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杂念

杂念

去评论

今天去买早点,对老板娘说:“两个卤鸡蛋。”

突然我觉得很有意思,“卤鸡蛋”,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大概二十多年间,我一直称它为“茶叶蛋”,也就是在合肥生活的这十年,渐渐地就被同化了,如今,“卤鸡蛋”这三个字从我口中吐出来是这样地随意、自然,也算是一种融入这个城市的标志了吧。

大学四年,在郑州度过。郑州人,或者扩大了说河南人,在主食方面的较真,让我终生难忘。刚入学,就上了一课,我对个食堂的师傅说:“一份炒饭。”师傅很为难地问:“你炒什么饭?”“蛋炒饭啊!”“那炒什么饭?”好在有个当地的同学陪着,我终于分清了在郑州,没有炒饭这个词,有的是“炒米”、“炒面”、“炒粉”、“炒饼”……这些统统都是饭,所以一定要表达清楚。还有就是汤,中原人大概没有饭后喝汤的习惯,所以我说午饭后要喝汤,同学就觉得我很奇怪:“晚上才喝汤呢!”怎么回事呢?后来才知道,河南人口中的汤,是“面汤”,类似面糊稀饭类的,是晚饭时才吃,而我要喝的汤,在他们口中,就必须要说清楚是“菜汤”、“肉汤”、“鸡汤”、“鱼汤”……

后来毕业了,到家经常顺口说,盛碗米。在河南,这就是盛碗米饭的意思,而在我们家,这个就是盛碗生米粒了。老妈经常说,四年学上下来,回来个河南小侉子,呵呵~~

其实何止是在饮食上,步入社会这十年来,我一如过去的老师说的那样,身上的尖角一点一点地被磨平。人最终都是要去适应这个社会的,如果适应不了,也不应该去抱怨什么。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物竞天择的道理谁都明白,也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情,自己开心就好。有时候也许可以违心地去做一些事情,但做了之后又能如何?年纪越长越大,得失心应该放得轻点、再轻点才好。年纪越长,越明白宽容是种美德,以前看不惯的一些事情、一些做法,虽然现在还是看不惯、不屑做,但是内心却对这样的人没有了偏见,各人自有各人的活法,别人奔前程,自己应该看到别人的好,又没有影响到自己,何必心心念念呢?

干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人。人生处处充满了同化,人生也始终充满着坚持。我可以叫茶叶蛋为卤鸡蛋,我也可以叫炒饭为炒米,同样也可以改口叫回炒饭……我可以做的事情很多,但我知道,有些事情,我是不可以做的,决不!




12 条评论

  1. 坚持和同化,正是一件事物的两面。
  2. 刚来合肥时,听合肥人“搞”这“搞”那的,觉得十分刺耳,现在也天天搞来搞去的了 语词的适用与顺从,与价值观,自是不同
  3. 喜欢,这个社会我们需要淡定的心、适应的心、变通的心:)
  4. :lol 看张铮同学72变,呵呵,对于环境,要么适应,要么淘汰,想改变,到头来往往自己失败啊~~~好像有点宿命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