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那只是传说:当庄周撞上我的想象

那只是传说:当庄周撞上我的想象

去评论

一、
   在村子里,我、庄周、庄垴是一块长大的。所以,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应该是关于我们三个人的。但很不幸,庄垴在我们15岁那年,死了。那是一件让我和庄周都十分难过的事情。庄垴一直认为他是一只鸟,可以飞。于是,在15岁那年的三月,他从村头最大的那棵樗树的最高枝桠上起飞,像大鹏一样展翅而起,却没有扶摇直上。
  自此,本该属于我们三个人的故事,就由我和庄周两个人来完成了。
  这件事让我心里稍觉不快,因为我觉得这是上天安排的三个人的故事,干嘛现在非让两个人来写呢?难度也大了点儿嘛。上天真不够意思,让庄垴占了便宜。不过,庄周并不这样认为。太阳移过两根窗棂以后,他就不再难过,在樗树下唱起了歌。见到死人唱歌的习惯,庄周一直保留很长时间。
  好吧,两个人就两个人吧。故事总得说下去。
二、
  在村子里,我和庄周都是大家公认的杰出青年--以前还有庄垴。我嘛,仪表堂堂玉树临风风流潇洒满腹经纶,作为杰出青年应该当之无愧。而庄周能当选杰出青年我就有点想不通。暴眼龇牙歪嘴,更无法让人忍受的是他从不剪鼻毛、指甲,以至于鼻毛长得可以被他当作吃完饭后刷厚嘴唇的刷子。他也是杰出青年?想不通!
  后来时间一长,我也就不想这些了。因为每次我们俩一起从村子里走过,姑娘们都会红着脸偷偷地瞟我,而没有一个人愿意和庄周搭腔。这时候,我才不管什么杰出青年呢!我只知道,有姑娘羞红了脸颊偷偷看你,是件令人舒坦的事。
  但有个人例外。她从不看庄周--这一点我能理解,但她也从来不看我,这让我十分不解。还好啊--我打量了一下自己--我今天刚换的袍子,上面还有皂荚的清香呢。她为什么不看我一眼?
  她就是罗敷。我们村唯一的美女。
三、
  这个夏天可真热啊。
  城里的诸候们早已躺在贮有冰块的屋子里避暑了。他们连让侍女扇扇子都不用。我和庄周躺在桑树下吃桑椹。
  庄周是真能吃。厚嘴唇都染紫了,像两条大蚯蚓,看了真让人恶心。庄周却不觉得,他说:“嘴唇非得要红得像你那样才好看吗?紫的有什么不好呢?”我早已吃不下去了。他还在吃啊吃啊,吃啊吃啊。我仰脸向天时,看到树上有好多蚕,在吃桑叶。速度极快,像刮大风一样。那么多蚕那么快!我都快看入迷了。蚕吃桑叶,长大,结蛹,变成蛾子,漫天飞舞。
  庄周已经睡着了,口水流了一衣襟。一只蛾子飞了下来,落在我的衣袖上。讨厌!我正要赶它走,突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我是一个聪明的人,常有一些念头冒出来。我伸出右手,悄悄地接近蛾子,闪电一般出手,捉住了它。我捏住它的一只翅膀,它扑棱着另一只翅膀,“霍霍”地抖动起来。
  我捏住蛾子,把它按在庄周的鼻子上。它的两只翅膀在庄周的脸上扑棱起来,他的脸上落了一层黄色的粉末。庄周还在睡着,他先是皱了几下眉头,猛地睁开眼,大喊一声:“蛾子!”一巴掌打在自己的鼻子上。蛾子一团稀烂,只剩两片黄色的翅膀尚显完整。“你小子想干吗?”庄周推了我一把,从脸上揭下蛾子的翅膀。
  我却没动。
  罗敷正打树下经过,白色的长裙飘飘。
  庄周也兴奋起来。他捏着蛾子的翅膀,冲着罗敷大喊:“蝴蝶!蝴蝶!我刚才做梦我变成了蝴蝶,你看我鼻子上真有两只翅膀!”
  罗敷微微一笑。
  我顿时双脚悬空,身旁白云朵朵,风儿轻拂,鸟语花香。
  出窍后的另一个我,清晰地看到了自己流着口水、傻哈哈的模样。
  等我回过神来,却发现庄周跟在罗敷后面,一蹦一跳地走了。
四、
  庄周有记日记的习惯。
  那天晚上,在豆油灯下,他这样写到:“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五、
  庄周结了婚,新娘却不是罗敷。
  庄周的老婆名有盐,面黑如锅底,冰冷也似锅底,手指粗大如树枝,躯体如一捆干柴。“奇丑无比!”见到有盐后,庄周和我不约而同地发出这样的感慨。
  但干起庄稼活来,有盐却是一把好手。那天割麦子,有盐一人割三垅,我和庄周一人一垅。她的镰刀翻飞,尤如兵器一般,嚓嚓嚓,麦子像敌人一样纷纷躺倒,表情姿势都十分凄美。后来。干脆有盐就把庄稼活全揽下来了,我和庄周就躺在树下数树叶的纹路,让目光沿着纹路四散开来,寻找我们的归宿。我们的归宿在叶子的边缘,叶子的边缘是一片虚空。
