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顺儿,毕业了

顺儿,毕业了

去评论

 

 

一场煽情的毕业典礼,园长、老师还有很多家长都流泪了,唯独孩子不太懂得离愁别绪,兴奋得不象话。之后,是冗长的毕业汇演,一百多孩子,平均每个孩子要参演2个节目。一张张小脸涂得象猴儿屁股,一看便知是化妆流水线上下来的不合格品。顺是球操舞的领舞,修长婀娜,动作到位、动感十足,真的很棒,出乎我意料之外,搞的我一边摄像一边很没素质的大声叫好!不过,我的声音并不出众,周围家长的呐喊个个中气十足。

 

毕业了,顺就琢磨着啥时可以回幼儿园看老师,每每从军区门口经过,也会叹息般地说:“哦,我的幼儿园!”顺不是一个想长大的孩子,总想回到婴儿时期,对成长有种抗拒。

我也是,想到她要上小学了,心里就怕怕的。孩子和父母真正朝夕相处的时光也就18年,现在三分之一已经过去了,而且,就在不知不觉间。

 

一天,顺举着小细腿跟我说:“妈妈,我这儿疼。”因为这段时间正在教她学拼音,便纠正她说:“是teng,不是ten。”顺说:“妈妈,你还是先关心关心我吧!”

 

问我:“你跟爸爸现在生活得怎样?”弄得我莫名其妙,“什么怎样?”“是不是自从有了我,你们就没过过两人生活了?”

 

睡前,照例扭来扭去,还说:“妈妈,我背对着你睡,心好不安哦!因为我太爱你了,我还是面对你心安一些。”

 

对自己弹钢琴不满意,说:“曲子弹得就象稀巴烂一样!”

 

吃必胜客,让老马回忆起了童年时光,就跟顺儿说:“爸爸小时候,爸爸的爷爷经常带爸爸去吃西餐。爸爸的爸爸小时候,爸爸的爷爷也带他去吃西餐。”估计老马自己也被自己绕糊涂了,就问:“顺,你能听懂吗?”顺边吃边轻描淡写地说:“不就是你爷爷带我爷爷吃西餐嘛!”

 

洗完澡,老马闻着她的小脚开玩笑说:“真臭!”顺儿立马反击:“臭王!你的脚更臭!”看到爸爸抱头鼠窜之后,小丫头得意地大笑:“把他讲倒了吧!”

 

对我评价阿姨烧的菜,说:“阿姨烧的豆角跟你不是一个风格。”

 

到小学报名的路上,说:“妈妈,我现在又期待,又紧张。”

 

有一天,顺儿总结说:“妈妈,我们很和谐,就象白色的纸。但一到弹钢琴就不和谐了,象黑色的纸。”有次练琴,我发火了,顺哭着说:“妈妈,我们进屋好好聊聊,好吗?你这样发火,事情就会越来越大的。”想想,跟顺的不和谐真的90%都来自弹琴,我要自省,深深的自省!



1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