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马屁精当斩不赦 小肚肠自寻烦恼

马屁精当斩不赦 小肚肠自寻烦恼

去评论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传闻胡子博士雅量,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红酒白酒无师自通……寡人爱才,宣博士午时入宫觐见……钦此!洪武三十年九月十八日。

宣读完毕,公鸭嗓子继续道:陛下七十大寿召您觐见,此乃胡家之无上荣誉啊!

胡家老小纷纷弹冠相庆,喜极而泣!

博士却点了根万宝路蹲在墙角。

“咋?”家人不解其故。

博士幽幽道:这是叫陪酒呢!

说着,博士从怀里掏出诺基亚,给村长打了个电话:中午招商我就不参加了,上面有更重要的饭局。

村长啥都没说,只默默地流泪!

话说,胡子博士上回被科长夸——吐黄疸;部长夸——阑尾炎。这会被皇帝夸,博士只好准备点速效救心丸!吃了先。

顿时,博士只觉血脉喷张,诗情横溢,脱口就是一首好词: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贱内已牵出赤兔马,犬子递上尚方宝剑。

博士气得翻白眼,丫是让我跑路,还是让我造反!口吐白沫又是一首:三十年忠良似土,八千里志气追月,莫悲切,白了老人头,空对月!

好悲壮!

得驾!赤兔马飞一般地奔驰在南京街头……

领了五张超速罚单,终于被衙役领进皇宫后花园。中间那位一身名牌的可不就是皇帝老儿!

胡子博士倒吸了一口冷气,皇帝老儿这厮越活越抠门,除了他亲自重的一点白菜、茄子、冬瓜,王公贵族的面前只有一坛二锅头,十块钱一斤的,比咱村里的鲍鱼宴差多啦!

皇帝老儿笑容灿烂地让胡子博士做坐到他的身边,指着博士摇头晃脑地告诉大家:“这可是一个大才子啊!”

总管立刻送来笔墨纸砚。

博士明白,这是让才子献墨呢?

借着救心丸的药力,博士大笔一挥写了一个联儿:“在上为帅”。横批:“天蓬元帅”,单就空出一个下联。

博士知道,皇帝老儿起义时是个常胜将军,喜欢自称大元帅,更喜欢别人这样称呼他,以此显示自己战功。

皇帝老儿看来很喜欢,立刻挥毫,提上四个大字:在下为朱(猪)!

总管立刻大叫:“好猪!”文武大臣迅速把手拍得猪蹄似的。

不过,皇帝老儿的四儿子燕王朱棣、长孙朱允炆都是有文化的人,两个小朱觉着老朱中了博士埋伏,这对联咋看咋别扭,就用眼神示意老朱。老朱心领神会,但是他兵戎半生,遇尽坎坷,早已波澜不惊,心里只想着国泰民安、薪尽火传的大事,怎会在意穷酸文人的挖苦讽刺,他哈哈大笑,两眼却盯上了外面的两排马队,那是他的仪仗队,长长的两溜儿马排得整整齐齐。这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风,那些马尾巴被风吹 得一下子都飘舞起来,还真挺好看。

皇帝老儿看到这儿灵机一动,很多人都认为我是一个没有文化的皇帝,得,咱不计较!不妨让天下文人看看大明王朝接班人的文化实力。脑子顿时冒出个对子的上联。他对身边的孙子朱允炆说:“我这儿有一个上联,你给我对个下联。我这个上联是:风吹马尾千条线。”

朱允炆年纪不大,可书读的不少,他稍微想了一下,就说了个下联:“雨打羊毛一片毡。”

胡子博士还没有来得及叫好。这个时候,总管又说话了,皇太孙才华横溢,下联对得无比工整,实属大明之福分。

可一向喜欢听好话的皇帝老儿听了,眉头却皱成个疙瘩,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一边的朱棣见父亲脸色儿挺难看,就上前对父亲说:“父皇,我也想了个下联。”皇帝老儿示意朱棣也说说,朱棣就大声念了个下联:“日照龙鳞万点金!”

博士这边心里一惊,总管那边已经竖起大拇指:这个对联,对得气魄,恐怕东坡再世也不过如此啊!

那会儿人们都挺迷信,认为皇帝都 是“真龙天子”。朱棣的下联表面说的是“龙”其实是在夸耀皇帝的威风。皇帝老儿一听四儿子的下联,眉头子马上舒展开了,长脸又变回短脸儿,不由得一拍大腿,连声说:“好,好,对得好!”他觉得朱棣的“龙”,帮孙子的“羊”挽回了不少面子,也为大明挽回了面子。

看到这里,博士心里一惊,敢情这酒桌上不光马屁熏天,而且刀光剑影,暗自较劲呢。二话不说,先把自己喝醉。

果不其然,洪武三十一年朱元璋驾崩,备受朱元璋调教的朱允炆当了皇帝,这就是建文帝。可他的叔叔燕王朱棣哪把这个侄子放在眼里呀?没多久,朱棣把建文帝赶下皇位。自个儿当起皇帝,这就是明成祖。

据说,朱棣一登皇位,立刻大赦天下,然后召见当年那位拍马屁的总管,赐毒酒一杯,以警世人。

朱棣喜欢讲真话的人,马屁精混淆视听,左右逢源,对上阿谀奉承、对下强取豪夺,此人不除,国将无序,立斩不赦。

博士拍手称快,料定天下并将大治。果不其然,半年后,朱棣王朝威震四方。

朱棣还特地邀请博士入阁,博士却效仿高明,坚决不受。

高明是博士的老朋友,是有名的戏剧作家。《琵琶记》这出古典名剧,就是他创作的。明初时,朝廷仰慕他的大名,请他出来做官。高明却借口年岁已大,委婉谢绝。

说起这个高明,又将引出一段率真有趣的对子。

高明从小就聪明好学,特别喜欢对对子。六七岁的一天,家里请了个客人来吃饭。饭菜摆好了以后,父亲有事出去了,屋里就剩下了高明和客人。看着桌上摆着的好吃的,小高明忍不住了,就偷偷抓了一把,往嘴里塞。客人看着挺有气,心想:客人还没吃呐,你这小家伙倒枪先了。等到正式吃饭的时候,客人对高明的父亲说:“听说您这个儿子挺会对对子, 我出个上联,让他试试:“小儿不识道理,上桌偷食。”

高明一听,这个客人也真是小气,当着父亲的面揭自己的短儿,不客气地回了一句:“村人有甚文章,中场出对。”

对句里的“村人”,指没知识的粗鲁人。客人一听孩子骂自己是“粗人”,更有气了,接着说:“细颈壶头,敢向腰间出嘴。” 意思是说,你这“小壶嘴”敢跟我这个“大壶身”斗嘴!小高明马上回敬:“平头锁子,却从肚里生锈。” 高明挖苦客人是一肚子“铁锈”,没什么正经学问。高明的父亲一看客人的脸都气白了,赶紧拿话岔开了,还让儿子先出去“凉快凉诀”。

客人哭了,博士笑了:这世道乌烟瘴气、马屁横飞、倚老卖老、心胸狭隘的人多的去了,不如像高明一样著书立说,名垂百年,何尝不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呢!



8 条评论

  1. 马屁精当斩不赦 好!好题目!
  2. 别具格调,搜罗天下故事,自领风骚,演绎古今妙联:lol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