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朱冕:我觉得我是一个有点孤独的人

朱冕:我觉得我是一个有点孤独的人

去评论

朱冕,男,1975年生于安徽泗县,1998年毕业于黄山高等专科学校旅游系。现为安徽晟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多年从事旅游营销和策划工作,曾成功策划多届“环球旅游论坛”、“环球温泉旅游节”,是无锡灵山、江西龙虎山、安徽休宁等景区和政府在安徽旅游市场的总策划人,2006年所带领的团队被评为“安徽省十大创意策划机构”,其本人被评委安徽省优秀策划人。

写朱冕对我来说,有点困难。同龄,同样通过高考从农村走进城市,同样一路打拼成家立业,相似的生活经历,让我们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因为太熟悉,即使不采访,我也能模仿他的口气,写出一篇五千字的稿子。


相识六年,几乎每年春天或秋天,都会一起游玩数次。所以,在采访的前一天,我一直在想:还有哪些话题,是我们没有深入交流过的。我想,在这篇文字里,我最好的角色就是一个转述者。


在一个行业里浸染久了,有两种结果,要么想尝试一种新行业换份新工作,要么越来越热爱这个行业,越做越有感觉,洞悉越来越多美妙风光。朱冕显然是后一种。


和朱冕在一起游玩,他是最好的导游。往往是我们一群人到了一个地方,路过一个老房子,他会娓娓而来,说,这个房子是谁谁的祖居,这个房子里曾经生活过哪些人,谁谁后来成为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人,你会突然觉得,这个普普通通的房子,顿时伟岸了许多。有看到一个一闪而过的路牌,他会说,这里曾经在公元某某年,发生过一场战争,谁谁胜了,谁谁败了。你会突然惊呼,原来那场战争就在这里打的啊。朱冕并不是话唠,相反,很多时候他喜欢沉默不语。当他滔滔不绝的时候,一定是他感兴趣的话题。


经济发展的速度越快,作为一个朝阳产业,旅游的市场也越来越大。朱冕说,虽然这是个朝阳产业,但是,作为旅游社和从业人员,一夜暴富的可能性并不大。作为一个卖点子的旅游策划人员,朱冕认为,旅游业的空间还很大,因为,还有没像房地产业那样产生那么多亿万富翁。


我期待朱冕成为旅游界的大佬,或者亿万富翁。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相信,那一定是他坚持不懈的努力,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到那时,他就有可以有钱做他的第二个职业,做一个地道的收藏家了。


任何一个朋友,即使你认为已经和他无话不谈,但是,如果认真聊一下,仍然会发现,还有很多秘密是自己所不知道。比如我和朱冕下面的聊天。

 

当导游前,我当了一年的宾馆服务员

于:你大学一毕业就进入到旅游行业吗?
朱:肯定不是,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泗县商业局,然后到了美菱集团,在美菱大厦的酒店工作,当时美菱酒店是合肥唯一的三星级宾馆,在这里几乎所的有岗位我都做过了,像行李员、餐厅服务员、传菜员、包厢服务员、客房服务员到前台服务员。因为我们是作为管理人员培养的,要对每个岗位都很熟悉,每个岗位都要做满几个月后,才能换下一个工作。2000年左右,美菱大厦成立了一个旅行社,没有自己的导游,就从我们这一批人选了两个,其中一个是我。

于:从宾馆服务员到导游,有什么相似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朱:相同的是都是服务行业,不同的是,当导游得风餐露宿,还得从头考导游证。公司通知我们的时候,离考导游证的时间只有两个月,要背五本书,二十个景点的解说词,随便挑出一个,都要讲出来。我和另一个同事,经常熬夜到夜里两点,互相作评委,讲一遍,后来都以高分考到了导游证,进入了旅行社行业。

于:做当了多长时间的导游?
朱:做的不长,在旅行社工作一段期间,感觉旅游不应该这么做,感到相当的原始,就是对游客说某某线路多少钱,不含文化色彩,就是去看看风景,非常单调,旅游线路的宣传没有亮点,整个市场的广告没有亮点。后来,我就想,怎么去丰富一个线路,让游客觉得去一个地方,不仅仅是看风景,也有些文化的东西,或者有参与性。后来,有个机缘,社里推日照市的旅游,我就考虑对这条线重新做整体包装推广,有一个触动人心弦的东西,我就策划了系列广告,作为一个旅游目的地向外推。当时还没有“旅游目的地”这个说法,从实践上来说,我已经开始做了。那时候报纸是主流,报纸广告好,就卖得好。只要广告出彩,旅游就好弄。

