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哈利波特”完整收藏版

“哈利波特”完整收藏版

去评论

 
1.哈利波特与农歌会【放映日期:10月28日至11月7日】
    海口,海南鸡饭;滁州,滁州鸡饭。
    有钱人折腾呢,就搞高尔夫,自娱自乐,上果岭可以不收你钱,但你不好意思不给球童钱,尤其是在你把人家的草皮一次次挥成斑秃的时候;没钱人折腾呢,就劳命伤财,歇斯底里给领导看,就变成记者跟着领导,领导跟着领导的领导。农歌,嗯。啊。呃。哈。耶!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

2.哈利波特与钢琴【放映日期:11月10日至11月18日】
    《十一月的肖邦》那张专辑是个标题党,当然它并不会比《跨时代》更烂,不过十一月我认识了很多和钢琴有关的人,一个钢琴调律师协会的会长,一个叉叉叉钢琴培训学校的同志,都问我你也会弹琴?
    不会,我媳妇。
    几级?
    她单手弹。
    谈话一般在这时候就搁浅了,调琴也不会变成调情,钢琴也没法变成琴港。我媳妇的钢琴在角落里哽咽很久了,我那次和她说,你儿子摆弄的都比你次数多,而且我都没听你谈过流行音乐之外的歌。

3.哈利波特与丝足馆【放映日期:11月13日至11月18日】
    塔影最近复活了,老说生活和工作都没意思,我说到这把青春小鸟一去不会来的时候,也不能天天晨勃,他像《人民日报》一样严肃地说了一个庸俗的词:不给力。
    紧接着,在赵良满的婚礼上,在我们认为他儿子应该叫“罩得住”之后,塔影话题一转聊起了丝竹。淮南人打架我觉得都不算什么,就算打得是我师弟,打架么,就像侧方位擦碰,不如后进式的追尾来得清晰爽朗没争议,像有些公务员单位和事业单位,其实也需要打打架,给点11度青春《老男孩》的音乐,你说你快死了西北望射不动天狼的时候,发现这辈子没打过人活着被人打过,这一生多不完整。
     但是吧,塔影说的丝竹不是丝竹乱耳的丝竹,是丝足乱性的丝足,淮南人打架最吃亏的就是平舌翘舌不分,“妈个臭x”容易骂成“妈个凑x”,就这点不好。塔影说,这个丝足馆不弹琴,说的是丝袜制服美女,以足抚阴坐长叹。并炫耀已然在高级会所畅享两种制服。结语还是《人民日报》式:给力。而当孙总得知丝足乱性要价200时不屑地表示:那不如干一炮。
    一个疑似音乐的话题最后以互不相识的异性的手足之情结束。

4.哈利波特与纯情社【放映日期:11月9日至11月19日】  
    这个月从滁州飞鸡回来,我就基本颓了。我看了《跳跃吧,穿梭时空的少女》、《侧耳倾听》、《MELODY》和《once》,即将要看的则是《两小无猜》和《八月迷情》,清一色纯情少男系。大有三十而立向青春期返老还童的趋势,如坠云雾。
    纯毛,纯鸡巴,我痛经。
    如果真是在梦里,有这么样的一个悍妇整日逼逼屌屌,报社发个Iphone我也就认了。我媳妇天天在家研读连岳,大有要休夫的迹象。而我想到的是我上次进电影院还是《盗梦空间》了。魏姐姐说,你丫左倾分子,我艹,去左岸看电影就叫左倾分子。我piapia地又左倾了一把《哈7》。
    我还买了几本书,畿米的。怪好看的,以前买不起,现在买还是觉得贵,不过都是画,看着不累。葛易燃怕死,去香港不敢帮我带影帝,鄙视一下,樊立慧都买了。

5.哈利波特与谢耳朵【放映日期:不祥 至11月17日】
    我觉得《生活大爆炸》是肥皂剧中的汰渍,我上个国庆节就是靠复习该剧活下来的。虽然谢耳朵封帝了,但就算他没封帝他也是牛逼的。由于发髻线不断后移,在数人或发球或二传或背飞或强攻,认为我长得像谢耳朵之后。我也开始觉得我像谢耳朵了。
    不过谢耳朵已经是视帝了,也就是说他已经是陈道明孙红雷级别的了,我再说我想他就显得有点尴尬了。尤其是我还推了个平头,这阿谀奉承的劲也太不给力了,摆明了想和谢耳朵上演《春风沉醉的晚上》。
    郁达夫啊郁达夫,谢耳朵啊谢耳朵。
    为了配合谢耳朵,我决定就算不把自己变成gay,也要托penny买几本漫画书,《幽游白书》和《剑客浪心》(大陆买不到《蜘蛛侠》好像)。penny不喜欢谢耳朵,第四季我没看,我等碟。

