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摄会 »  » 《无聊,不无聊》

《无聊,不无聊》

去评论

 

 

接着上篇"美男美女都不裸 观众直呼被玩耍"说.

 

有个朋友说《城市SPA》展:

感觉整个事情都很无聊
一个打着裸体幌子的活动,本来就是以裸体为卖点,高调宣传,其目的就令人可疑.
反过头来还要责备嘲笑前来观裸的观众.摆出一幅道德至高者的样子,好笑!
类似的炒作可以休矣!

 

我回答:

大到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小到《城市SPA》这个社会实验中,包扩你我在内,大家都是“材料”,没有旁观者,谈不上谁笑谁,心眼放宽点,有什么好难过的呢?

                          无聊,不无聊


随着社会进步,为什么在传统的绘画和摄影之后,会出现新媒体艺术,观念摄影,录相艺术,装置艺术,地景艺术,行为艺术等新艺术样式?难道仅仅是哗众取宠?
张大哥至所以答应做一个平面摄影的学术主持,就不会光挂个虚名,我肯定以自己一贯之力,和参展艺术家一起,将平面展览的学术方向,引向纵深。

 

再转一个玩玩。

 

 

您現在的位置: 香港商報-> 內地新聞

 
"藝術家"半裸推油按摩烤紅薯 觀眾稱其嘩眾取寵
2010年 01月 11日 17:07    中國窗
 

   【中國窗】訊 昨日下午兩點,在網路上炒得紅紅火火的“城市SPA”行為藝術在久留米藝術館正式上演。作家、合肥黃橋小學校長許多餘在眾多攝影鏡頭的包圍之下,脫去了身上的衣物,在兩位參演者的幫助下做了一次“SPA”。不過,他並未像此前宣傳中所說的那樣“一絲不掛”,而是給自己留了一條“底線”。

    人和磚頭先後被按摩

    昨日下午14:00,久留米藝術館中聚滿了人。大部分人都是背著碩大的照相機、攝像機的“藝術家”,還有一些是偶然逛進來的遊客。

    藝術館的正中央擺著一個由沙發拼成的“單人床”,許多餘坐在床邊一件件的脫去衣服。他的行為藝術“城市SPA”馬上就要開始了。

    藝術館中沒有空調,天氣很冷。當他脫到只剩保暖內衣的時候,周圍的人已經開始發出笑聲。

    他沒有理會,繼續脫下了衣服,館內的燈也關上了。此刻,許多餘的身上只留了一件“遮羞”的內褲。一位女遊客背過臉去,小聲地說:“這也太過分了。”

    兩位協助者開始向許多餘身上塗抹精油,隨後又替他按摩。

    在他們的幫助下,許多餘用20分鐘完成了一次“SPA”。隨後,許多餘穿上衣服,協助者又遞給他一塊磚頭和兩本書。

    “書是許多餘自己寫的詩歌和小說。”有人介紹說,“現在他要給磚頭和書做推油。”

    許多余先向磚頭和書上撒了一些鹽,又撒上了精油。在塗抹均勻之後,他認真地為磚頭和書做起了按摩。從上到下,從前到後,整個“推油”進行了20分鐘。

    “藝術家烤紅薯”20元一個

    在藝術館入口,黃震靠著一個烤紅薯的大桶,蹲在地上。如果不說出來,沒有人知道他是一位全國知名的雕塑家。

    “今天中午1點,他在壽春路橋頭找到俺,”紅薯桶的主人張阿姨說,“說把俺的紅薯包了,要賣一下午。”張阿姨跟著黃震稀裏糊塗的來到了藝術館,並開始幫這個“奇怪的人”賣自己的紅薯。“俺講這個地方不如橋頭,來的人太少了。”

    來來往往的人一進門就看見這個老頭蹲在遞上,再一打聽:原來是個藝術家,於是紛紛要求合影,再買一個紅薯。

    合影不收費,但是紅薯賣20元一個。這麼“天價”的烤紅薯,買的人居然不少。當然,如果顧客和他聊得投緣,他也會白送一個紅薯。

    “這只是普通的烤紅薯而已,沒什麼特別的。”黃震解釋,“城市是個擁擠的地方,更是個拜金、奢侈、充斥著油膩的地方。烤紅薯是簡單的,但它是最溫暖的。賣烤紅薯這個行為本身沒有意義,但它能啟發我們思考,給我們感觸。”

    但買烤紅薯的人卻都笑著說:“紅薯不值錢,藝術家烤那一下值20元。”

    張阿姨和藝術館的清潔工站在一旁,奇怪的看著他們。

    觀眾:他們想表達些啥?