于:效果怎么样?
朱:很火啊,应该说2004和2005年,到日照看海看日出,成为合肥本地旅行社绝对的热点。

于:火成什么样?
朱:最火的时候,除去车费、住宿、餐费等成本,去一个人,我们就可以赚一百元钱。周末每天要发三四台车。到2006年的时候,我已经在安徽环球国旅。那时,我们每天在日照就餐的导游就有两三桌,有多少游客,你想想吧。多了不敢说,一个暑假赚几十万应该可以了。

于:你自己获得了什么报酬?
朱:对于我自己来说,就是我设计的产品可以赚到钱,我获得了一次难得的锻炼的机会。对于旅行社来说,他们没看错人。

于:这是你从事旅游产品包装策划的开始吗?
朱:算是吧,你发现了一个充满诱惑的路,肯定会上瘾的,后来又尝试着包装了多家景区,除了设计旅游产品,与景区营销相关的工作,我都做过了。

于:我记得你说,如果现在的皖西大裂谷,当初起名字叫“皖西大峡谷”的话,肯定就没今天这么好的效果。
朱:是的,这个“裂”字,就是我想的。皖西大裂谷整体包装和推广,应该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案例。大约是2004年底,我做的这个案例。我去踩线的时候,只有当地人知道这个地方。

于:面对一片白纸,你怎么划下第一笔,你怎么提升它的价值呢?
朱:不是白纸,它至少有青山,有非常特别的地理特质,有不可替代的地质结构。现在要做的,就是给它定位,抓住它核心的价值,用特别的方式,宣传出去,吸引游客。旅游产品和其他实用产品一样,你得让消费者觉得它是必须的,是能让人有所收获。

于:什么时候,开始职业策划旅游景区的?
朱:应该是从2005年初进入环球旅行社开始,那时候环球成立一年半了,我过来就做营销策划中心经理,环球也是安徽第一个成立旅游营销策划中心的旅行社。那时候营销策划属于萌芽阶段,很多人只想占有资源,或者怎么提高销售,没有人想到,通过营销,通过产品包装,才能提高业绩,只考虑资源,就像怀里惴个宝贝,却不知道怎么叫卖。资源和市场是两回事,有了营销,资源才能卖得出去。就像卖鸡蛋,有的说是吃松子长大的鸡,有的说吃草长大的,虽然你的也是吃虫子长大的,但是,你没有卖好。抱着金碗饿死的人,从古至今都有很多。

于:我一直觉得,卖旅游产品和卖其他产品一样的,比如卖鞋子,你不能说你的鞋子合脚防水,还得说你的鞋子穿了不但不臭脚,还能治脚气,还得说这鞋子缘于某某品牌的血统,还有多少多少名人都穿过,是不是这个意思?
朱:不全是,如果只这么说,就是忽悠。我觉得,我们卖旅游产品,更像是资源的整合,通过一个平台,把游客的相关需要归一堆,然后把提供相关消费功能的企业归一堆,然后三方合作共赢。不能让合作者获利的策划,或单方获利的策划,都不是好策划。我们做营销策划,总是希望合作者多赚一些,哪怕我们少赚一些,这样才能合作下去。

 

帮消费者发现他们还没想到的生活方式


于:今年的论坛,我也去了,政府官员出面,还来了不少老外,这说明影响力在增大。
朱:这个论坛是从2003年开始的,主要是我们中心在进行前期的策划和包装,环球旅游论坛在华东地区最大的旅游论坛,已经成长为一个全国性的品牌。现在我们把环球旅行社原来的策划中心升级成立了晟智文化传播公司,主要是做旅游策划包装和推广,被评为安徽省十大创意策划机构。今年的论坛,新加坡、泰国等国的旅游方面的官员都来了。以后,一些国外旅游景区的营销和推广,也可能会交给我们做。

于:别人赚到钱,尝到甜头,才会再次主动找你合作。
朱:现在我们的很多客户,是主动找我们的。像无锡灵山、浙江横店和江西龙虎山这些景区在安徽的包装、推广和起步,都是我们在做。


于:举个例子,说说你是怎么营销包装的。
朱:不好说得太细吧,总而言之,产品要有特色,要注重子品牌包装,比如我们推的“老顽童”是针对老年人,“行知学堂(修学)”是针对学生的,而365旅游快车主要是针对散客的。

于:温泉节算不算这两年的一个亮点?
朱:温泉节就是把同类型的景点进行整合,现在做了两届,年接待量有几万人了,在温泉景区的影响非常大。当然还有第三届第四届。

于:怎么想到搞这个节?为什么不搞其他的。
朱:相对于其他季节,冬天是淡季,很多景区没有什么风景可看了,户外也冷,但是,冬天泡泡温泉,吃吃美食,也是一种别样的体验。这是给景区做的增量,没想到,搞起来后,我们把它变成了旺季,增加了销售额。受温泉节的启发,今年夏天,我们还准备做一个大的活动,到时候再透露。

