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单眼皮 双行道系列稿件之 木瓜不信DNA

单眼皮 双行道系列稿件之 木瓜不信DNA

去评论

一、不能言说的秘密

 

这个世界有很多不可言说的秘密!

譬如你上厕所,却不幸目睹了外星人的圆桌会议。这时你应该缄默,否则后果难料。我知道你很兴奋,逢人便想诉说,我在厕所看到了——“外星人”。

等着吧,您呢!

从此你便多了一个外号,“厕所里的外星人”,简称“厕外”。

“厕外”是我的伙计,也是我的室友,喜欢躲在被窝里打嗝和放屁,喜欢熄灯后拿着手机寻找外星信号。他认为老爸发给他的短信,就是来自塞伯特星球的摩尔代码。譬如,“睡了吗?”,这就是老爹让他寻找能量块。

他的兴趣异乎常人,但是他的理想居然是“上外”。不奇怪,凭他梦幻漂移般的想象,上海外语学院,很容易让人想到,走上外星空间的时光隧道。

这个世界只有我才相信他。因为我相信外星人就在我们身边,三楼或者四楼吧,厕所或者食堂吧——用着奇怪的眼睛盯着我,窥探着我的秘密。

厕外说,他们都是大眼睛、单眼皮!

厕外是单眼皮,我也是。

因此,我们有了共同的爱好:观察单眼皮族群和双眼皮族群行为上的差异。

为此,我们长篇大论,并在“学术界”引起了轰动,准确地说,是在“学校的树林”里引起了一阵骚动。论《躺在心灵窗口上的那道皱纹》。

鉴于群体处于变声期,男生们的公鸭嗓子在网球场上拐了个弯,凭借宝马X4的超强动力,减档加速,迅速上扬,最终击穿了比我们女生部落——403寝室的窗户。落到了女主角“猪才怪”的床上,并勾起她诗意的想象,这个晚上,她作诗了,《躺在心灵窗口上的那道皱纹》。一周后,见诸于报端。

“猪才怪”——本名:朱雨果;名族:汉;籍贯,赣;习惯:我来干……其人貌美如画,只是颇多废话,如果你说她美,她将毫不吝啬地回复:“我本来就很美!”从语法上来说,这属于同意重复,理应归入废话范畴。

303男性部落联盟6人组会议4票决议通过:对猪才怪同志的定性还是应该慎重,本着不高调,但也不能低调的论调。对她这样貌美清高却又热情大方的女性应该保持应有的尊重和宽容。

说白了,猪才怪同志善于撰文,常有稿费,为人大方,有财有情,是我党我校我班不可多得的校花级人才……

但自从高语声同志,也就是本人,转入学校以来,校花立刻变成了笑话。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春天,我还没有坐热这座城市,就看到一颗蠢蠢欲动、按耐不住的心在我桌前脉动。

“高语声,你的名字真好。”不可否认,我的确很帅,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像她那样直率。

“噢!”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出于诗仙的手笔。”果然是春天,说完之后,她飘然而去。

“噢!”

我的人生多出一个巨大的惊叹号。

从此,我身后的黑板上便多出一个名字——朱雨果,然后是一首小诗。

厕外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这就是开始发花痴的征兆。

厕外喜欢号外,于是我知道了美女朱的光荣历史。

200949的那个傍晚,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因为教师里只剩下我们俩。我是因为模拟题没有做完。而她,则是等着人去楼空的时候,在我身后的黑板上吟上一首小诗。

外面下着雨,她像幽灵一样飘了过来。外面很潮湿,可教室很干燥,我深怕她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会擦出一丁点儿花火。

所以我飞快地咽了一口吐沫,微笑着说:“你是朱……”不可否认,这个时候,我是相当的紧张,以至于我的微笑有点儿坏。因为我无法面对她的眼睛,像一轮沁人心脾的明月。

可接下来,我崩溃了。

美女朱仰起头,幽幽然、愤愤然:“我是猪,才怪!”

我无语……

这一刻,厕外如厕归来。

四目交叉,美女朱悲愤交加、飘然离去。

“看见外星人了吗?”

“没有,但看见了猪才怪!”

我和厕外狂笑于教室之外。

这个世界有很多不该知道的秘密!但是这些秘密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如飘柔一般漂移到各个部落之间。

朱雨果变成了猪才怪,朱雨果变成了猪才怪!

这比孙悟空娶了妖怪他妈还要劲爆。

一朵校花在一株野草的一句话后轰然倒下。

一颗楚楚动人的春苗就这样被扭曲成肥头大耳的大王花。没有宋祖德的大嘴巴,没有邓建国加盟策划,想崛起,太难!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可校花,三年只能出一个。理所当然,我要对她的生活负责!

高语声开始为猪才怪打水!这已不是新闻,厕外早早刊发号外。算起来这事侧外也脱不了关系,可他仍旧逍遥自在。

人矬何须怨杨柳,春风再度玉门关。

话说杨柳依依,我这边辛勤地为猪才怪卖身劳作,我妈那边就已经收到我为女生做苦力的讯息。在她看来,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上升到理论高度,问题的学名叫“早恋”。

奈何鞭长莫及,无法对我进行节制。

就在这时,我那可爱的远房舅舅出现了。我这舅舅腿长脖子粗,完全没有遗传我们家族英俊潇洒的优良基因。但是腿长善跑,脖粗善言,很适合担当间谍的角色。

他很快从他的学校跑到我的学校,我们的学校只有两站路的距离,其实,我们的年龄也只有五个手指的差距。

舅舅善言,单刀直入:“听说你早恋了?”

虽然是远房,但是我们很铁,所以我没有愕然。只是耐心地等待他按照论文的套路滔滔之《论早恋的危害》。

可是我错了,他趁我在沉默中酝酿爆发,见缝插针地挑逗着我的情绪:“这个,可以有!”

“这个,真没有!”

厕外听得有点晕,咧着嘴惊呼,满街都是小沈阳。然后诚恳地帮衬着说,“我说,这位长的像哥的舅,你长的像弟的侄儿,说的是真话。我以我外星人的人格担保!”

舅舅笑翻了,他觉得侧外太逗了。

舅舅请我们吃了一顿饭,就在我校华华丽丽的大食堂,期间还碰到了猪才怪。猪才怪对我们莞尔一笑,舅舅那叫火眼金睛:“就是她?”

说完咂起刚吃完的油嘴,“真的很有眼光!”

这下子辩无可辩,我高举左臂,愤愤然“为社会主义服务!”

厕外很配合,举起右臂“为人民服务!”

猪才怪没看明白,一个劲地傻笑。

舅舅走后,老妈终于放心了,他相信舅舅的话,并关照他多到学校督促我的学习。

周末,我和厕外跑了两站路,来到舅舅所在的著名学府对他表示感谢。乘机再蹭一顿。那饭菜,比我们食堂好多了。

舅舅咂着油嘴跟我们掏心掏肺,他说,最近他发现:这世上有太多不能言说的秘密!

 

本书稿已于安少社协议出版,此篇为开篇样稿,刚刚写好,欢迎大家拍砖,认真听取意见,谢谢:)



3 条评论

  1. 太搞了,夜班先看到这,下回再看.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