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印象合肥

印象合肥

去评论

                        

从合肥来到北京已有大半年了,从嫩芽吐绿的初春到万山红遍的深秋,时间与空间的双重更迭让许多往事日趋模糊,对合肥的记忆却依然鲜活,那人声鼎沸的和平广场、深沉静谧的天鹅湖、庄严肃穆的包公墓,无时无刻不浮现在我的心头,思乡的情结常在许多时间节点不经意地流露。

            (一)和平广场

初至合肥,和平广场是感觉最为亲切的场所。那时,单位的宿舍紧邻广场,作为上下班必经之地的广场,记录了一个年轻人刚到合肥时工作和生活的全部。四年来人生的得意与失意、自信与自卑、坚决与彷徨、成熟与鲁莽,都镌刻在不算太长不算太宽的广场小径上,都稀释在无法捕捉无法留存的广场空气中。

清晨,在广场上跑步,晓得自己是晨练中来得最晚的人,因为贪睡;傍晚,在广场上漫步,感觉自己是步履最为轻盈的人,因为年轻;晚上,在广场上散步,发现自己是各个角落里最多余的人,因为孤单。那时,我急切地想融入这座城市,却发现自己始终还是个外乡人。

广场也曾留下过爱的足迹,只是那时对爱的理解还不够深,和许多年轻人一样,也曾为爱痴狂,也曾为爱受伤。不管是成功或失败,纯粹的爱都会让瞬间凝固让时间永恒,凝固的是爱情的价值,永恒的是成长之历程。爱情真是一个伟大的学校,她让人对人情、对人心、对人性都有着更为透彻的领悟,从而丰富着人生的意义,提炼着人生的价值。当“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逐鹿中原豪情万丈时,可曾想到后来“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姬虞姬奈若何”的凄凉与感伤?当聆听“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豪迈与悲壮时,谁能想到一代词人陆游也曾迫于礼教重压而痛别至爱,以至于“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不得不抱憾终身!上个世纪,当“第一旦角”梅兰芳与“第一老生”孟小冬爱恨纠葛时,谁又能料到一个属于梅的时代已经降临并将和这段恋情一起传之后世…… “无情未必真豪杰”,我曾在广场上默念过鲁迅先生的这句名言,却不知先生当年吟唱“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是否也为曾经历过爱情的炼狱般体验?

             (二)天鹅湖畔

说起合肥新的景观,不能不提位于政务新区的天鹅湖。合肥的大建设如今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城市的面貌也已经焕然一新,其中的亮点之一就是天鹅湖。天鹅湖是在原担负着防汛泄洪功能的十五里河河道基础上修建而成的人工景观湖,面积逾千亩。天鹅湖,使喧嚣的城市有了偌大一片宁静的绿地。伫立于天鹅湖南岸,放眼对面,以风姿卓越的市政大楼为代表的政务文化新区内,高楼林立,直入云霄,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倒映于清波碧水间,显得格外的俊秀与壮观。

假日,徜徉在天鹅湖边的人造沙滩上,观赏着清澈的湖水,风吹涟漪,银光一滩,如鳞光晃荡。天光水色间,往来人群,无半点匆迫,或嬉戏于湖边的浅沙滩,或漫步于路边的花草间,花香袭人,垂柳依依,心灵每被天鹅湖的美丽所涤荡,从而洗去一周的疲惫,与久违的自然融为一体。一座城市不能没有水,水,是自然的精灵;水,是文化的魂魄;水,提示着一种生生不息的生命哲学。

现在,很多人感叹合肥的变化,觉得“有点省会城市的气质了”。但我以为,一座城市的气质构成是多方面的,不仅要有宽阔的马路,还应有良好的秩序;不仅要有耸立的高楼,还应有温馨的服务;不仅要有物质的丰富,还要有精神的满足。换言之,一座城市的气质更多地体现在城市居民的精神上,一座城市的理念更多地折射在普通百姓的举止言谈中。一个空气清新、交通有序、文化昌盛、百姓安居的城市才是理想的城市、希望的家园。合肥,正在大踏步地前进,未来,一座生态之城、文化之城、宜居之城将为庐州的万家灯火所证明。

                 (三)包公故里

包公故里是合肥市正在着力打造的城市名片之一,据史料记载,包公出生于合肥,埋葬于合肥,合肥的包河公园、包公墓、清风阁等景点也因此而吸引了络绎不绝的游人。几千年前的一位封建官吏能让人永久铭记、并让故乡引以为豪,实在是值得后人深思的。历史上的包拯主要活动于北宋仁宗时期,曾任过开封知府、御史中丞、礼部侍郎等职,做过一些有益于人民的好事。但民间多把他神话,认为他不畏权势、刚直不阿、清正廉洁而又爱民如子,这里蕴含着老百姓的理想与寄托。什么地方百姓大呼包青天之时,一定是他们已被侮辱、被欺凌之时。最近,重庆扫黑行动所得到的民意评价再次证明了这一点。清官是封建时代茫茫黑夜里的昨夜星辰,但他们绝不代表未来。在健全的法制社会里,人们将越来越凭借法律来保护自己,而无须乞灵于清官。

包拯的第36代后裔包训安先生牵头成立了包公精神传承研究会,国庆回合肥时,曾经向我咨询过研究会发展的思路。我坦言,精神传承必须首先在包公精神的研究上有所突破,要还原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包公,要真正提炼出符合时代发展的精神颗粒,而不是盲目地对古人顶礼膜拜。历史永远是最公正的评判,从古至今,我们的国家涌现过众多的风流人物,我们的社会也曾包装过众多的先进典型,多少人想名垂千古?可拂去历史的尘埃,穿越时空的距离,留之后世的只有极少数,他们之所以能留住人们心中,是源于他们的精神与时代合拍,经得起时间的检验,而愚弄人民的人自会来去匆匆,成为历史的过客。

一位心理学家把人的一生分为三个阶段:择业创业、成家立业、安居乐业。工作之初,感情是外向的,立足于向外寻求,虽历经创伤而矢志不渝,故乡只是心底深处沉淀的港湾;异地打拼成家后,故乡成为一种渐近模糊的成长记忆和过节时亲情友情的寒暄;人过中年,蓦然回首,却发现山山水水依然是抹不去的挂念,故乡永远是人生的后花园。我想,并非每个人生都有如此清晰的划分,这其中必然有诸多的曲折,但感情的起点与终点终将呈现一条完美的曲线。对于如今独在异乡的我,合肥这个第二故乡,也必将成为我心中永恒的家园。



4 条评论

  1. 你上北京去干哈 什么时候合肥成第二故乡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