于:一般大冬天的,没有人愿意出门的,你搞温泉节是冒一定风险的,但是,你说冬天泡温泉是一种时尚,别人就信了。这其实也是忽悠,只不过,这可以让很的人把观光旅游,变成享受生活的休养生息的休闲旅游。这是一个新的苗头。
朱:是的,以前的旅游,就是到一个景点走马观花,拍几张照片,不会有太多的时间用来晒晒太阳,或者观察一下当地的民风民情,休闲旅游就是要住下来,慢慢的逛逛,走走,不一定是看风景,主要是调整自己的工作生活节奏,俗话说就是喘一口气。目前来说,温泉节是成功的,提倡健康的沐浴文化,和自然接触交流,也符合一些人,不想跑得太远休养生息的需要。安徽温泉的资源非常丰富,有个地方号称中国温泉之乡,这是多么好的金字招牌,但是,这到现在没有宣传好,不要说全国,华东地区又有多少人知道?

于:活动搞火了,你们怎么获利呢,也就是,你们赚什么钱?
朱:我们当然也赚钱,因为,我们能从景区那里得到报酬,而且,我们自己也组团过去,这也是收入。温泉节最火的时候,有的景区三分之一的客人,是我们组织的。下一步,我们可能要进行异业合作,把银行、美容、电信、和其他服务型大企业拉进来,一起做这个节,实行资源共享,合作共赢。

于:旅行社本身是没有什么资源的,但是,它可以把各种资源整合起来,进行运作,并从中获得发展的空间。我觉得旅行社未来的发展可能要从送游客得到目的地,从旅游者身上赚钱,转移到整合资源中赚钱。这是我的想法,你认为呢?
朱:是的。现在旅游从业者要换思路了,慢一点,就有被抛弃的危险,我觉得我们要媒体紧密联系起来,比如和报纸、网络、电视和广播,然后再把景区和为景区服务的企业联合起来,再和酒店、旅游产品企业、特色食品行业等进行异业合作,做到客户资源共享,上下游链接,这样,就把整个市场做大做强了。

于:你们搞工业游,其实也是尝试新产品的开发,也是是一种新思路。
朱:我们每年都和一两家媒体联合,搞暑期夏令营,走到一些知名企业的工厂,让学生参观生产流水线,了解产品的生产过程,既增长知识,又可以体验生活。对于工厂来说,可以培养孩子对品牌的意识,在潜移默化里,成为产品的消费者。现在有些厂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主动上门合作,所以做工业游没有什么难度。


好的景区,还要卖得好


于:你现在还认为旅游业是微利行业吗。
朱:我不太赞同什么夕阳产业,微利行业和朝阳产业的说法,事实上,只要是被人民群众需要的都会永葆青春的,一个行业微利,说明它的空间还很大。中国的旅游业起步于1990年代,1995年以后,才算有真正的旅游业的发展,现在处在上升期,未来空间很大。随着汽车进入生活,大家旅游意识的增强,空间会越来越大。现在从观光向休闲转变的苗头很明显了。从景区流来说,大部分散客占60%以上,散客增多,说明旅游越来越成熟。

于:我一直想说,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生活才是,所以,我觉得像我这样的人,在工作稳定和生活稳定以后,肯定会选择出门旅游的,享受大自然,享受蓝天白云。你觉得从观光向休闲旅游,有什么特点?
朱:从观光向休闲转变的过程中,有那几个特点,游客的目的,以前是走马观花,是“我到过这个地方”,现在,是我要呆在这个地方,来度过自己的一段假期时间。原来大家把主要的费用花在门票和交通上,现在除了门票和交通,现在美食和休闲项目的费用的比重加大,会去做一些参与性的项目,比如做个工艺,第三点是停留时间增长,时间加长,消费额就能加大。以前对配套设施没有要求,现在要求要完善,比如汽车营地要能提供水电帐蓬,以前没有,现在有了。最后,还有时间,时间变长了,要慢慢体验,不是很快的一过而过。比如乌镇有民宿,可以自己做饭,自己购物,一家人在此住两三天。旅游还没有成为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一半以上的中国人,目前还没有机会没有时间出门旅游。想到这个数字,空间有多大?外国人不是这样,他们每年都会拿出一部分时间,外出去玩,中国人的最终目的是工作,其实生活的主要目的应该是享受生活,享受自然。

