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迷失合肥

迷失合肥

去评论
凌老师要我写一篇关于合肥的文章,任何主题都可以,因为我是合肥人。记得几年前老于还是于主编的时候搞过一个关于老合肥的主题策划,我投了稿。于主编还亲自移驾我家,找了我爸这个资深老合肥采访过,那期还登了我和我弟小时候的照片。
自从那次以后我就经常观察和思考这个我出生、成长和逐渐老去的地方,忽然发现要找到一个主题来描述和叙说这个城市实在是太难了。没有标签、没有具体的事件和地点去承载能代表这个城市的记忆、没有深刻和具象的对比,总之,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合肥对于我来说,就是家。简单而又复杂,这个城市的任何角落我都能捡起一些愉快的抑或不愉快的记忆,而如今,这个城市的任何地方也都能让我有身在他乡的感觉。城市的变化和扩张,已经超出我的目力和脚力范围了。逐渐在地理面积迅速膨胀的城市中迷失,就好像迷失在自己的人生里。点点滴滴的困惑让人看不到本真和目的,这就是城市人生的悲哀!熟悉和陌生并存,繁忙和空虚同在,爱恋和憎恨比肩。
还不如那些箱底的记忆来的温暖和幸福,时间大浪磨去了一切记忆的棱角,只剩下圆润可爱的温暖记忆。比如:三八商店里高高的收银台,铜陵路小商品市场里黄色背板的贴画,淮河路中心的牛仔裤摊点,老房子前的池塘……
小时候每次上街总有一个很强烈的渴望,就是希望妈妈能给买一串火红的糖葫芦。不过最馋的弟弟一般总因为没达到愿望撅嘴生气,而我却能因为别的兴趣减少对糖葫芦的渴望。每次上街必去三八商店买布,就好像现在去商之都去看时装。漂亮的布摆在商店宽大的案几上,花花绿绿的图案让人视觉需求大大的满足。那个时代的美和时尚就在柜台后营业员长长的木尺上被丈量出来,付钱之后营业员会把票和钱夹在头顶上的夹子上,然后再用量布的长尺唰的一声赶到收银台。收银台很高的位置,有很多条铁丝和各个柜台相连。我是看不到收银员的脸的,只见她的手从夹子上取下钱和票,稍许再把找零和票夹回去,然后头也不抬的再唰的一声甩回原来的柜台。生意繁忙的时候,天上唰来唰去的声音此起彼伏,看夹子飞来飞去是我最感兴趣的事情。这种不见面的交易和配合,让我对之感到无比的崇拜,我几乎一度把布店的收银员写进命题作文《我的理想》里。
后来自己大了能上街,我记忆里就是淮河路了,没扩建之前的淮河路窄窄的。马路中心摆了很多摊点,主要是卖衣服的,我的第一条牛仔就在那里买的。
关于城市标签味比较浓的回忆,也就这样了吧?一个普通女人关于城市久远的记忆,能有多少呢?仅此而已。
至于属于家的感觉的那部分回忆,已经被现实掩埋在最深的时光里了。好几年前的某一天,突然发觉在单位很难找到我这样一个纯粹的合肥人。从那时候的开始才知道合肥已经不属于“合肥人”了。他属于从三县一郊来合肥打工的人,属于毕业后留在合肥打拼的大学生,属于来做生意的江浙人,属于毕业时留在大城市几年后重新选择一个离家乡近的城市的安徽人,属于小区里跟着子女来落户的老年人,属于那些不和爸爸妈妈同一个出生地的孩子们,属于节假日举家离城的崭新的小家庭。所以,童年的春节是热闹的,因为远行的人们都回来了。现在的春节是寂寞的,因为邻居、同事们都回老家了。城市街道里的车通通的往高速上驶,只留下为外乡人无限扩大的城市,以及留守的本土人,空落落的与庞大的钢筋水泥建筑为伴。无论在哪里说话都有回声的感觉,是来源于周遭突然的安静。
想了这么多,原来在我的潜意识里,只有记忆里的老合肥是属于我的,是家,是出生地。而现在的合肥,是属于飞速发展的时代的,是属于想大展拳脚的年轻人的。而作为一个本土人,看着这个城市的膨胀,就像看着热带鱼缸里的鱼,五彩斑斓、活色生香,但有着难以逾越的隔膜。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合肥已经不是再是宁静又略微旧式的家乡了,我已经丢失了家乡,虽然我从未离开过!


24 条评论

  1. 写得很诚恳实在 合肥现在是个包容的大合肥 和原来的土著确实是划清了界线 那天一数常在一起玩的,真正在合肥长大的没几个
  2. 如果我写合肥会是什么样的呢?
  3. 虽然迷失,但是文字很温情:)
  4. ……合肥什么都好就是brt开车太占道……
  5. 建议:配上《望乡》诵读。
  6. 三八商店的细节描写复活了我的记忆,完全重合,毫厘不爽。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