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水岸林下庐州人家

水岸林下庐州人家

去评论

      前不久的一个傍晚,赴一饭局,在桐城路桥附近。时间还早,就沿着桥头台阶,穿林而下。

 

天朗气清,虽然是冬天,温煦得像小阳春。满目翠林苍藤,远处是水榭廊桥,脚下是蜿蜒曲折的鹅卵石湖岸小路,枯黄的草地像毯子一样服帖而柔软。一群人上了年纪的人在草地上打麻将,简易的折叠桌,塑料椅子。围观者中有扛着鱼竿的老汉,有拎着一塑料袋馒头牵着的小孙子老太婆。还有一位穿花棉袄的小灰狗。

 

我坐在不远处的石凳上,看着他们兴奋而投入地争吵,懊丧,嬉闹、戏谑,最后,暮色苍茫中,结账、收拾小桌子,打道回府。他们是附近的居民,银河公园就像他们家的后花园。葱茏的绿色像一道致密的帷幔,清波荡漾的护城河更如天然屏障,将现代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焦虑与欲望交织的光怪绿离,和攻无不克的推土机隔绝开来。城市已经七十二变,而这幅再寻常不过的水岸林下牌戏图,气韵恬淡,很有“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模样。

 

多亏了护城河!

 

仰望星空,我们能轻易看到几十亿年前的宇宙形象,但在在合肥找到一个年岁超过40年的景观殊却非易事,如果有,可能也只有这条护城河的轮廓与风采了。放眼神州,自从推土机和脚手架成了城市沙盘上的主宰,用剖宫产的急切手段,催生了一大批成几何级数倍增的巨婴,差异仅仅在于规模和野心,精神的发育远跟不上相对于他们的体型。合肥幸好有了护城河和环城公园,使得合肥在八百多个自我期许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婴儿城市群中获得了一个鲜明的天然的城市胎记。

 

这一胎记是一条脐带,让合肥能够和遥远的古中世纪城池代保持一条联系,是一层隐约的胞衣,软化了现代化的生硬,高速,鲜亮炫目。水岸林下能给一个浮躁的城市以滋润和柔滑,这条半人工半自然的河流对于合肥城市物理形态和城市文化的凝固,对于合肥人南北兼有的性格形成无疑有着巨大意义。

 

五十年代合肥的老城墙被推倒后,一条循环水系切割成了包河、银河、雨花塘、黑池坝,南淝河段等,成了一截截的盲肠。

 

包河名气最大,包公祠在这里,是合肥的名片。但作为了旅游景点,外地游客多,商业气太浓。雨花塘,在历史上曾扮演过合肥的中南海一角,当年在雨花塘里野游,总有越过铁丝网绕过哨兵一探究竟的好奇心。现在,稻香楼已经商业化了,但并非平民化,官气之流风流韵犹在。黑池坝水面阔大,水边一排别墅,碧波红瓦,有几分贵族色彩,我辈游览,有几分惬意,亦有几分愤懑。环城河的东北部南淝河一段,树荫不成气候,显得有些荒凉。所有河段中,我最喜欢的就是银河这一段了,最有市井烟火气味,它的文化原点,无疑就是姜夔居住的赤阑桥,如今,这位风流才子的形象已被雕刻在桐城路与芜湖路的交叉口上。

 

剧院、茶社、花店、酒楼、小学校、医院、尼姑庵等,齐了。柴米油盐、茶楼酒肆,听戏礼佛,林下之风,从物质到精神,从绿色环境,到人文情怀,绝了,和谐统一了。

 

那天我到了饭局上不免感慨了一番,真羡慕这里的居民!没想到引来引来一位开车朋友的一通苦水。你如果开车,就知道这里有堵,有多闹心了!

就是把所有的人行道都改成了F1赛道,也还是堵!嘴上这么说,我还是暗自愣了一下。银河生活区内居民在水岸林下打牌,稀松平常,但对更多的市民来说,则可望而不可及。绿色,对大多数人来说,是远处的公园,是被铁丝网围护的“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高档草坪。仅仅为了楼盘广告上的绿色概念,就得掏大把银子!

 

绿色城市的含义不仅仅是绿化城市,还在于维护传统文化与人文景观,还在于平衡城市传统与城市发展的矛盾,也在于如何实现城市绿色资源的公平化,这里有一系列的问题。

 

 

 

  



12 条评论

  1. 读中专的时候,每天都逛西山公园。
  2. 如果合肥没了环城。。。:funk:
  3. 环城公园,确是合肥的一条福带:有水,有树,有人。
  4. 我也很喜欢银河,它不像是一个公园,更是一个亲切的身边生活的所在,烟火气缭绕,让人感觉不那么冰冷。新城区,楼再高,路再宽,也难觅这份生活的质感。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