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父亲一年

父亲一年

去评论

去年的农历九月初十,是父亲离开我们的日子。

昨天,是农历九月初十。

我从农历的九月开头就忙碌,做评委、出差、备课、书面反馈。。。。。。忙到没有时间想父亲。没有时间跟他做虚拟的对话。于是,也没有时间悲伤。

父亲节时,曾闲下来想念他,白天想,夜晚梦。双泪长流,有始无终。

农历七月半,曾在小区里他曾无数次散步的一个小路口烧纸给他。一边烧一边聊天,仿佛他在的时候一样。我才发现,我有那么多的废话想跟他聊,有那么多泪能为他流。

前几天,接到来自上海的一个邮件,一个朋友,辛辛苦苦为爸抄了部《地藏菩萨本愿经》。白底绿格的稿纸,2万多字。拿到手中的那一刻,我怔住,心里一个声音一遍遍问自己: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朋友,可以为父亲做这样的事,花这样的功夫,你这个女儿,做了什么为他?!

 

这一次,忙着带女儿陪母亲回老家,忙着接待应酬一大家族来探望的亲朋,团团转着,完全没有留下流泪的时间。就连上了供、烧了纸,大家都走开,我想独自在他墓前静立片刻,和他说几句悄悄话,也都不能够,被人不由分说拖着匆匆上车离去。

一句话在心里绕了半天,没敢出口,怕听的人难过:“爸数钱一向仔细一向慢,几千块都数半天。烧那么一大堆整的碎的钞票元宝给他,要很久他才能数完啊!我们不陪着,让他一个人在那里慢慢数钞票,要到什么时候才完啊!他会慌会无聊的啊。。。。。。”

 

雪爸今天握着我的头发说:“爸周年过了,你可以去剪头发了。”一直借口为爸守孝留发,发长已经及腰。他不知道,这一年里曾很多很多次梦到父亲,我突然有一天迷信,觉得这是留发带来的纠缠和牵绊。假如是真的,当然我不要剪头发。

其实,自己也知道,不剪又如何。爸已经走了,永远的走了。不管这个世界是唯物论说的那样还是有神论说的那样,他都已经离开我的世界,进入他的新的轮回了。

突然非常的后悔,为什么在他生前不曾问过他:如果有来生,你是否还愿意做我的父亲?是否还愿意有我这个女儿?

 

又一次想起简帧的《渔父》。
“无论如何,请你满饮我在月光下为你斟的这杯新醅的酒。此去是春、是夏、是秋、是冬,是风、是雪、是雨、是雾,是东、是南、是西、是北,是昼、是夜、是晨、是暮,全仗它为你暖身、驱寒、认路、分担人世间久积的辛酸。
你只需在路上踩出一些印迹,好让我来寻你时,不会走岔。


14 条评论

  1. 人生是有轮回的,前世修德,后人享福。要信。
  2. 女菩萨慈悲心肠,行菩萨道。老人家自会有好的轮回。
  3. 挺难受的 我在想能为爸爸做点什么 我空了半年的时间养伤口,可是,看到你写的,还是想哭
  4. 我有时候也会梦见爸爸,梦见他告诉我,最后我说的话他全听到了。
  5. 感动。珍惜眼前的亲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