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三冬不觉寒

三冬不觉寒

去评论

过去很多天了,我还是没法忘记小男孩羞涩一笑和中年男子低头擦拭眼角的画面。小男孩约模78岁的样子,长得鼻直、额宽、大眼睛,边上有个大约比男孩子大23岁样子的小女孩,看神情和长相就知是姐弟俩。即便是因为流浪而让脸庞变得黢黑了,依然挡不住这两个孩子俊美的长相,尤其是那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让你过目不忘。他们是中年男子的一双儿女,看长相就像是从中年男子那儿拓下的模子。

2009年的最后一天傍晚了,父子三个人连同那辆堆满了废旧纸板的破三轮车又来到了广电中心的大门外。天冷了,他们缩在三轮车后,既没有伸手乞讨也没有拦路喊冤,似乎只是走累了,停在这儿依赖这辆破三轮来挡挡所有的风雨寒冷。这样的一幕连同父子三人的故事被同事玲姐在办公室放大了。

中年男子年少时走出北方某村庄,在外谋生多年后终于娶到了漂亮的媳妇。做为庄户人再无更多梦想,决定象“夫妻双双把家还”的董永一样带着妻、子回老家,毕竟“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嘛!而失踪多年后突然出现的他对村里来说是个意外,是不速之客。老房子的宅基地被一个没出五符的本家叔给圈了个院想占为己有。可他要安家啊,离开再久这也是老家啊。他在这个老宅基上收拾收拾,一家人住下了。纠纷也从这儿开始了。一天一群恶徒大刀长棒地冲进他家院子,.结果是悲惨的!等喧闹归于宁静后,男子的身体毁了,没有了脾脏失去了重体力劳动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孩子们的妈妈在去派出所录完口供后就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回到了老家的结局是失去了家!男子认定这是那个在当地有权势的本家指使人干得,于是他把本家叔告了。走上了“秋菊”之路的他,带着两个孩子从村庄三月出发一直走到麦收时才到了省城,就为讨个说法。

玲姐说,他这个状已经告几年了,眼下就在等着法院判了,有关方面说十一月会给说法,可现在都年底了。玲姐第一次知道这三人的事,是她丈夫下班时看到这个男子用自来水在泡一包方便面给两个孩子吃,默默的也不去找边上的人家要口热水,更不做乞讨状。玲姐的丈夫出于同情主动给了他几十块钱,回家后还唏嘘不已。古道热肠的玲姐一听说,便忍不住冲下了楼。她告诉男子怎么能用冷水泡面呢?天这么冷要是把孩子吃病了怎么办?一翻连珠炮似的数落后又塞给男子一百块钱。在玲姐的数落中男子的眼眶红了,他低声的说等这个状告完他就带孩子远走不再回老家了,虽然身体毁了,可他还有烧窑的技术、会认上百种中药材,可以养活两个孩子的。后来经常看到这父子三人出现在小区,有时看到两孩子趴在水泥花坛边用捡来的笔、纸学写字,小姐弟俩边写还会边交流或嬉闹,但见到外人时就不说话了。每次玲姐就会主动去问问情况,或者给孩子送上点热的吃。

在这个2009年的最后一天,玲姐一进办公室就说“我又看到那父子三人了,一看到他们我的心就堵得慌”。玲姐快言快语地说,我却不由地想这不是太常见了吗?没准还是这男子编的故事呢?就算是真的,就靠每次给他点钱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玲姐决定要去食堂买点吃的给父子三人送去。不知为何我下意识的起身要和玲姐一起去。当我们端着热腾腾的水饺,拎着几块面包赶到破三轮车跟前时,男子抬起胳膊抹了抹涌上泪水的眼角,而我被俩孩子的眼神振憾了:那么清澈、那么纯粹,与天桥上常见那种截然不同。玲姐一边象老熟人一样的招呼“还没吃晚饭吧”,一边递上所有吃的。就在这时我看到了男孩低头羞涩一笑的表情,虽然短暂却令我动容。

这一瞬我意识到玲姐这样做是多么有意义。一碗吃的、一点零钱虽然解决不了他们的根本问题,可却是身处困境者感受人间温暖的直接窗口,这点滴暖意都可能成为流浪孩子将来走向阳光大道的力量。“不以善小而不为”的意义我似乎今天才真正懂得。



14 条评论

  1. 感谢玲姐给大家带来的温暖。
  2. 经过你的描述,我似乎看到了那一低头的羞涩。 天天写着歌功颂德的稿子,我自己真的想哭,唉,多少人可以真正地贴近民生做点实事呢?
  3. 好人呀!我们这个时代,最缺乏的就是悲悯
  4. 这点滴暖意都可能成为流浪孩子将来走向阳光大道的力量.....看似微小,实则强大,若干年后他想起这个冬夜会有怎样的感触呢
  5. 我们太需要把我们的社会变成一个公平公正人人平等的社会了。我们要努力,这一代不行,下一代也不行,还有下下一代……不这样努力,永远会有人,因为腐败体制造成的不公平,而暗无天日的活着。
  6. 为什么我心里堵的厉害?!究竟谁能结束他们的苦难?!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