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投机者的“第二条件反射”

投机者的“第二条件反射”

去评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了,各方心态不一。第二天股市回调应当属于本能性质的“第一条件反射”,而对于老道的市场投机者来说,则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原本是有些惴惴不安,现在,一阵窃笑,便风轻云淡了。他们的反应属于后天的“第二条件反射”。

会议强调,从制度安排入手,以优化经济结构、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为重点,以完善政绩考核评价机制为抓手,增强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自觉性和主动性,不断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做好明年经济工作,重点要在促进发展方式转变上下功夫,真正把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和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有机统一起来,在发展中促转变,在转变中谋发展。

 老道的投机者觉得本次会议精神与2009年的“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的表述非常类似,伴随中国模式的快速成长,其逻辑主干可谓十年一贯制,今年的调子都要高许多分贝,只是国际金融危机使我国“调结构”问题更加突显出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刻不容缓。

投机者嘲讽那些“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知识分子,似乎只有他们看清了天下大势,只有他们掌握了解决问题的钥匙,其实不然,以高层智囊的英明睿智,中央政府不可能不清楚问题所在。

“调结构”是解决中国经济发展困境的关键,其核心是市场与政府的关系问题。通俗的说,就是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现实情况是,市场的归了政府,政府的归了市场。教育、医疗这些政府的分内工作被市场化了,而政府的本职工作例如住房保障工作则大半交给了市场。

会议提出——更准确的提法是,“一如既往地再次提出”,增加普通商品住房供给,支持居民自主和改善性购房需求。加强廉租 住 房 等 保 障 性 住 房 建 设。地王频现,楼价飞涨,对于实体经济的挤出效应,对于民生的损害是显而易见的。这并不是今年的新鲜景象,从中央到地方,类似的表态重复了一遍有一遍。但是,表态之外,有没有切实的制度性约束?会议没有提及具体措施。

2009年的调控方针是“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而四万亿的投放效果最突出的“保增长”,行业结构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反而愈加畸形,大量信贷资金进入了股市和楼市;以内需替代外需是“调结构”的内容,更是“保增长”的手段,结果呢,居民收入非但没有提高,连买月饼都要收税了,现在,水电气的涨价也让普通老百姓不能不联想到通货膨胀的出现。

   国企背景的上市公司在土地市场上呼风唤雨,可成为国企变危机为转机,越来越生猛强悍的写照,中小企业的生存发展更为艰难。创业板似乎为创新企业提供了融资平台,但实际考察创业板企业,个个都是成熟丰满,利润雄厚,创业板本质上是成功板,而创新型中小企业需要的“草根板”却没有出现。

  会议强调——一如既往地再次强调,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通过推进改革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大动力和制度保障。增强非公有制经济和小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放宽市场准入,保护民间投资合法权益。而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的是山西煤炭行业大规模的国进民退。
  
80年代的改革是长时间内不知道怎么改,现在是知道了怎么改却一时间改不了。会议提出,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一个“继续”,多少无奈!看清了问题,却缺乏有效的实施手段,号准了病脉,却下错了药,或者是无药可施,值得进行保守疗法,这是宏观调控的最大尴尬。

宏观调控理念与实际调控实效的分裂,是近年来中国经济领域的最重要特征只一。道理也很简单,中国经济被一股强大的惯性势力所裹胁,高速状态下的转轨风险太高,中国经济只能在妥协中谨慎改良。非不为也,非不能也,而是要循序渐进!

   老道的投机者的“第二条件反射”不是没有道理,政策与市场之见的灰色空隙太大,投机者疯狂表演的空间太大了。

《南方周末》刘瑜的一篇文章令人印象深刻。文中说,梅德韦杰夫年轻时也听SCORPIONS的“变化之风”,那首歌唱道:“变化之风吹拂在时间的脸上,就像暴风吹响自由的钟声”。

我们期待着中国经济结构有一些实质性的变化,可以肯定,再细微的变化之风吹久了也能风化惯性的岩石。             



20 条评论

  1. 我觉得,这应该是本年度最后一针强心剂了吧
  2. 一个政策,一定要依靠广大的老百姓,让他们拥护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他们真正得到实惠。老百姓手里没有钱,不要说内需,再这样下去,只能放空屁,连屎也拉不出来了。四万亿给了哪些企业,怎么花的,也应该公示一下的。
  3. 摩擦系数不够的时候,决策层不会挥刀自宫:lol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