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我的伯父

我的伯父

去评论

                     我的伯父

 

我和大伯父并不亲近,他一直离我很远很远,不管身前还是死后。

很小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带我去他任教的学校去看望他,我记得他那一尘不染的房间里家具上铺盖着白色的罩布,给我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他不像别人的大伯父看到侄女会逗她玩,给她买好吃的,我感觉他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我的存在,甚至是我们的存在。爸爸却没有丝毫的不高兴。有一次,那是在我出生之前,有一年的春节,年轻的爸爸妈妈想到大伯父一个人在那遥远的地方孤身一人,于是就一起过去陪他过春节,谁知就在除夕夜硬被大伯父给赶了回来。每每说到这些事,爸爸却说,你大伯父可怜啊!

大伯父其实是有妻子和女儿的,可是他却终生茕茕,我经常想,大伯父的悲剧是时代悲剧还是仅仅是他个人悲剧呢?

父亲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弟弟,本来还有一个妹妹的,可是在三年人祸期间,我的爷爷奶奶以及我的小姑全部饿死了。那时父亲十岁左右吧。没有了父母的孩子就像被大水冲了窝的蚂蚁一般仓惶而无助,我经常想,在那样的恶劣生存环境下,我的父亲我的叔叔我的姑姑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可是大伯父却没有这些生存的艰难,因为在我的爷爷奶奶去世之后,唯有他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他被他的家境非常良好的外公外婆领回家了。

我父亲提到大伯父总会带有崇拜意味的说:“他真聪明!”就是这份聪颖,使得大伯父免却了很多失去双亲而造成的生活上的磨难。他受到了不同一般的照顾,并被其外公极力培养。所以在我的父亲叔叔姑姑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教育的情况下,他考取了大学!我常常想命运是似乎格外眷顾他还是把他拿捏在手心随意玩弄呢?他虽然考上了大学(就是我现在所工作的大学,很耐人寻味的重合),但却并不是他所想上的大学也并不是他那个成绩所应该上的大学,他的目标是清华,但是因为家里有一个被关押在狱里的“现行反革命”的亲戚,所以他只能被这样的一个不入他眼的学校录取。他的人生所有的劫难从这所大学开始了!

命运的捉弄总是先给你一颗糖开始。大学在省城,正好他的二姨妈也就是我的二姨奶奶也住在省城,于是他经常在课余去他的姨妈家。姨妈家有一个小表妹,我不知道在这之前他们是否有见面过,肯定应该见过吧,不过在那交通不太便利的时代,即使见面过,也只是偶尔。不知道她们的相爱起始于何时,是在之前的惊鸿一瞥还是之后的日久生情?总之在他大学期间,他有了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那应该是他一生中最最快乐的时光吧,可是这一份爱情却又为世俗伦理所不容。我记得父母曾经说过,为了阻挠他们见面,我的姨奶奶曾经将我的那个姑姑禁闭在家中,不准他们见面。我的大伯父为了见他的表妹,不惜翻窗入室。反正他们是各种手段用尽了,最后我的姨奶奶不得不妥协,在他大学毕业的时候,准许他们结婚,并且很快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那应该是在七十年代左右吧,在那样的一个动荡不堪的时代里,幸福的标准也是千奇百怪。我的父母在一间破败的四壁徒空的房子里成了一个家,接二连三的小孩出生,为了一日三餐的温饱,我的父母在集体的土地上刨着工分,然后又在属于自己的几亩土地上挣着希望,他们羡慕的是吃公家饭领公家粮的人。而我的大伯父的生活就成为了他们羡慕的对象。大学生,在省城工作,天,这要羡慕死多少面朝黄土的劳作人啊!可是,大伯父也许更加羡慕我的父母虽然贫穷但更纯朴的农家生活吧。虽然终于和心爱的表妹结了婚,虽然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可是在那样的年代里,人与人之间互相揭发争斗,以他那样的性格绝对承受不了。在工作上,他实现不了自己的抱负,而他的婚姻也开始摇摇欲坠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纸调令将他调到江城芜湖一个不起眼的小工厂。那是一个个人被集体被国家绑架的年代,他无法承受不去江城报到的后果,也更加不能接受两地分居的局面。而更大的打击接踵而来,她的岳母即他的姨妈逼着他们离婚了!那是怎样的一段撕心裂肺的经历呀。大伯父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不苟言笑不善言辞,那些痛苦他只能默默承受着。离了婚,他孤身一人来到芜湖。那时他的心境还不算太凄凉,因为他还有一个女儿,他可爱的女儿。他经常回省城看她,给她买吃的买玩具,可就是这样的精神安慰也很快被剥夺。他的姨妈开始阻止他们父女见面了。在他的表妹再嫁之前,虽然我的姨奶奶不让他们父女见面,但他还是可以偷偷见到他的女儿,他那年幼的女儿天真地问她爸爸,为何外婆不让见爸爸呢。可是当他的表妹再嫁了以后,当大伯父再去省城时,找不到他的表妹,找不到他的女儿了。他们,他的姨妈,他的姨父,他的表弟,他们全都向他隐瞒她们的踪迹。那时的合肥虽然不算大,可是要找一个人也并不容易,何况他们是有意要躲着他呢?