  有盐有一双奇怪的眼睛。自从第一次看她的眼睛后,我就再也不敢和她对视了。她瞳仁极大,眼白因此就被挤得几乎没有多少,只是荧荧地发着蓝光。从里面,我似乎看到了前生注定的命。看是看到了,我却无法更改一分。一种发自脚心的冷意。
  她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女子(在我印象中,她来自大漠。但后来她说她来自海边)说过的一句话,人生如梦,薄若蝉翼。一样的蓝,一样的冷。是啊,我无能的力量,竟穿不过蝉翼般的薄。
六、
  秋雨潇潇。
  长衫挡不住风雨,我坐在阴黑的夜里,瑟瑟发抖。心,如雨中枝头最后一片树叶,虽被泪水浸泡,也仍难有一丝的滋润感觉。
  一道闪电如女子的尖叫声一样锐利,我毛骨悚然。这样的秋天还有闪电?荒原上我们的村落破败如年久失修的茅屋。
  我有一种预感,这个黑暗的世界将滋生新的事物。但我不知道,那个新生事物究竟是光明,还是更深的罪恶。我一动不动,悄悄地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好冷的夜!
  我蜷缩在自己营造的苦水里。不敢有一丝动静,生怕惊动了墙角那亡灵叹息般的鲜花。我唯一的伴侣。
  却一夜无事。
七、
  竟是个晴天。
  窗外墙头上贴了几片枯叶,上面还残存着昨夜的一滴雨水,生生地反射着秋天太阳的光芒,刺着我的眼睛,有点疼。
  这将是一个什么日子呢?王室里的史官肯定正在琢磨如何来记录这一天。不管他!我先独自乐着。
  咦?竟有人比我还高兴?我侧耳一听,有人在敲着饭盆唱歌!
  出了大门一看,是庄周。边走边敲边唱。
  “什么事值得你这么乐?”我抓住庄周的后脖颈问。他却不答,一扭脖子甩开我,继续边走边敲边唱。
  这不是他的风格。
  既然他表现得这么奇怪,我决定配合他一下,跟在他后面,静静地听他唱歌。
  突然间,我就想起了庄垴死的那天。
  果然。
  庄周唱道:“我的心肝啊,你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你且偃然寝于巨室,我至乐。噫吁呼!!”
八、
  我飞奔到庄周的家里。有盐仰面躺在床上,脸上却出奇的白,就像涂了一层白粉。只是双唇乌青。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好凉,就像月光下的刀刃一样。
  那双大眼仍圆睁着,似乎比平时还要大,但却很温和。一时间我很诧异,这双散发着让人有一种发自脚心的冷意的眼睛,缘何在这个时候温暖起来呢?
  但这种温暖比平时的冰冷更让人觉得恐怖!我尖叫一声瘫倒在地。
  庄周回来了。他停止了歌唱,嘴角带着白沫,头发十分凌乱。见我坐在地上,并没有多少惊讶。他说:“你把她的双眼给合上吧。”他的声音很轻,像吐气一样。却很有力量。我乖乖地爬起来,伸出手去抹有盐的眼皮。
  抹不动。人们都说眼皮是人身体上最柔软的东西,但我的手摸到的却是像恶梦一般的坚硬。我又试了一把,仍没有任何反应。
  庄周看了我一眼,不信。他伸出手来,连抹了几次,有盐仍睁着她温和的大眼,似乎还带着几分笑意。
  庄周明显感到了恐怖,他胡乱地在有盐的脸上抹了起来。
九、  
  有盐死而不瞑目的消息,像一场风一样传遍了荒原上我们的破败的村落。
  一些自认为德高望重的老者,还有未谙尘事的童子都来了,伸出他们因时光的侵袭而皮肤受损程度不一的手,搭在有盐温和的大眼上。但是无济于事。
  秋天的夜空深远得像离人的回忆,完全遮盖了我的所有思想。我和庄周相对倚在门上,一动不动注视着对方。他的眼睛凸了出来,让我想起我们吃过的那头狼。在沸水里煮那头狼的那天,狼眼竟能透过胡椒、花椒、辣椒的混浊汤水,看到挂在葛针树上自己的皮,一跃而起,汤水溅了我们一脸。
  庄周会一跃而起吗?
  会的。
  他站了起来,说:“我去找罗敷。”
  我惊讶不已。
十、
  罗敷来了,洒了一身的月光,空灵得像一件美女穿过的白色衣裳。
  我呆呆地看着她,她却没看见我,跨过我横在门槛上的腿,就像跨过一截木头。
  我像一截木头一样,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朦胧中,只见罗敷和庄周并肩站在有盐的床前。整个背景都开始虚无了,模糊了,只剩下两只攥在一起的手异常清晰。
  我睡着了。
  醒来时,村外的荒原上,纸幡在翻飞。
  有盐会有这么轻盈的舞蹈吗?
  难道说只有死去才可以这么轻松吗?
  死后一切都可以解脱吗?就像脱掉一件破旧的外衣?
十一、
  我在村中走着,踉踉跄跄,如水中的一只葫芦。
  鬼使神差。我来到了罗敷的门前。
  手指刚要在她家的门上叩响一个音节,里面突然传来一声轻笑。似乎暗夜里有花在开,花开便是一个新世界。

