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每周法制新闻评述2010.5.19——文强先生的最后特权

每周法制新闻评述2010.5.19——文强先生的最后特权

去评论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0-05/15/c_12105450.htm

评“文强案二审结束”

   

一直想说说文强案,可是每每想下笔时又每每打住:面对网上波涛汹涌的评论,我实在找不到一个可以切入的合适端口。现在好了,有关文强的消息已经从各大网站的头版撤下,重庆打黑的新闻也早已不在各大媒体占据主要位置,这时我觉得,是到了说说文强的时候了。

 

首先似乎应当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在文强名称之后加上“先生”这一后缀,我想大家都不习惯这样的称谓,文强先生自己估计也会不习惯:自从他的大名为公众所知,就与“黑社会保护伞”、“黑老大”、“贪官”这样的称谓紧密联系,以至于称呼其一声“先生”都会让所有人感到惊诧。其实,当今社会中,“先生”一词已经成为了对一个普通成年男性的标准称谓,既无褒贬之意,亦无反讽之嫌,表达尊重与敬意的时候可以用,表达起码礼貌时同样可以用,尤其当面对一个并不熟悉的成年男子时,“先生”应当是首选的称谓。大家在电影中应当看过很多次了,英美国家的法庭上,法官、检察官在面对那些衣冠楚楚的被告人时,一律称其为先生,因为他们不敢使用别的称谓——那将导致辩护律师们的强烈抗议。所以对于文强,一个将死之人,无论他生前犯有多么严重的罪行,我们作为生者向将逝者表示一下最起码的礼貌,称呼一声“先生”似乎应当并不为过吧?

 

当然我也明白,这就是国情。按照某些国人的习惯,文强先生事发前,称呼其“文局”都会觉得不过瘾,一定要配上谄媚的笑脸和弯曲的脊梁才觉得合适;而一旦文强倒台,一定会有一些人在第一时间内揭竿而起,对其吐上一千口唾沫再踏上一万只脚,诅咒其永世不得翻身。可见,对于文强这一类人,要么是神要么是鬼,被人称呼一声“先生”何其难也!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我觉得更有必要称呼其一声“先生”,恢复被称呼者本来面目的同时,对于称呼者也是一种必要的提醒:其实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一员,原本不应有那么大的差异的——以至于对别人的称呼乃至称呼别人时的表情都要根据需要随时更换。

 

称呼一声“先生”都要解释半天,可见文强先生的其它境遇也好不了多少。

媒体报道:一审时,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集中于一幅张大千“青绿山水图”的真伪。控方坚持以评估价格作为定案依据,辩方则认为评估之前应当进行真伪鉴定,否则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合议庭举棋不定,最终经庭后多次合议并报审委会批准,才以法院的名义送交国家文物局进行鉴定。结果大家都知道了,经鉴定该图系仿品,没有价值。可是这样的鉴定结论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对文强先生的量刑,虽然受贿总额由此减少了300余万元,可是他一审依然被判处死刑。

本人对该“青绿山水图”真伪之争的兴趣在于:若换作一名普通刑事犯,一份证据的鉴定会有如此之难吗?根据本人的刑辩经验,一般情况下,只要被告人家属愿意出费用,法院不会拒绝辩护律师提出的鉴定申请,象文强案这样为了一份证据的鉴定多次合议层层审批的情况是不多见的。当然可以理解,承办此类案件的法官一定面临重重压力,需要在政治影响、社会舆论和法律规定之间寻找最佳平衡,然而作为法官,最基本的平衡技巧在哪里?恰恰是正当程序!说得通俗点:把文强当作一个普通刑事被告人,给予他普通被告人的基本权利就行了。然而,这样的做法对我们的重庆五中院来说,比较难。

 

一幅“青绿山水图”,折射出了这样一种司法理念:我们的司法体系中,程序还是为实体服务的,而实体是为什么服务的?大家心知肚明。无怪乎辩护律师们在得知鉴定申请被采纳的时候一遍欢呼雀跃,大有程序正义最终得以在本朝实现之势。然而判决的结果无情地向他们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程序之辩只不过是一次过场之辩。我相信一定有一位幕后的领导御笔亲批了四个大字:特事特办。因为即便是这样的过场,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走一走的,比如精神病人郑民生——天晓得一旦给郑民生作了精神病鉴定,将会使我们的司法机关处于一个多么尴尬的境地。所以,文强先生还是应当感谢国家给了他一次走过场的机会,虽然这是他的基本权利,但更象是一个特权。

特事特办,一直是本朝司法机关奉为圭臬的信条,美其名曰服务大局。其实所谓的大局,一定不是法律——法律的规定是如此的清楚明白,只需按图索骥即可,何需特事特办?故而,披着神圣外衣的“特事特办”背后,一定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导演着台前的一切。文强先生当年曾经多次扮演这只手的主人,如今换成了何方神圣,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那只手的名字叫:人治。

 

事已至此,文强先生的特权,好象已经用尽了。

然而不,前几日有记者朋友采访我,问及对文强案二审结果是如何预测的。我笑答:不敢预测判决结果,但是我可以预测判决结果的结果。记者问其故。我说:若维持死刑,那么一定是注射执行,如果改判徒刑,那么一定不会在普通监狱服刑。二人皆笑。

我想,这才是文强先生最后的特权。



8 条评论

  1. 原帖由老盖于2010-05-21 09:35:12发表 呵呵呵,老于啊,看看今天的新闻吧,陈光明女士不仅被称为同志,而且还光荣退休了。相形之下,称呼文强一.
    刑不上大夫啊。没办法。几千年都这样的,以官抵罪。我们生活在半封建半现代化的社会。
  2. 呵呵呵,老于啊,看看今天的新闻吧,陈光明女士不仅被称为同志,而且还光荣退休了。相形之下,称呼文强一声先生,不为过吧?:funk: :funk: :funk: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