这样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大伯父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本身就是一个性格孤僻的人,虽然他与他的弟弟们他的姐姐没有什么共同话语,可是一江之隔,不算遥远的距离还能让他偶尔回到生他的土地上来疗他心口的伤。那些纯朴的乡亲,虽然不会甜言蜜语,也没有丰厚的物质给他享受,但是他们的纯净温暖的目光,给了他一丝丝的安慰。可是命运给他的打击并没有停止,他再次被放逐。这一次是被放逐到了一个深山老林,一个茶场中学!

我对大伯父的记事从这个阶段开始。从父辈们的口中,我得知他很聪明。爸爸经常讲的关于大伯父的另一个故事是:在一次吃饭的时候,大伯父的一个同事向他提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数学问题,大伯父当即拿着筷子,立即在地上写出了那道题的解算方法,让那些同事对他刮目相看。我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到底有几何?我不相信会有人向已经疯掉的大伯父问问题,一贯有洁癖的大伯父怎么可能会用吃饭的筷子在地上划拉呢?所以在中学时期,有一次大伯父又不知从哪游荡回家时,我们几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数学习题册上找了一道题,由我去问他。结果是,他说那道题题目出错了,没有解答。我还记得他回答我们时的眼神,有一种呆滞还有一种惶恐,所以我们以后再没向他提问过任何问题。

还有一个印象,就是从我记事起,人家就和我说:你的大伯父疯了。可是他并不像村子里的那些疯子,疯疯癫癫、胡言乱语、衣衫不整,他不是的。他是安静的干净的整洁的,只是他更加沉默而已。他并不常回家,他每次回家都是很突然的,忽然一个人从门外进来,没有寒暄没有客套,他进入家门,就像他刚刚出去了一会似的。他回到家,也几乎不和任何人说话,除非你问他,他才会回答寥寥数语。而且他几乎整夜整夜的不睡觉,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夜里起来起夜,看到他坐在中堂的椅子上,一动不动,让我非常害怕也很好奇。我们对他突兀的出现渐渐也习惯了,可是他的行踪却一直是我的好奇。他到底是从哪回来的?他去了哪?他后来的情况是不可能正常上班教学的,那么他不在家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呢?这一切都是迷。后来他每次回家,情况越来越糟,越来越落魄,脸色越来越蜡黄,精神越来越差,也越来越不像“正常”人了。我记得他最后一次回家,待的时间最长。他生病了,很严重很严重。可是他却不愿去医院,爸爸只好把医生请回家。治疗了一段时间后,他的身体状况有点好转,于是他再一次又不告而别,就像他突然的回来一样,他突然的又消失了。

有一天,那个茶场中学拍来了一封电报,他死了!爸爸去那个学校,处理了他的后事,将他的骨灰盒捧回了家。在一个春天湿润而温暖的日子里,田里的油菜花开的那么的灿烂,将整个世界铺染的那般的明黄热烈。大伯父生前是万般的寂寥沉静,而在死后却享受了一次热热闹闹的葬礼。我们家能来的亲戚都来了,弟弟作为他最直系的晚辈为他披戴上重重的孝服。可是我知道,他走得不瞑目啊,因为在那长长的送葬队伍前捧着他的骨灰盒的应该是她的女儿的啊!可是他的女儿,他的前妻,他的姨妈,在听闻他的死讯及葬礼的消息后,均无意表示参加。

有一次爸爸很生气,他来合肥看我。去了她的姨妈家,他的表妹我大伯父的前妻让我大伯父的女儿叫他舅舅!爸爸自此再不去拜望他高龄的姨妈!而我呢,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十多年,我从来不去看望我称之为姨奶奶的人,从不去看望那个我称之为姑姑的人,从不去看望那个如果不改姓和我同名同姓的我称之为姐姐的人!

以此来悼念我的大伯父!

木槿:这样的一些文字,很久很久之前就想写,也一直在内心里写着这些文字,可是我找不到叙述的方式。一天,我去食堂吃饭,忽然一个句子崩出来:“我和大伯父并不亲近,他一直离我很远很远,不管身前还是死后。”我就知道接下来怎么写了,可是写得并不顺畅!大伯父去世已经十一年了,虽然在他活着的时候,我和他说过的话绝对不超过三句,可是他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他的人生悲剧对我的影响也太深刻了。我向猫猫说过我的大伯父的故事,猫猫叹息说:你伯父太过于敏感所以太容易受伤。也许吧,在他的人生悲剧中,性格因素不容忽略,可是如果他生活在一个正常的年代,会发生这样的悲剧吗?他独自一人生活在外公外婆的庇护下,隔代的教育本身就容易造成孩子心灵发育的不成熟,再加上他的天赋禀异,也不容于那个疯狂的年代。唯一能给他温暖安慰的婚姻家庭也破碎零落,他的心灵怎么才能承受得了啊!在他逝后,我的爸爸我的叔叔几乎从不再提及他,而我也再没有向他们问起过大伯父身前的那些事。可是我知道,我会一直记着他的,我的伯父---鲁世平!


 



20 条评论

  1. 你的大伯父在天之灵也会感动于你的记忆
  2. 怀人的文章,确实不好写。
  3. 字里行间,满是血浓于水的感情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