于:做策划有时候需要“无中生有”,是不是这样?做策划的人要敏感,但是,不能脱离现实生活。
朱:要贴近市场的需要来做,对于一个市场策划者来说,如果没有这种需求,你要帮消费者创造性的创造这种需求,比如温泉节或者汽车营地,或者在遗址上看老电影,要创造引导这种生活休闲方式。

于:在你眼里,哪个景区的策划,是值得学习的?
朱:无锡灵山大佛景区,十年前他们做大佛的时候,就已经想到,大佛之后,要做二期,一期是静态,是看,二期是动感的,有音乐,有概念,还有了互动,三期,增加了更多的东西,有斋饭,有演出,有心灵的震撼,包括演出,体验与参与,他们的营销是一步步的,根据游客的需求一步步的来,所以,才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还有一个是宣传的观念,江浙的大景区,主要的传播是放在网络和广播上。安徽一直认为网络和广播,是附带性的宣传。比如摄影大赛,现在都是人家几年前做的,现在安徽才开始做。安徽没有创造一个自己的营销模式,让别人来学我们。在这一点上我们甚至不如河南。我们专业的旅游营销人才是非常缺的,每个景区都应该有专门的营销人才。但是,大多数景区还停留在销售,但是,营销和销售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销售倾向于服务,营销更倾向于过程,从产品到利润的整个过程。销售是最后一步,整个过程不重视,最后一步就不能走好。

于:你的意思是,我们的景区在思想上还没有跟上节拍?
朱:和江浙一些水乡景区的宣传,差的不是一步两步,也不是一年两年,比如,有的地方炒中国最美的乡村,自封的,但是,现在在全国已经广泛传播。我们有很多真材实料的景区和文化,却冷清的要命,安徽有很多文化名山,历史名山,都还没有做好。我们的山应该是全国搞文学的人,开论坛和搞年会的地方。比如琅琊山,天下没有人不知道欧阳修的《醉翁亭记》的,但是,有多少人知道琅琊山在安徽,在滁州?
于:你一直说,安徽是旅游资源大省。你说,作为一个安徽人应该怎么玩?
朱:安徽地处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上,淮北平原到皖中丘陵,再到皖南山区,地理多样,所以是个旅游大省,这在全国都是可以排在前几位的。安徽人游安徽,可以玩合肥经济圈,巢湖、六安、淮南,桐城,六安景区很多。一天往返,包括合肥市本市,高速公路,芜湖,马鞍山,都是很好的旅游目的地。两日游,可以选择到皖南,安徽省周边省市,住一个晚上,山东的海滨城市,两日游性价比比较高。对于普通家庭来说,摘摘草莓,吃吃土菜,钓钓鱼,都是很好的旅游方式。旅游的三个层次,遇到一段不同的风景;遇到不一样的生活,发现一个全新的自我。


我觉得我是一个有点孤独的人


于:我想知道,到目前为止,你觉得自己吃过最大的苦是什么,或者说,最难忘的艰难经历?
朱:艰难经历没有,没发生吃不上饭或过不下去的情况,吃苦的话,肉体的苦还是有,1995年,我高三毕业的暑假,去到建筑工地做过小工,九元钱一天,挣了两百多块钱,当时是做水磨石地面,推小车,把水泥和石子分到格子里面,一车有六七百斤,一天一百多车,很累的。我到现在都记得,那幢楼在山东医科大学一个附属医院院内。

于:一共挣到多少钱?
朱:二百多块钱吧。

于:钱怎么花的?
朱:买了个拉力器,又买了个单放机。单放机那时是很时尚。第二个暑假,我又复习一年,考上徽州师专,当时,就觉得都上大学了,要离家远一些,要看看外面的山水,所以填志愿的时候,我填了离老家最远的黄山,我知道,那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于:在旅游行业干这么些年,有没有你特别难忘的地方,或者让你刻骨铭心的?
朱:旅游的时候,对我来说,只要发现快乐,就是一种旅游,不一定非要到一个景点。我比较难忘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塞班岛,美国的一个小岛,在太平洋上,去了之后,感受很多,当地人天天打打排球,在水里打打水仗,他们生活的不急不躁的,穿的衣服上有可能会露几个洞,但他们有发自内心的微笑,你会感觉他们过得很快乐。从那里回来,飞机在上海落地,发现每个人表情很凝重,而且很焦虑,我观察了一百个人,没有发现一个人面带笑容,像从一个世界穿越到另一个世界。我在想,生活或者工作是为了什么。两种很大很强烈的对比,让我思考生活的意义。另一个地方是四川松藩,2009年,地震之后一年,我去那里交流考察。那是个多民族的村子,藏羌回汉,四个民族。一天晚上,我在一个藏族村长的家里,喝青稞酒,是对着酒坛喝,吃着生的牦牛肉,感觉到很开心,大家觉得交流的很畅快。那一天,我觉得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心无遮拦的喝酒。