    安徽農業大學的束道文同學在網路上看到了“城市SPA”的宣傳,昨日下午興沖沖的趕過去了。但轉了一圈出來之後,他無奈地說:“根本看不懂表演的意思。”

    束道文說:“不清楚他在那裏推油是想表達什麼,而且在半裸的情況下邀請女性觀眾與他合影,我覺得有點嘩眾取寵。”

    而一位老先生也說:“如果烤紅薯也算藝術,那合肥的藝術家也太多了。”

    對此,藝術展覽主創人之一的藝術批評家、畫家及紀錄片編導張源平解釋說:“本次展覽是中性的。我們不僅有行為藝術,還有9位元攝影家的作品展。想達到的目的就是引發觀眾的感受和思考。”

    張源平表示,藝術家們試圖在特殊的環境下重複日常生活,以達到對比和震撼的目的,對社會形成某種影響。

    “因為在我們的社會進程中,需要引起人們的思考,需要讓人們自己感受,反思日常的生活。”同時他表示,本次藝術展的費用全部由參展藝術家承擔,市民參觀無需門票。而包括烤紅薯、義賣紀念品在內的收入都將捐給長期聯繫的農民工子弟學校和需要幫助的孩子。(江淮晨報 張梵晞)

再看某报对参展艺术家朱迪的消解:

 

合肥日报 合肥晚报 江淮晨报 今报 在线投稿入口 ◎淝滨论坛 ●合肥手机报

 

 

 

 

 

 

                 当前位置:主页>>新闻中心>>本地


                  旅意十八载 根在庐州城
                  家乡的小溪和威尼斯风光在他的镜头中流淌
                  发布日期: 2010-1-12 13:26:35 稿件来源:合肥在线-合肥晚报 作者:张茜 方春俊
                  合肥手机报,“掌”握更精彩!安徽移动手机发送hfb到106586666订阅,月费3元。
                     
                  “我跨越了半个地球七个时区,置身于水的世界,睡梦中显现的时而是家乡的小溪,澎湃的长江,时而是眼前的威尼斯运河。”——1月9日-11日,网络青年摄影展《城市SPA》在久留米友好美术馆举行,旅意合肥籍艺术家朱迪(网名——“感觉到了”)的作品,以东方人的视角,诠释了威尼斯绚丽的水色光影,好评如潮。
                     
                  旅意十八年,他仍眷念这片故土,因为这里有他最纯真的记忆;醉心艺术创作二十余载,他仍孜孜以求,将自己的灵魂浸入一幅幅映现光感和色彩的作品之中。他就是合肥籍艺术家朱迪——一个抓到了威尼斯之魂的中国人。
                      为买相机,父亲把几十年的烟戒了
                      见到朱迪,板寸,灰色毛衣、牛仔裤,不是想象中长发飘飘或胡子拉碴,一个儒雅的男子。一张口,亲切的合肥音蹦了出来。
                     
                  朱迪的父母,一个是物理教师,一个是机械工程师,一对“理科”组合,但在舅舅的影响下,朱迪从小却对美术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而且“小有造诣”,上初中就被招进二中的美术兴趣班。父亲的业余爱好是摄影,这也成了朱迪的最爱,小时候,他最惬意的时光,就是偷偷拿出父亲的相机,在曙光路的一片荒野上,对着昆虫、花草猛按快门,记录下童年的一个个瞬间。
                     
                  1987年,朱迪以优异的成绩被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录取。去北京前,父亲送他一台“摄美”牌照相机,这可花了父亲一年的薪水,为了攒钱,父亲把抽了几十年的烟也戒了。
                      大学为朱迪打开一个崭新的艺术世界,推开一扇扇艺术之门:陶艺、绘画、摄影……
                      一通电话,开始了异国之恋
                     
                  象牙塔的生活也充满了激情与浪漫。1990年,德国著名摄影家托马斯·吕特格在中央工艺开办学习班,朱迪从报名者中脱颖而出,有幸成为第一批学员。“那时每人每天可免费使用3卷进口的依尔福胶片,必须得拍完,真够过瘾的。”对这样的待遇,朱迪至今还津津乐道。
                     
                  在学习班的报告会上,朱迪结识了一帮意大利人,其中一位在北京语言学院学习汉语。一天,朱迪给她打电话,她不在寝室,一位意大利室友答应帮他叫,随后,她楼上楼下跑,累得气喘吁吁。对这位热心的女孩,朱迪留下了好印象,有意“刺探”了一下,她是威尼斯人,叫裴尼柯。随后,他总在朋友不在的时候打电话,一来二往,两颗年轻的心撞在了一起,开始了一段美丽的异国之恋。
                      1992年10月,朱迪辞去了工作,旅居威尼斯,与朝思暮想的裴尼柯走到了一起。
                      威尼斯之魂,在他的镜头里流淌
                      威尼斯是艺术的殿堂,绘画、陶艺、摄影,朱迪尽情地施展着天赋与才华。
                      喜欢游历的朱迪,穿梭在博物馆和画廊之间,徜徉在威尼斯的大街小巷。他以东方人的视角,发现了这座城市独特的美。
                      3年,8万多幅照片,朱迪用镜头抓住了这座城市映现在水中的大千万象,贡多拉、独孔桥、教堂、宫殿……
                      作品在朋友中传阅,在艺术圈传播,他成功了!
                     