(承蒙于继勇支持,原作发在他那儿了,现在保存这里。)



18 条评论

  1. 写得真好! 完全不像记者的文字!佩服佩服!
  2. 怎能不喜欢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谢谢
  3. 往事如风~~~~前尘如梦!~

    呵呵,终于被我看出点门道了!

  4. 罗敷的眼中为什么看不见你呢?看你就像个木头?我对有盐很同情,她是不是喜欢你了,而你的眼中只有罗敷,所以她才死不瞑目?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故事,一个故事而已

  5. 和王小波没甚关系吧?

    文章还好哦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和王小波没关系,我也觉得

  6. 水平高,有个人故事,里面夹杂着想象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谢谢夸奖了。

  7.    表面的抽象,但其实差不多是你当年心态的一种反映。

     宫老师:你的罗敷呢?我是要吃糖的。:)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呵呵,糖在口袋里,过来拿啊。

  8.        呵呵,这篇稿子老于头转给我的,偶发在副刊小说版上,是开篇之作啊。编辑要抢功啦!不得不抢,关系到名人名稿的问题。此后,小钱接偶的班的。对波?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感谢安徽商报、感谢新安晚报、感谢张编辑、感谢于主编!

  9. 最近聪明点了,看到“庄垴在我们15岁那年,死了”这句,我基本猜出是只动物!嘿嘿!
  10. 我想你一定爱看王小波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还真是汗颜,王小波的东东,还真没看多少。

  11. 呵呵 看不懂  水平太高了
  12. 很偶然看到宫老师大作,佩服佩服。记者堆里的文学家。跑卫生口居然都没有荒废!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咣当,你都喊我宫老师了??

    郭老师!!

  13. 写的不错,继续继续!!!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