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建安,建安

建安,建安

去评论
        建安,是俺极喜爱的一个文学时代。虽然那个时代的现实世界充斥着巨大的混乱与不幸,然文学的光芒却异乎寻常地耀眼。“方见建安之体,复用正始之音。”至少在10年前,当故乡社区里古风突起时,建安,就已经作为一个隐形的参照系与当代文言诗写作产生了内在关联。

        一年前,我还没有要创办一个文言诗歌奖的想法。是一些细微的因缘催成了它。首先,是丈木兄的高情,他拿出一万元,令我的诗文集《须弥座》得以付梓。虽止一千本,然我不得不考虑它们的去向。如果随意送人,自也送得出,然不免于滥,物不尽其用。如果吝啬地堆在屋角生尘,则失去流通的意义,同样物不尽其用。这样,我便想到义卖,拿义卖所得再转助他人,使这高情的种子活转起来,发生更大的作用。

        那时书尚未印出,故也只是浮泛地想一想而已。记得夏天的某日,摄影家李东兄来家里喝茶,随意聊起这个题目,忽然就说到,不如干脆籍它们办一个文言诗歌奖。叫什么名字呢?正挠头,“建安”,这两个字从李东兄嘴里冒了出来。我不禁抚掌称善。

        于是我在QQ上与佛爷提到了这个事。佛爷自不反对,惟劝我要慎重,盖这种事情操作不当,很容易生葛藤、遭诟病,乃至受谤。我明了他的忧虑,然意念即决,自付本无杂念,便当勇猛起行,哪里管得了他人的口舌。七月初,俺带着十多本刚印出来的《须弥座》去北京,一是参加798的讲座,另外也是借机向在京的文言诗坛朋友们吹吹风,听听他们的意见。抵京当晚,问余、伯昏、白小、燕台、及时雨、檀作文、蕙兰阁诸兄设宴接风,觥筹交错间,我遂道出此意,大家基本都表示支持。记得伯昏兄还主动提出,他既将出版的诗集也可拿出一些义卖。这就更坚定了我的决心。

        返淝之后,窘于生计,这事竟一拖四个多月,不过心里始终把它当作首要大事挂念着,筹划着。直到月前,算算时间,如在明年初启动第一届,已极仓促,乃放下所有日常琐细,进入实际操作。首先是与佛爷一起讨论规划,制定章程初稿。然后开始与拟定的十几位评委进行沟通。令俺欣慰的是,只有一位因个人生计无暇旁顾,一位直接联系不上而未得回音,其余诸君均表愿同襄此举。说实话,这些朋友性情各殊,诗学路径不一,且分属几个主流论坛,我本不敢期望都能参与。而事实却意外地顺畅,实实令我感动。我是信仰佛法的,佛家讲因果,因正则果圆,这岂非一个例证?我也愿以此与评委诸君共勉。

        筹备阶段,孤舟兄帮忙设计了网络版LOGO,制作了专门网页;无名兄也找朋友设计了年刊版LOGO;LOGO所用的董香光集字则是无过兄翻检出来的;困哉兄也为LOGO设计及集字耗神不少;忘斋兄更是两度专门自宁赴淝商议奖事,参加说明会,并帮忙在网上代售出了几十本书。白小兄为了参加19日的说明会,临时改签了返京车票……刘梦芙兄编务繁巨,极少出门应酬,于说明会却慨然应招,并事先细心准备了发言,发言稿用小字写满了四五页纸;祝凤鸣兄为了说明会,推掉了本已决定参加的在黄石召开的一个诗会;还有,张源平、刘榕二兄允许我借用1958国际艺术馆的场地……这些,都是义务的,无一文报酬,无一文车马费。在此,我也向他们深表谢忱。

        购书助捐的众位朋友我也要感谢。因为他们,目前大抵已凑得了两首年度最佳诗歌的奖金。其中有些朋友,身在商界,平时也与文艺、诗歌无甚瓜葛,仅因认识我,听信了我的鼓吹,认同这件事的意义,便一买二三十本。又如汕头的黄秋雯兄,二十年前上大学时听俺讲过佛学,结下一点因缘,这次在网上看到我的博客,也专门打来电话,订了十本。这些给予当代文言诗的关爱,也正是当代文言诗继续前行的助缘吧。

        再回过头说说建安本身。

        此奖取名建安,虽出偶然,却也不妨有所阐发。其一,建安是个人文价值观混乱纷杂的时代,此与当下有近;二、建安是个变风变雅的时代,是中国诗歌史承上启下的一个关节点,此与当下有近;三、建安文学重风骨,且于终极关怀和社会关怀两端都颇着力,此亦与当下文言诗重构的趋向有合;四,建安文学匪徒一人之文学,匪徒一狭窄风格之文学,而为一大时代、一多元写作群体之集合,此复与当下文言诗写作所须真实呈显之相状有合。“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作为建安魁首的魏武此诗,在我看恰好是能与创办此奖的用心和境况相呼应的。

        这是从大端阐说。于小处,或者说私处,则我个人对建安是极仰慕的,愿为追踵,而魏武的老家适在皖北,使我这个千年后的安徽后学不免又多了一份特别的亲切。人皆有私,小私不掩大公,斯可矣。故这里也特别老实交代出来。

        还有一点要专门交代的,即建安奖与屈原奖的关系。我现在不说,也必然会有不少人去揣度,来发问,还不如主动一些。在通过短信联系评委时,就有一位回复:“我怎么觉得这个奖是要和屈原奖唱对台戏啊?”这话可以说是半对半错。对的一面,是建安奖的程序设置,确实在很多方面是与屈原奖截然相反的,显者如取荐举制而弃投稿制,尚精英化而摈大众化,又如评选范围专重年度创作实绩,凸显作品而非作者。坦白说,这些游戏规则很大程度上正是有鉴于屈原奖而施设的。错的一面,则是我个人全无与屈原奖打擂台的动机。道理很简单,从资金实力,到评委的社会声望,这两个奖都完全不在一个平台上,根本无从较量。我的初衷只是来源于对朋友助印的感念,以及推进当代文言诗写作的一贯态度。屈原奖自有它的定位和存在价值,建安奖亦将有其自身的理念和意义。两者各行其是,乐山乐水,皆为一道风景,不必是对立的仇敌。

        今天是冬至。选在今天正式启动建安奖,多少也是想采个“冬至一阳生”的意头。《汉书》里说:“冬至阳气起,君道长,故贺。”我想,只要把“君道”换成“诗道”,便是非常相宜的了吧。



9 条评论

  1. 原帖由xujing于2010-12-22 13:57:44发表 学习了!:handshake
    不客气:)
  2. 原帖由lingchendad于2010-12-22 10:16:05发表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鹰隼试翼,风尘.
    多谢鼓励:)
  3.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 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