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摄会 »  » 是安慰奶嘴还是一杯毒酒

是安慰奶嘴还是一杯毒酒

去评论

       果然是树挪死人挪活,上个周末和一帮新朋旧友去亳州,踏歌而行,一顿散扯,的确思考了点问题。

       董慧和老于在讨论现在的电视新闻问题,我也去插了几嘴。大家都很不满意现在的电视节目制度,以收视率为尚方宝剑。“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这固然在某个阶段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当时代过了这个节点,是需要新的制度来适应新的形势的。收视率决定生死,到底起源于何呢?是因为我们的广告商只看重收视率吗?我们的媒体只在意自己的广告收入吗?那最初的,我们在学堂里,听到的,那些关于新闻理想,新闻道德,都去了哪里呢?

       我对国外的媒体状况并不是很了解,但在我猜想中,媒体发展到最后,是不是会变成两块:一部分就负责和商业结合,赚钱;另一部分像事业单位一样,有固定的拨款,虽然日子清贫一点,但是能坚持住自己的新闻理想呢?

     前段时间,看一本国外媒体主编的访谈录。最大的感受就是,很多著名的杂志,一直有自己的个性和气质,那么多媒体人,主编,是因为喜欢这本杂志的风格和气质,才愿意去效力这些“百年老字号”的。大家尊重媒体本身。

      而现在我身边的状况是,每个新的领导去一个单位一个栏目,都会提出一个全新的构想,树立一个新的气质,专业术语叫“破立”吧。就像很多官员,去一个新的城市,总喜欢烧几把火,做些标志性建筑。难道我们的媒体本身,真的没有那个魅力,去吸引职业的媒体人,为它们效劳吗?

      这一两个月又开始买《南方周末》了,普遍评价,它现在又开始好看了。我一直觉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句话,很适合这份报纸。有那么多有理想的人,前赴后继的为它服务,这就是一个媒体的魅力。

      然后我们又聊到现在新闻的恶俗性,利用刺激来达到收视率,让人不知所措。

      我突然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这样的新闻有收视率呢?为什么大众喜欢看这样的新闻呢?这个社会中,有很多人都处于不平顺的生存环境中,他们可能常常内心不得平衡。当他们在媒体上看到,还有人比他们过得还要差,还要不开心,是不是内心平衡一些,是不是能够阻止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呢?这样的新闻,能不能算是一个安慰奶嘴呢?

      但是,毕竟只能是一个安慰奶嘴啊,并没有实际的效果。而且,媒体的能量都是潜移默化的,要考虑到对那些孩子,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如果媒体人,直接把责任卸下,把钱袋子背在肩上,这简直比背火箭炮的侵略者更加可怕。他们每天奉上的,也就是一杯杯饮鸩止渴的毒酒。

       能让人觉得生活幸福平顺的,永远都是希望,而不是金钱。

       或许我的忧虑并没有实际的意义。因为社会和历史本身也是一个活体,它们会自动吐故纳新,盛衰都是相对之间的。

      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11 条评论

  1. 若古井走一遭能够让安徽媒体人集体反思媒体的责任,那胡侃真是应该包几节火车,把记者们都拉着去走走
  2. 新闻,应该是深厚沉寂的历史酒窖里泛起的一朵酒花
  3. 这篇深刻~~~收视率之殇,和广告客户关怀,是对媒体气质的一种杀鸡取卵。客户买的不是报纸,也不是节目本身,客户买的是媒体的影响力。收视率高了,影响力就大了吗?客户爽了,影响力就大了吗?我们生活在悖论中,我们生活在无奈中。
  4. 呵呵,是不是作业让于导评价,呵呵,这看问题也太深刻,竟然联系到中国新闻界了!当然美女的文章我要另写,,,
  5. 南方周末的存在,是中国报纸的一个另类。就像财经,它已经不是纯粹的财经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