6.哈利波特与沈浩【放映日期:11月14日】
    我这一辈子,我的意思如果我今天不幸就挂掉的话,我这前三十年,只有一部电影看过三遍以上,那就是《小兵张嘎》。但上个周末,《小兵张嘎》不会再孤独地驻守在我的脑海里,他的朋友和区委的老罗叔基本一个级别,《第一书记》沈浩。
    一撇一捺才写成个人。谭晶这歌唱得,一撇一捺还能画个“叉”呢,你说是不是。安徽首映礼我认真看了,觉得还行;上周先送到江淮厂,再送到安大,我擦,不看还不行,好像不看的话,谭晶在别人脸上写的就是人,在我脸上就直接画个“叉”,沈浩也会在那个雨夜来把我带走一样。
    三遍啊。沈浩。
    啥也别说了。炸一个吧。

7.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放映日期:11月19日至 待定】

   
    以往我看哈利波特系列基本都看睡着了,我觉得很低幼,因为丹尼尔克雷格5岁的时候我都上高中了,所以我不是和他一块长大的,我比他老。赫敏和波特的烟雾迷情看不清楚,但赫敏确实已经又乳沟了,她跑啊跑啊,颠沛出一首青春狂想曲。我严肃点记录一下《哈7》观感:

   “哈利·波特”系列的前两集是偏低幼年龄段的骑扫把时期,基本属于童话;到了三四集遭遇青春期躁动并且接触到一些真正黑暗面的东西,尤其是现在这个导演耶茨接手火焰杯之后,哈利·波特才真正成为成年人的电影,因为这时候电影才真正走出了学校里的魔术小把戏,没有人会再说“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凤凰社和混血王子的故事,让童话被成人社会拆解,人性的东西也才渐渐开始闪光,长大的哈利·波特才更接近非玩票的真正大片格局。

    据说导演大卫耶茨和J.K.罗琳有一腿,所以罗琳把火焰杯到圣器的地皮一把卖给了开发商耶茨,有人说耶茨的圣器很能满足罗琳,“哈利波特”系列难道是这样蓬勃的?不过到了没有经典童话中的值得信任的白胡子老爷爷邓布利多,我更愿意把死亡写进标题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看作“《亡命天涯》+《谍影重重》”,死亡、牺牲、背叛、孤独、欲望这些成人社会的辞藻更多注入纯洁的容器,霍格沃茨从背景中消除。
    哈利·波特三人组走向广阔的背景,他们用魔法棒在青春的尾巴上,舞出了两个字:天下。

    我真不是戏谑哈利·波特系列,我只是很讨厌那些玩了命捧着哈利·波特的影评人,好像自己真是吃汉堡鱼子酱和生菜长大的,好像J.K.罗琳是他们家亲戚,就像很多人坚定地自以为每一个M.J都住在他们心中一样。我愿意相信和哈利·波特一起长大的人给予这部电影以情怀的保护伞,但那些怪蜀黍们就真的那么喜欢这个一度低幼无比的故事么?我觉得这就像让我年过半百的父亲忍受擎天柱变成一辆大货车,然后还要让我爸拍手叫好热血贲张一样不可思议。
    哈利·波特是跟着罗琳女士长大的,到了拯救世界的时候,罗琳女士实在没法再纯情地让笔下的主人公玩魁地奇、耍些小把戏糊弄人了,因为粉丝都和哈利·波特一起长大了。不好忽悠了,得给他们一点给力的东西了。现实的是丹尼尔克雷格的胸毛和赫敏的乳沟,虚拟一点的是成人世界的游戏规则。其实说实话,我也搞不清楚,哈利·波特到底是该继续忘情地亲吻金妮,还是搂着赫敏跳舞。

    哈利·波特必须像弗罗多、蜘蛛侠、蝙蝠侠、超胆侠一样成长,面对这个世界的邪恶和疯狂,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代表了所有肩负着拯救世界重任的英雄们,他必须继承他们英勇、彷徨、孤独、寂寞的传统,英雄必须在黑暗的世界里闪耀勇敢的光芒。从詹姆斯·波特所代表的父辈的倒下,到保护伞的分崩离析,到亡命天涯的成长磨砺,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这么诗意的地点到装着散落的罪恶灵魂的容器。
    一部童话的成人礼这时候才真正开始,哈利·波特唱着最近很红的《春天里》,只是剧情开始像副歌一样,讨论的是告别和埋葬。我们都知道小说的结局,但我们又都不知道青春的结局,青春就像哈利·波特和金妮送孩子去上学那一幕,你搞不清楚这是结束,还是开始。

    童话看起来结束了,闪电形的伤疤越来越让人感到难以捉摸。
    这才是J.K.罗琳了不起的地方。

【Extra《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花絮】《哈7(下)》预告:上周兄弟报社差点群殴,要真殴了我就太他妈遗憾了,因为我还堵在淮南回合肥的长江西路高架上。要说我淮南的姐妹也怪给力的,是条汉子。要真群殴了,报社就有活力了。这时候还争论对错,真没意思。女的打男的,这种游戏才有意思,游戏就得有娱乐精神,义正词严的都太没有娱乐精神了。没听歌里唱么:三分靠暗访,七分靠打拼,爱疯(Iphone)才会赢。】
【哇,好长啊。耗时55分钟】



12 条评论

  1. 想哪扯哪,扯哪,哪有花
  2. 涩涩,恐年轻者爱!:lol
  3. 喃喃这篇稿子纯粹找打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