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一首哀歌就可以被人传诵……”

“一首哀歌就可以被人传诵……”

去评论

“一首哀歌就可以被人传诵……”
                    ——读《哀歌》致黄灿然兄

一首哀歌就可以被人传诵。
那些语辞,已扎根在六月之后。
那个六月,出奇地草长莺飞,
梨花开后,又开出了铁锈红的甲胄。

那些野树的名字已被忘记。
那些炭化的年轮也显得过于密集。
那些相拥取暖的人呢?那些陌上人归后
遗弃的柴火,沉入一块块漂浮的飞地。

那个时代的地图旧了。于是
一个半新不旧的词产生:我们。
但这个词我们还用不好,一用就糟,
就像奥林匹亚山上溃散的半神。

作乐,习礼。日复一日的闹市。
面对黑夜,却又发音含混,缺少准备。
但亲切的音调还是执意从别处传来,
让我想起祖国,囚徒,诗歌及同志……

那么,这个晚上,碑座的齑粉上,
仅仅一个抒情诗人还不够。
星光不够,端坐而掸落的烟灰不够;
泪水不够——心跳的声音也还不够。


后记:

十五年前客燕园,诗业少进,零稿散诸同好。俄黄灿然兄自港岛馈所编诗刊一卷,名《声音》,拙作赫然在焉。心颇异之,以江湖潦倒,天长道阻,竟不克通问。日月奄忽,近乃逢于网上。读其《哀歌》七章,语极沉痛,如于虚空际奋搏浪椎,向泥犁狱起大宝幢,叹为希有。红羊劫深,舍心无筏。白玉楼高,弹指有应。因不避简陋,和以短韵。是夕秋风肃,零雨飘,大千世界,一派茫茫然。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