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呓语

呓语

去评论

        轻合眼睑,便于这尘世有了隔绝。死令人向往,而生却令人留恋,唯有梦境是徘徊于生死边缘的第三空间。我说过,睡眠,是或者避世的唯一方式。

        梦境似乎是无法着色的,脑海里涌动的只是单一的灰色。在这样一个灰色地带,少了人声鼎沸,只有轻微言语,似是一场影像版的呓语,缓缓的讲述着与你有关或无关的人或事,有些是延续的,追述着之前的梦境,将它叙述到底,有些是重复的,即便知晓了结果,还是重蹈了覆辙。梦似乎成了人的另一种生活,一种不为人知的生活,小小的秘密花园,潜藏在含苞的花朵之中,那里有除了你别人无法得知的内容。总是在梦中遇见一些陌生人,大多面孔模糊,只是一个被定义了身份的角色,为了将梦境演绎的更加完整而已。可有些,面容是有些许浮现的,可惜的是记住的只在当下,醒来之后,再也无从记起。这是一场诡异的交接,我想,在这众生之中定是有那么一个人的,这一生,你们的缘分只能是这样的虚无而短暂。人的感官似乎被摆布着,身处现实中,现实便是真实的,身处梦境中,梦境便是真实的。在眼睑的闭合之间,真实便换了不同的剧本。在惊慌的梦境中,时常会分裂出另一个自己出来,告诉梦中人这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而已,无须恐惧,但另一个自己却还继续扮演着剧中的角色,无法醒来,于是,两个“我”有了对抗,一番激烈的厮杀之后,在闹铃声中阵亡,存在的只有梦者,那分裂出来的“我”和“我”,早已是烟消云散。

         梦境时而是源于现实的写照,时而是天马行空的想象。我的梦境有如这般:跨过一扇小门之后,便有了开阔的湖面,我站在湖边可以望见对面的旧屋,咫尺的距离,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只能遥望,不可触及,于是有了一次又一次的上演,结果都是如一的,剩下的只能是无尽的徘徊。又有如:牙齿的脱落,手指轻触,牙齿便一颗一颗的剥落,刺骨的疼痛以及空气中弥漫的血腥,都在提示这绝对是一场真实的事故,醒来之后,却发现一切如故,这场梦曾有一段时间不停的上演,但最近却无故消失了,我不知道它预示着什么,总之我不想要这样的痛苦。人是无法摆布梦境的,它令我们无能为力。我还总是在漂泊,各地的游荡,看到的都是与现实中有差异的风景,有时会路过某地,明知初到内心却有着莫名的感触,我想,那该是前世或梦中,曾来过此地。

        我很喜欢入睡,这样很多事情便有了暂时的了结,现实中无法逃避的事实,在睡前都有了消失的理由。就如现在,我即将走入梦境,这简短的文字,就当是我睡前的呓语。

 



25 条评论

  1. ……宗教书你还是少看为妙……
  2. 是的。。。睡着了就暂时什么都不用想了。。。哪怕会做梦。。。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