于:有没有比较惊心动魄的经历,比如遇险啥的?
朱:没有,真没有,我不是特别喜欢冒险的人。但是,有一次在玉龙雪山,同行的人都不向上爬了,我还一直坚持,一直爬到无路可走的地方才返回,当时下雪了,旁边是冰川,海拔四千多米,前面没有人了,现在想想当时是有点危险,万一雪大了,可能会下不去,关键我不是专业登山的人,没带什么装备,很奇怪,别人都说有高原反应,不能多说话不能快跑,我都一直在跑,很快的跑。我觉得,那一刻我的血是沸腾的,有一种原始而快乐的冲动。

于:有比这更疯狂的吗?
朱:有一次在四川海螺沟冰川,上到很高的地方停下来,我和我的兄弟们一高兴,把上衣全部脱掉了,裸体面对冰川。这种举动对于我来说,有点疯狂了。更多的时候,我觉得我是一个有点孤独的人。

于: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沉默和内敛的人,但是,没想到你也会冲动,我想知道你说的孤独是什么感觉?
朱:我内心有时候,会有一种冲动,就是一个人出去,去爬一座山,不和任何人联系,然后走到不能走的地方返回。比如万佛山,当时是很难爬的山,有一年的五月,山上就我一个人,或者说整个山就我一个人,我从头走到尾,六七个小时,带了一点吃的,背了一瓶白酒,自己在山上走。那一天,都没遇到人,我觉得我体验到了那种孤独感,我和这座山在用心地交流。我喜欢这种体验,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孤独,有时候,我对自己说:今天,就这么定了,一个人走完全程。

于:大别山里面还是有野兽的,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朱:没有想这事,好在没有碰到。大裂谷刚开发的时候,没有路,是茅草地,里面蛇非常多,进去考察的时候,大概走一百米或两百米,就会发现三四条蛇,不同的颜色,就在你面前盘着,或挂在旁边的树上,有的有小孩子的手臂那么粗。有一条绿蛇,就悬在头顶上,估计是毒蛇,你说,离终点就有五十多米了,这是唯一的路,你不可能返回,只有走过去,最后,我就蹲下身子走过去,头离蛇大约也就两尺的距离,如果它想咬我,我连躲的机会都没有。有时候,觉得胆子还是很大的。

于:我还想问你,假如你突然讨厌旅游策划了,假如你不做这个行业了,你会去做什么?
朱:如果不做旅游,可能会去搞收藏。我以前出去的时候,喜欢买点东西带回来,现在收藏很乱,灵壁石家里有,砚台也有,老的银元也有,徽州木雕和徽墨也有,老的笔记本也有,笔记本大约有一两千册了,我想未来老笔记本和银元是主要的收藏品,其他未来可能就慢慢放弃了。

于:这是职业习惯?爱好?还是作为投资的一部分?
朱:有人搞收藏是为了发财,我搞收藏,可能觉得收藏本来就能成为旅游的一部分,在长丰,曾经有一个五七干校,现在当地正在搞旅游开发,我想我的有些藏品如:有关五七干校的日记和其他实物正是他们所需要的。收藏品是景点或者旅游景区的一部分,比如皖南古民居的木雕。

 

出门在外,我会想念我的家人


于:下面开始孤岛访谈的内容,第一个问题,如果你去孤岛,带一张碟,你会选择带什么?
朱:我目前最喜欢的是一个网络歌手,叫侃侃的,我去年去丽江,整个丽江都飘荡着她的歌,她最好听的歌叫《滴答》,我觉得很好听。


于:带一本什么书?
朱:丛维熙的书,《北国草》。这本书是我高中时读过的一本书,在一个孤岛上会有重读的冲动,或许也是对过去梦想的回忆吧。

于:你最想在孤岛干什么?
朱:如果能把我的藏品带上去,就好办了,研究藏品。比如玉,一块玉,可以研究半天,甚至一个星期。

于:你觉得你一个人能在孤岛呆多长时间?
朱:前提是得有安全保障。我觉得,一个月不得了了,我可能会想念家人的。现在外出,如果十天半个月的,我就会想家人。

于:如果允许你带第三样东西,你打算带什么?
朱:带我腰带上的和田玉,一直伴随着我走天下,已经是我的一部分。

于:你相信玉有灵气?
朱:你信就有,不信的它就是一块石头。

 

本文已经朱冕修订,欢迎转载!

本文已经发《安徽商报·橙周刊》



9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