牛羊是他们的朋友、大地是他们的归宿、寺庙是他们的精神高塔!看着他们的眼睛就看到了自我的贫瘠和苍白~看到他们的笑容我总想大哭一场!我觉得神没有赐予我这种笑容。我们早已不是我们~我们带着城市所有的诟病和肮脏还自以为是文明和文化~我们对物质的贪婪和依赖就像是附着在人体上的蚂蝗一样卑鄙无奈~



这种悲伤让我无法拍照~我慢慢放下相机,在一边默默看着他们,我已不想拍出一张打动人的好照片!~我知道:我永远也拍不出来!





路边有个要饭的疯老太太在用汉语骂人~太阳一出她就开骂了,声音传得很远~但无人理会她,转经廊依旧吱呀呀响~那些虔诚到麻木的表情夹带着他们的灵魂在这声响里远去——


1 条评论

  1. "这种悲伤让我无法拍照~我慢慢放下相机,在一边默默看着他们,我已不想拍出一张打动人的好照片!~我知道:我永远也拍不出来!" 会拍出来的,你的心已经表达了,就可以释然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