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音色 »  » 还好,看的是《三国》

还好,看的是《三国》

去评论

送女儿上学,人潮如海:父母,祖父母,孩子,人、车、伞,泥泞的路,溅起的水。。。

忽然,身后两个男孩子的对话仿佛画外音,一下子惊得我浑然不觉了所有的嘈杂,全部的毛孔都为这段对话张开了。

男孩甲,鼻涕挂在嘴上方,只要敢再崴下脚,立马尝到咸味:“你看了昨天浙江卫视的《非诚勿扰》了吗?”

男孩乙,校服领子上沾了片番茄皮,与之呼应的是嘴边的浅粉色:“好搞笑哦,那个男的一个月就三千块钱,还想找女朋友。”

我本能的想告诉他们,浙江卫视的叫《为爱向前冲》,《非诚勿扰》是江苏卫视的,其实湖南卫视的《我们约会吧》相对真实些。我还想顺便告诉他们,浙江简称浙,江苏简称苏,江苏的省会是南京,那里发生过大屠杀,所以要勿忘国耻,浙江的杭州是人间天堂,有句诗是“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哎哎哎,不对,我跑题了,我想说的是什么来着?我都给气糊涂了,我想说的其实是,“你们这两个小屁孩怎么能看《非诚勿扰》呢?阿姨后面要告诉你们的那些才是你们这个年龄该知道、该讨论的东东呀。”

事实上,我回头欣赏了两位貌似一年级顶多不超过二年级的“帅哥”后,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我焦虑的很,怕这些节目跟春晚一样成为百年老店,怕女儿长大了也去他们那相亲,怕她被人家挑也怕她挑人家,怕“约会成功”也怕“遗憾离场”。。。

我能不焦虑吗?这俩男孩也和女儿一样,都是最能积累知识、吸收文化、擅长模仿的年龄,这些零零后们每天在学校里就说这些吗?

一整天焦虑得不行,伴随着杞人忧天式的自残快感。

女儿放学了,又是一堆作业,我心神不宁地给她报生字,让她组词。

我报,“黄,黄色的黄,你可以组黄昏、黄色,都行。”

她说,“黄盖呗,就是周瑜打的那个人。”

我愣了一下,觉得也对,于是接着报,“粮,粮食的粮。。。”

她抢着说,“粮草,粮饷。”

我转头看外婆,我妈见怪不怪的说,“珠珠最近看的电视是《三国》。”

焦虑的心一下舒展了好多,还好,还好,看的是《三国》。

 

 



1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