                  2008年4月,意大利著名的Marsilio美术出版社为朱迪出版了个人摄影作品集《威尼斯之魂》;同年9月,在威尼斯的文德拉明·卡莱尔吉宫(Palazzo
                  Vendramin
                  Calergi)举办个人作品展;2009年6月2日,意大利国庆之日,意大利驻华大使馆特邀朱迪举办个展,反响热烈。
                      最想吃的,还是家乡的咸鸭子
                      旅居意大利18年,朱迪仍然保留着中国国籍,他说,他的根在中国,在合肥。
                     
                  现在,朱迪穿梭于中国与意大利之间,忙碌在威尼斯、罗马以及景德镇、北京等地,构思摄影,并与他们的陶艺团队——冰蓝公社共同研讨、展示他们的作品。但再忙,他总会挤出时间,回合肥小住一段日子。“通心粉、比萨虽好,但最想吃的还是妈妈腌的咸鸭子。”每每到家,吃起家乡菜,朱迪觉得还是咱合肥的东西好吃,对味!
                     
                  看着合肥日新月异的变化,朱迪萌生了一个心愿:要把对家乡的记忆留在心灵里,要把对合肥的印象留在镜头里,让更多的人了解他的家乡!“合肥是一座很好的城市,跟杭州比,只是少了一个西湖而已。”无论走到哪,朱迪都会这样介绍合肥,这个城市是他眼睛的至爱。

                      ·张茜 方春俊·



20 条评论

  1. 我也得到了一个免费的山芋。。。好好吃。。。
  2. 人和动物的重要区别之一是 人吃了东西后不光能排出粪便,还能排出思想 支持谢知青、张大师、于不装。。。。
  3. 回家看看照片觉得真不错,很值得回味,唯一的缺憾是活动少了点,踏出每一步都需要勇气和凝聚力,已经很不容易
  4. 高科技你懂吗?不懂才是高科技
  5. 关于展览为什么要炒作?答:这根本不用解释,不炒作,哪有人来,没有人来看,我们办展览干什么? 为什么要用“裸男”“推油”这样的标题?答:平老大说了,这是展览的一部分,推油也是作品,而且是很严肃的作品。如果有人觉得是无聊和噱头,这也没办法。我们觉得么搞好玩,就这么干了。事实上,来看展览的人大多数都玩得挺开心。以前的所谓展览给你免费的红酒喝吗? 我们得承认我们是摄影展,很严肃的关于造城和城市生活思想的摄影展,行为艺术只是一部分,很多媒体报道偏了,这是他们选择和新闻切入角度的结果,我们不能让人家按我们的思路报道。所以,我事先并没有写新闻通稿发给大家。不是我懒,是我不愿意。 从来看城市SPA展览的人数上看,合肥这样好玩的事情太少了,所以我们要搞一次,再搞一次。如果有人觉得这污辱了艺术,这也没办法,我们就是这么认识艺术的。大家都有亲近艺术或者搞艺术的权利,怎么搞是各人的自由。如果你搞的艺术,让我们觉得好玩,我们也会去捧场。我们搞的水平高不高是能力,搞不搞是态度。希望更多的人不要只动嘴和手指头,大家一起搞起来。 看到这么多人这么认真的讨论“艺术”,真的很感动。如果天天这么讨论,合肥早就风骚起来了。 如果还有人感兴趣,请参考我博客上的文字。觉得不爽,也可以批评,但是,请留下姓名。另外,拍砖时请保持你绅士的风度。你绅士,我也绅士,你流氓,我会更流氓的。我也会骂人。谢谢。 文字地址: http://www.imedia.com.cn/?uid-8-action-viewspace-itemid-14691 http://www.imedia.com.cn/index.p ... wspace-itemid-14436
  6. 见多了、识广了~就不会为这事纠结和恼火!合肥需要多多搞~需要平老大这样的激情~
  7. 无聊或者有聊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干了。我们让大家动起来了。
  8. 多搞几次,大家接受了就不觉得无聊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