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那一年,在家乡

那一年,在家乡

去评论

国庆回老家。在没有确定是否回去的时候,久未见面的高中同学就在不停的询问到底我什么时候能到家。那种感情,真的让人感动的无以言表。

十一早上天刚亮,起床洗漱后,拎着帆布口袋装了衣服和生活用品匆忙就出了家门离开小区,直奔汽车站。本打算从阜阳中转去见兄弟G的,可到汽车站的时候,甚至没有机会“插队”买到回家的车票,不得已在老乡的带领下走了个“后门”直接上了回太和的客车。

其实在车站看到黑压压排队买票的人群时,我就想鄙视一下自己没有驾照,想着停在车库无人照顾的小嘉,我就有种想流泪的感觉。人在车站,心却漂浮不定。

G打了电话,告知我已坐上回太和的车,不从阜阳中转了。我的兄弟G退掉了定好的包厢,在下午值班没有结束的时候请假也回了太和,并在回太和的途中电话招呼了一众多年没见的同学。

车未启动,G就已打来了电话。告诉了我酒店定在哪,并且都有哪些同学会出席,办事效率高的离谱。车还没到太和,G就早早的在L同学处在等我了。

在我的印象中,晚上要见的这些同学酒风不算是太硬朗的。当然,在学生时代,是没太多机会喝酒并真正见识到每个人酒量深度的。凭着对当初的这点印象,我很乐观的安慰自己,不会喝多的。事实证明,同学们的热情和酒量远非我的想象可以涉及。推杯换盏中,渐渐就有了感觉,晕乎乎,飘飘然。真不敢想象要是走盅将会出现怎样的结果,那场面一定会非常惨烈。

昏昏沉沉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和老娘准备坐车回老家镇上。刚吃了半碗稀饭,就接到了在洪山派出所任职的D同学的电话,说来接我的同学在县城北关等我,并对十一晚上没有喊他相聚表示了愤慨。

瞬间我就晕了。架不住他的热情,更摆脱不了他的威胁。D同学很严肃的告诉我,你可以不给我面子,但是不能不给高老师面子,因为高老师在我这边正钓鱼呢!想当年,我是多么的尊师重道啊,难道就这样半途而废?话虽这样说,其实心里还是暖洋洋的,我的同桌,以他特有的方式让我无法拒绝。

于是出发,找到F同学,一起赶往洪山。在车上,压根我就没醒过,一路昏睡到一座在建的桥边,徒步过桥到对面换乘农村特有的三轮客车,十分钟之后,到达洪山镇。这时我心说,终于可以休息了,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F又招呼了一辆现代。又要坐车……我弱弱的问去哪,F淡定的告诉我,鱼塘。

钓鱼,吃饭,喝酒,打牌,准备晚上的饭局。说到晚上的饭局,在马集的L同学肯定有话要说。因为在中午的时候,一个好友在从合肥回太和的路上就定好饭店约好了晚上的饭局,我不得不走。晚上从洪山回太和的路上,路过马集,L同学执意挽留吃完饭,高老师和其他同学留了下来,而我一个人坐上了回太和的客车。吃饭、喝酒、唱歌、睡觉。

QQ上线的时候,看到了L同学给的我留言:你走,我能理解,可我心里不好受!当时,我有种想哭的感觉。这就是我的好同学、好兄弟,没有太多的语言,一切都在心里。

这一夜,酒不多,人很醉。三号一大早,带着老娘坐上了回镇上的3路汽车。

收获的季节里,北方的天空总会有着一种灰蒙蒙的气息,阳光好像永远穿不透那尘漂浮着的尘雾。颠簸着回到了镇上,遇到了一些熟悉的以及不熟悉的人,不熟悉是因为我只认识他们的父母长辈。很多我认为很小的孩子,现在也都结婚有了孩子,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我没有穿越时间,倒是时间穿越了我。

到家后,四处转转,串串门,陪父母聊聊天,一下午就这样打发了。谢绝了好友的宴请,在家吃了晚饭,上床睡觉。早起后,下地割豆子;中午在家吃饭,陪父母;下午接到北京L同学的电话,让我很意外,电话里他让我赶往太和吃晚饭,说有美女老师出席。不得已,动身返回县城,吃饭、喝酒、唱歌,夜宵,睡觉。

就这样来来回回,一个假期过半。五号早晨告别父母,离开故乡小镇乘车到蚌埠,接受领导批评。



9 条评论

  1. 领导批评的好。要不然,你还翻天了。
  2. 应酬的酒喝不醉,喝醉的都是自己要酒喝的。国庆我回蚌埠,带着老婆孩子到一个小学同学家做客,超常发挥,干了一斤多,没有现场直播送医院,但也是吐得昏天黑地。
  3. 常总总是能一语点破我们最想看的卖点。。可以改行做娱乐了。。
  4. 未完待续,麻烦你写完。。。。
  5. 你能接受接受领导批评,这样很好,我为你高兴.
  6. 这个要支持。。。:lol
    原帖由changhe于2010-10-26 21:15:54发表 领导批评你的话,是我等最关注的,不可不写
  7. 领导批评你的话,是我等最关注的,不可不写
  8. 最难忘同学时代,兄弟情。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